•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157——160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157巧遇

        林筱芬决定做手术,因为她还要等着视力恢复以后给安然带孩子。

        因为知道安然担心手术的风险,苏奕丞向她保证会动关系让人联系美国那边的专家确保手术的风险降到最低。

        顾恒文调了课,但是因为带的是高三年级,直接面临的就是高考问题,所以调课后一天好几节课接着上,中间都没休息,外加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照顾林筱芬寸步不离的,这样的高负荷下,下让顾恒文的身体有些吃不消,站在讲台上上课的时候整个人头晕脑胀的差点倒在了讲台上,学生们担心,直接送来了医院,医生说是疲劳过渡,另外叮嘱说他这样的年纪,体质原本就比不了当年,更要多注意休息才是。

        林筱芬知道后拒绝不让他调课来加重自己的负担,另外也不许他中午下课就过来医院,顾恒文抗议,但是直接被驳回无效,最后在林筱芬的坚持下,顾恒文每天都晚上下班后再过来医院来陪林筱芬。

        而安然则每天要过来,但是毕竟是大着肚子,有很多事也不方便,苏奕丞直接调了张嫂过来一旁照应着,另外秦芸也过来过几次,送了补品还有自己亲自炖的汤,宽慰她心情放轻松,别想太多,以后两个孙子还要她来帮忙带一个呢。

        林筱芬和秦芸两人虽然没有真正的见面并没有几次,但是却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两人说说笑笑林筱芬的心情看上去特别的好,心情好脸色看上去也好,脸上也少了病态,看着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安然还是每天要来医院,但是因为她是孕妇的关系,林筱芬严格控制了她时间,并不允许她在医院待太久,安然虽然想多陪陪母亲,但是因为肚子里孩子的关系,也只能服从安排,每天下午过来,然后在医院待上一两个小时,陪母亲说说话,然后等傍晚的时候再由苏奕丞过来接她回去。

        关于苏奕丞的处分还没有正式下来,但是由于科技城案子的紧迫性,另外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内市委里面的大震荡,许多事还是得由苏奕丞来暂时代管照顾着,不过鉴于艳照门的事,还有凌川江和童文海的事,省委里为了防止某些人独揽大权,关于科技城建设的事另外分派了人下来,这样一来分去了苏奕丞手上大半的工作,在外人看来是被削权了,不过苏奕丞自己倒是觉得挺满意,如此他的工作量减少了不止大半,所以每天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陪安然和孩子。

        处理好手上的工作,苏奕丞直接从办公室出来开车去了医院,并没有先去林筱芬的病房,而是直接去了林筱芬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到的时候张医生还有个病人在,并没有打扰,朝张医生点了点头,重新退出去站在门口等着。

        几分钟后,待办公室里那个病人家属出来,苏奕丞这才推门进去。张医生朝他点点头,让他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最近他已经习惯苏奕丞每次来医院都会先来他这边询问林筱芬的病情,起初自己还有些不自在觉得局促,毕竟他的身份确实让人有些压力,不过后来他来的次数多了,他也就习惯了。

        “苏市长这样来得勤,真是让人倍感压力啊?!闭乓缴敌Φ乃档?。

        “张主任只当我是一个普通病人家属就好?!彼辙蓉┲坏乃档?,“我来也只是想问问我岳母的病情?!?br />
        张医生笑着点头,边从文件栏里将林筱芬的病历情况拿出,边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嗯,不知道的还以为住院的是苏市长的母亲呢?!?br />
        “她就是我母亲?!彼辙蓉┧档靡涣橙险?。

        张医生一愣,顿感自己失言,只有些干笑的说道:“是是是,瞧我年纪大了话也变的不会说了?!蓖蝗幌肫鹬巴虾捅ㄖ缴鲜⒋摹谐ぱ拚彰攀录杂诰礁龅慕崧弁嫌行矶嗤讯急硎玖嘶骋商?,说这他们这都是官方说辞,目的就是为了维护苏奕丞的形象,具体始末根本就有待清查??墒谴丝趟醯媚悄撬降摹俜剿荡恰蛐砭褪鞘虑榈氖寄?,这样一个拿自己岳母当亲生父母,对妻子宠爱有加不舍得妻子落泪的男人又怎么会真的去背着妻子做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家庭的事情呢!

        翻开林筱芬的病历,张医生站在他专业的角度说道:“早上给她做势力测试的时候发现她的视力明显下降了,这说明她脑中的肿瘤已经压迫到视神经,手术应该是迫在眉睫了?!?br />
        苏奕丞蹙了蹙眉,问道:“美国那边医院联系上了吗?”

        张医生点头,说道:“嗯,昨天晚上来的邮件,今天已经让那边的人安排床位和专家的门诊时间,果然你们这边一切都准备妥当的话,随时这个星期就可以动身,我这边也可以把病历资料给那边传过去?!?br />
        “好的,那就麻烦张主任安排下,我岳母那边我今天会跟他们说?!彼辙蓉┱酒鹕?,客气的说道。

        “应该的?!闭胖魅蔚愕阃菲鹕硭退鋈?。

        待苏奕丞林筱芬病房的时候,安然正坐在病床前同林筱芬开心的说笑着,就连他推门进来也没有发现。

        “安然啊,开灯吧?!蓖蝗徊〈采系牧煮惴倚ψ懦踩凰档?。

        安然一愣,转头看了看窗外,天还没黑,太阳也还没有落山,外面还很光亮着,怔愣的看着母亲,问道:“妈,你这么了?”

        林筱芬被问的一愣,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什么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不是,你说开灯?!毙睦锏目只庞行┛浯?,安然那双大眼定定的盯着母亲看着。

        “天黑了可不就要开灯嘛?!绷煮惴颐辉谝?,突然想到什么,又问道:“对了,阿丞今天很忙吗,怎么都现在还没过来?!?br />
        “妈——”安然想说着,却被在这个时候进来的苏奕丞直接打断。

        “安然?!彼辙蓉┏錾?,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再转过头看着病床上的林筱芬,说道:“是啊,今天办公室里有些忙所以来晚了?!比缓笤傥实溃骸奥杞裉炀醯迷趺囱?,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有,我好着呢,现在出院都没有问题,就是你们瞎紧张?!毖派舫辙蓉┠潜呖慈?,却只能大致看清苏奕丞的大概位置,而且还很模糊,心中轻叹,知道自己的视力是越来越不好了,早上做视力测试的时候她几乎全都看不见张医生给她指的东西,全都是靠自己胡蒙瞎猜的。

        安然睁大眼看着母亲,又转头看了看她身边站着的苏奕丞,苏奕丞知道她心里的恐慌,只伸手拍了拍她的手。

        许是怕他们看出端倪来,林筱芬笑着赶人,说道:“你们赶紧回去吧,安然怀孕别老待在医院,这里病菌多?!?br />
        安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笑着说道:“我想多陪陪你嘛?!?br />
        “我又不是小孩,还用得着你来陪我啊?!绷煮惴颐缓闷乃档?,“安然,你以后也是要做妈妈的人了,要多为孩子着想,明天起,别来医院了?!?br />
        “妈……”安然拖长了尾音叫到,表示抗议。

        “没有商量?!绷煮惴姨燃峋龅乃档?。

        安然还想说什么,却被苏奕丞抬手打断。

        苏奕丞朝林筱芬走上前,说道:“妈,我刚刚来的时候去过张主任那边,他说他已经联络上美国那边的医院和专家了,安排好我们就可以直接过去?!?br />
        不待林筱芬回答,一旁的安然有些惊喜的看着苏奕丞问道:“真的吗?”

        苏奕丞朝她微笑,肯定的点点头。

        “太好了,我跟妈过去?!卑踩恢幌肽芫】旖盖啄源锏闹琢銮谐?,让母亲得以健康,以后陪她的孩子出生,陪她的孩子成长,让她有苦恼困惑的时候还可以找她说说聊聊。

        好一会儿,病床上的林筱芬才说道:“那,要出国吗?”

        “嗯?!彼辙蓉┑阃?,解释说道:“专家和医院都是美国最好的,也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笨质醵加蟹缦?,他只能尽量的把这样的风险降到最低。

        “要不就在国内做吧,跑那么大老远干嘛呢?!绷煮惴宜档?,在苏奕丞和安然看不见的被子底下,两只手紧紧的抓着。

        “妈,出国吧,美国那边做这类手术很有经验?!卑踩簧锨?,将手放到她的被子上。

        林筱芬看着她,很努力,却怎么也看不清安然的脸。瞥开去脸,只说道:“让我再想想吧?!本褪且蛭勒饫嗍质醴缦沾?,她不像出国,要是真的是国外出了什么状况,那还真的是落叶都不能归根。

        安然还想劝说,却只见苏奕丞摇摇头,最终还是没有多开口说什么。

        “嗯,妈你好好考虑下,不着急?!彼辙蓉┲徽庋档?。

        林筱芬点头,再抬头扯着笑容看着他们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回去吧,在不回去真的晚了?!?br />
        苏奕丞点点头,“好?!?br />
        牵着安然的手出了病房,走到电梯前,安然转头定定的看着他问道:“妈妈的情况是不是恶化了?”明明是大白天,却说要开灯,可以想象母亲的视力到底是有多糟糕。

        苏奕丞也不瞒她,因为知道这个事情根本就瞒不了,只点点头,说道:“张主任说妈妈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再拖就真的全都看不见了?!?br />
        闻言,安然的表情黯淡下来,脸上一脸的担忧。

        苏奕丞知道她心里的担心和害怕,张手将她拥入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发心,说道:“好了,别担心,会没事的?!?br />
        安然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唇,点点头,“嗯?!?br />
        两人经过楼下花园的时候,苏奕丞的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响起,是警察局刑侦队长伍队长的电话,苏奕丞直接按了接听,“喂,伍队?”

        安然停下脚步等他打完电话,转头看着远处花坛里的花,因为林筱芬的事,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

        “什么!”也不知道伍队长在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只见苏奕丞脸色大变,声音也不禁高了几分。

        安然有些被他吓到,转头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苏奕丞只朝她笑笑,眉头依旧紧紧的皱着,只对着电话说道:“我就在医院里?!比缓笠膊恢赖缁澳潜咚盗耸裁?,直接挂了电话。

        见他挂了电话,安然才有些担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不想让安然担心,苏奕丞摇摇头,只说道:“没事,安然,要不你见回妈妈那边,我这边还有点事情,等一下处理完再过去接你?!?br />
        安然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真的没事吗?”看他的样子绝对不像是没有事的样子。

        苏奕丞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br />
        安然没再多问,知道他是不想自己担心,也相信他说没事也就真的没事。

        重新送她回林筱芬的病房,却在等电梯的时候苏奕丞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有些紧张的对安然说道,“安然,你自己先上前,我等下去接你?!彼底?,直接就朝走道的一侧跑过去。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跑走的方向,眉头微微有些紧蹙起来,虽然相信她能处理好,但是心里还是莫名的有些担心害怕。

        电梯叮声到达,那关着的两扇铁板门缓缓打开,当看清里面站着的人的时候,安然略微有些一愣,而里面的人看到门外的安然,也略有些惊讶和意外。

        安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董筱婕,自从那次她来病房闹过之后她们便再也没有见过,今天在这里遇见,确实有些意外。

        对面的童筱婕也有些意外,愣了好一会儿才从电梯里踏出来。

        安然将目光收回,越过她准备进电梯,却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被她唤住。

        “等一下?!蓖沔冀凶∷??!拔颐悄芴柑嘎??”

        158释怀

        “等一下?!蓖沔冀凶∷??!拔颐悄芴柑嘎??”

        安然停住脚步,没回头,只稍稍蹙了蹙眉,说道:“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以谈的?!蓖业娜?,她一个都不想打交道!越过她,迈进电梯准备离开。

        童筱婕转过头,看着安然的背影,说道:“我跟莫非离婚了!”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币谰擅挥凶?,直步踏入电梯,不管是莫非,还是童家,他们的事,她一个都不想知道!

        再转过头直接伸手要去按电梯上的按键,眼睛并没有看她一眼。

        不过童筱婕似乎真的是要跟她说个清楚似得,直接伸手挡住电梯的门,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就算不想跟我谈莫非的事,我想我们也应该有必要谈谈你和童家之间的关系吧!”

        安然这才抬眼看她,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才冷漠的开口,“我跟你们童家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谈谈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蓖沔技岢?,手依旧挡在电梯那愈上的铁门板上。

        安然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抬脚出了电梯。

        天还没有黑,不过日头已经慢慢的西下,天际留下一道有些旖旎的红,很美,很漂亮。

        安然和童筱婕两人在医院的花坛那边的石椅上坐下,安然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前方草坪上几个嬉闹的孩子身上,手提着包放在膝盖上,并没有开口说话。

        童筱婕看着她,确切的说是定定的看着她那隆起的肚子,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微微把脸侧过去,眼睛同着安然同一个方向看着前面,但是并没有焦距,眼眶也微微有些泛红的厉害。

        微风抚过,吹起两人的发丝在空中飘舞了下,就这样沉默的过了好一会儿,童筱婕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之前也以为我会有孩子,我也能当一个幸福的母亲?!鄙袈杂行┑统?,情绪听得出来很是有些低落。

        安然一怔,想起那次住院的时候她苍白着脸来到她的病房自责她,她说她的孩子没了,而这一切则都是她害的!她原本就很白,那个时候更是苍白的厉害,如果说她之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身上带着仙气,那那个时候的她就是被折了翅膀的仙女,整个人透露出病态。

        安然有些刻薄的说道:“坚持要跟我谈谈,就是为了再来指责一遍我害你没了孩子的事吗?”如果是的话,那她未免太过无聊,难道她们犯错都只会在别人身上找原因,从来都不曾考虑过错是否出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弄到最后这样的局面,难道他们都不会来自我检讨吗?

        身边的童筱婕苦笑,缓缓的将目光收回,转头看着她,有些自嘲的开口,说道:“指责你孩子就可以回来吗?”

        她的回答让安然一愣,有些意外的转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睛,她看的出她眼里的悲伤和难过。

        “你……”看着她,安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童筱婕将自己的目光收回,重新转过头看着前面草坪上的孩子,只是依旧眼神飘忽,并没有什么焦距。

        又过了好一会儿,安然不清楚是几秒,还是几分钟,直到缓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童筱婕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跟莫非离婚了?!庇锲丫挥凶羁荚诘缣菝趴谑焙蛴龅剿某宥?。

        安然看着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刚刚说过了?!?br />
        “是啊,我说过了?!蓖沔贾馗吹乃档?,然后转过头看她,定定看着她说道:“我只是意外,我说我跟莫非离婚了,却从你脸上看不到一点意外或者惊喜的表情?!彼恢币晕崤氖纸泻?,然后嘲讽她强抢过来的爱情终究不能走到最后,然后在她面前嘲讽她当初跟她说过的一切挑衅的话,她想象过各种表情各种反应,却没有想到她的反应是如此的平静,一点没有波澜。

        “那是你们的婚姻,你们的感情,我有什么好意外好替你们惊喜的?!卑踩黄骄驳乃档溃骸拔以缇透忝撬倒?,我从来没有介入过你们的感情,自从六年前莫非跟我提分手,我跟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即使六年后再相遇,因为不想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我只当自己同你们只是认识,就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讨厌感情被别人介入,所以更不会去介入别人的感情?!笨醋潘?,安然的话意有所指。

        “呵呵?!蓖沔记嵝?,那笑容有些自嘲的感觉,她也是个聪明人,自然听得出安然这话里的意思,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只有些自我嘲讽的说道:“是啊,当初是我介入你们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是我?!北咚底?,边不住的点头?!霸此永淳筒皇俏业摹?br />
        安然没说话,只淡淡的将目光转移,对于当初的那段感情不是没有恨,但真的要说恨谁的话,很长一段时间她恨莫非,不可否认一句话,爱多深,恨便有多深,她当初真的以为莫非会是那个陪同自己走一生的良人,只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是那样一个给她措手不及的结局,但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懦弱的强留住一个背叛自己的男人,很长一段时间她走不出来那段感情带给她的伤害,她不敢再轻易动情,不敢去试着恋爱,对于她来说,恋爱和婚姻就如同一道必须要做的题目,不能跳过,不能空白,对她来说是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责任。

        她曾经以为因为那段青涩的爱情会让她再也没有勇气去相信爱情,再用心的去爱一个人,她甚至做好了把婚姻当作工作的准备,只是……只是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和惊喜的,她从来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运气的一个人,最后竟然会让她幸运的遇到了苏奕丞,她从来没有怀疑,甚至一直认定遇上苏奕丞是她这辈子最幸运最幸福的一件事。她开始相信,上天真的对她是有眷顾的。

        有时候也会在想,是否这才叫真正的缘分,就如同苏奕丞之前跟她说的那样,他们彼此都受过伤害,彼此都经历了那么漫长的等待,也许那些伤害和等待就是为了后来,为了现在他们相遇,然后结合,上天给他们的彼此的契机和考验,因为这样考验和困苦,他们对彼此留住了自己。

        想着,安然嘴角淡淡的荡出笑意,那笑容是满足且幸福的。

        “你知道吗,我曾经固执的以为只要我能生下他的孩子,他就能待在我身边一辈子?!蓖沔蓟夯旱目?,嘴边带着嘲讽的笑意,“但是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愿意留在我身边?!?br />
        安然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没开口,没有发表任何自己对于此事的看法。

        “他是真的不爱,即使我很努力的去爱他,可是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过我?!蓖沔妓底?,那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然后笑出声来,“呵呵?!蹦切υ诎踩豢蠢?,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上千百倍。

        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安然,笑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很蠢,竟然在一个男人身上努力了六年,花了六年的时间才真正的去认识,去接受这个男人不会爱我,不管我做的再多做的再好,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我的位置?!?br />
        安然依旧没有说话,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其实这样看来,童筱婕又何曾不是可怜人,莫非与她之间的婚姻,莫非只是利用她的家世,她的背景,然后来助自己事业上的成功,却从来没有对她付出过真正的感情,他们的婚姻也只是某种目的下的产物,到头来得到这样的结果,其实也并不能算上太意外。

        “我知道他跟我一起是因为我的背景,我的家世,我知道他从来不爱我,我知道他当初在你和我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有多痛苦,我也知道他就是离开了你之后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这一切我都知道,全都知道?!蓖沔妓底?,转过头看着远处,微风吹来将她那飘逸的发丝吹乱,直接贴到她的脸上,甚至有一小撮直接飞到她的嘴边,并没有伸手拨开,继续淡淡的说道:“我不介意她并不爱我,不介意他只是为了钱为了权利地位跟我在一起,甚至我可以不介意他心里还忘不掉你,即使他在抱着我的时候迷糊间喊的是你的名字,我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我也可以努力告诉自己自己迟早有一天会住进她的心里。我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我以为时间久了,他就可以将你从他的记忆中抹去,我以为时间久了他就可以看到我所做的努力,看到我对他的爱,对他的好,可是……”童筱婕顿住,好一会儿才重新缓缓的开口,说道:“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不会爱不管我付出多大的努力,他终究看不到我的好,看不到我的爱,而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我却花了六年,才看清楚?!彼底?,伸手缓缓的覆上自己那平坦的肚子,好一会儿,手蓦地收紧,紧紧的攥握成拳,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说道:“代价竟然还是我孩子的生命!”眼眶中的泪就那样没有预警的落下来,并没有声音,却惹人怜惜。

        安然怔愣,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震动,她是一个准妈妈,现在还怀着孩子,她知道那种孩子在肚子里的感觉,即使他最初甚至不会胎动,就跟没有时候一样,但是知道后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她形容不来,但是能感受得到。

        安然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样子,还是有些忍不住问道:“你,你还好吗?”

        待缓过自己的情绪,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摇摇头,强扯出嘴角的笑容,说到:“没事,虽然代价重,但是并不是没有意义,至少让我看清了,这个男人并不再值得我去爱,傻了六年,也是时候不再继续傻下去了?!?br />
        安然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只看着她点点头。说也奇怪,此时此刻,她竟然开始有些可怜,怜惜她。

        “你知道他现在跟谁在一起吗?”童筱婕有些故作轻松的问道。

        安然没说话,只是摇摇头,眼睛定定看着她。

        “肖晓?!蓖沔妓档?,“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是你之前的同事,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br />
        安然只点点头,对,她也记起来了,十一上次跟苏奕丞牵手逛街,在步行街遇到,肖晓同他很亲密的在一起,因为真的是只当他是陌生人,所以并没有刻意的去记他的事情,因为并不关心。

        她的反应过于平淡,让童筱婕有些意外,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一点都不惊讶?”就算真的跟莫非没感情了,但是这样的组合还是很诡异,不是吗?

        “我之前在街上有遇到过他们?!卑踩蝗缡邓档?。

        “哦,这样啊?!蓖沔剂巳坏牡愕阃?,然后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我之前很恨你,真的特别的恨你,我一直觉得是因为你的关系,所以莫非才不能接受我,不能爱我,如果没有你,如果莫非早一点遇到我,也许我们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br />
        “从六年前莫非跟我说分手走向你的时候开始,我跟他就不可能了?!卑踩辉俅纬吻逅档?,也许在遇到苏奕丞之前她一直没有真正的放下莫非,或者说并没有从上一段的感情中走出来,但是有一点她非常的清楚,即使莫非再回头,他们也是不可能的。

        “我以前不相信,有句古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呵呵,他的百般不好在我眼里都是好的,当初他在我眼里是最优秀的,甚至堪称完美,因为对他的感情存在着强烈的不安全感,我一直以为你那些话是骗我的,我甚至觉得这样优秀的男人外面就是人人觊觎的,现在想来才觉得多可笑,他并不优秀,更不完美,连对感情忠诚都做不到的男人,哪里能称得上是好男人?!?br />
        安然没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同意,是的不管有多优秀多能干本事,如果对感情做不到专一,做不到忠诚,又哪里能算得上好男人。

        轻叹了一声,童筱婕继续说道:“当他带着那个女人来我面前把离婚协议书拿给我的时候,我才彻底的明白,这个男人最爱的人根本就是他自己。那个时候我才彻底的明白我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我一直以为是你的关系,可是那天我才明白,即使没有你,也会有林安然,张安然,李安然,而这些其实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一个他不会爱上我的理由,而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他心里放不下谁,忘不了谁,而是他根本最爱的就是他自己,从来都只有他自己?!?br />
        “如果他真正爱你,当初他不会因为机遇因为我的家世背景而离开你,他把自己看的比什么都重,想得最多的从来只有自己?!蓖沔加行┏胺淼乃?,“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心,所以花再多的时间都只是徒劳,他不会爱上谁,爱的只有他自己?!?br />
        草坪上嬉笑闹着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的母亲带着,原本热闹的草坪一下安静下来,只剩下那傍晚的风呼呼的在耳边吹过,另外天际的晚霞也慢慢的下沉,一点一点的被那昏暗的夜幕给代替。

        安然看着那此刻空无一人的草坪,只点点头,嘴角淡笑,说道:“也许就是你说的这样?!?br />
        童筱婕也转过头,看着那草坪,说道:“其实今天坚持要跟你谈谈,只是想把心里的这些话跟你说清楚,另外我知道我一直都欠你一句道歉?!?br />
        闻言,安然转过头看她,看着他,脸上有些说不出的意外。

        “对不起?!蓖沔济挥凶?,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前面,脸色平静的说道:“当年是我介入了你们的感情,对此,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彼低?,这才转头看着她,眼睛对视着她的眼睛。

        安然着实被她的道歉有些愣到,她甚至开始怀疑今天的童筱婕跟之前她遇到的童筱婕究竟是一个人吗?

        似乎是看穿了她心中的疑惑,童筱婕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童筱婕?”

        安然这才缓过神来,不过还是难掩脸上的震惊和意外。

        “我恨你,一直是因为觉得是你妨碍了我跟莫非,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莫非才不会尝试着去爱我去发现我的好,可现在都弄明白了,我跟莫非之间从来都是我爱他他不爱我的问题,与任何人无关。这样子,我还有什么理由来恨你?!蓖沔甲晕页胺淼乃档?。

        安然愣,只是看着她,好一回儿没有反应,不点头,也不说话。

        童筱婕并不去看她,转过头,直接站起身来,只看着远处天际暗淡下来的晚霞,说道:“道歉是我的事,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我只是把把抱歉说出来,对于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也并不在意,因为我并没有想跟你做朋友,下次再见面我也会当你不认识,因为我要开始我新的生活了?!彼底?,童筱婕嘴角淡淡的弯起笑意。

        转过身准备离开,却在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身,看着安然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对了,今天除了想跟你说清楚莫非的事情之外,另外,请你别打扰到我们家的生活,就像你刚刚说的,你跟我们童家,没有一点关系!”

        安然缓过神,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心里暗想看来童家那边是已经知道了,不过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不管是童文?;故峭?,对她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看着童筱婕坚定的说道:“我跟你们童家本来就没有关系,我的父亲从来只有顾恒文,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会是!”

        童筱婕没再多说什么,只点点头,转身准备踩着那鹅软石砌成的小路,直接朝花园外的那条小道过去。

        安然将目光收回,并没有去看她,再转过头看了会儿那天际慢慢暗淡下来的晚霞,再抬手看了看手腕上带着的手表,时间有些不早了,刚刚苏奕丞说让她在病房里等他,起身准备回林筱芬的病房,虽然并不知道他忙好了没有,但是还是先决定回去,免得等一下他忙好了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并没看到自己而着急。

        可这才想起来,肚子里的那两只小宝贝突然动了下,也不知道是小拳头还是小脚用力蹬着自己的肚皮,微微有些痛,却带给她莫名的感动。

        轻笑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微隆的肚子,嘴角半扬着,低头细语的对着肚子中的宝贝说道:“宝贝,你们也像见爸爸了吗?”

        不是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有那么神奇,待她问完之后,肚子里的那两个小宝贝又是你一拳我一脚的动了动,惹得安然笑出了声,“呵呵,好,我们一起去找爸爸?!彼底呕夯旱恼酒鹕碜急赋≡捍舐ス?。

        可是才当安然站起身来,转过头还没准备走,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凌苒竟然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此刻正阴沉着脸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的笑着,那表情看着有点阴森,有点恐怖。

        159癫狂的凌苒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苒竟然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此刻正阴沉着脸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的笑着,那表情看着有点阴森,有点恐怖。

        安然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意外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凌苒,而且从她的角度看上去,凌苒似乎并不好,脸上嘴角眼角都带着伤痕,连那乌青都没有散去,还青青黄黄的。

        凌苒就那样笑得有些恐怖的朝她过去,边说道:“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都能遇上?!?br />
        安然没说话,被她这样看着心里看的略有些发毛,脚下的步子下意识的往后退着,一手挡在肚子上。

        凌苒冷笑,继续用那有些阴森的语气说道:“看见我你好像并不开心啊,干嘛这样一步一步的后退,怕我会对你怎么样吗?”

        “你,你想干什么?”说实话,看着这样的凌苒,安然真的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凌苒想干什么,但是她这样的表情,这样一步一步的逼近,总有种错觉,凌苒来者不善!

        “我想干什么?!绷柢劾湫?,说道:“呵呵,我没想干什么啊。只是正巧路过着,又正巧看见‘苏太太’你一个人坐在这边,想说就上前来打个招呼罢了?!彼祷凹?,那个‘苏太太’三个字咬的特别的重,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感觉。

        安然依旧在后退,手紧紧护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她说道:“我们并没有什么好说的?!?br />
        “是吗?”凌苒不以为然,看着她说道:“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我跟苏太太有很多话很多事情可以好好的慢慢的深入的沟通一下!”说着,更朝着她更走近了一步。

        安然心里毛毛的,咚咚跳的厉害,不是紧张,是害怕,今天的凌苒看上去太恐怖了,让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害怕!总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倍抡庋痪浠?,安然转身便想要跑开,她既然不让道,那她改道好了,不去计较。

        凌苒真的是来者不善,见她要跑,大步上前狠狠就抓着了安然的手臂,力道很重,几乎是掐进去似得!掐的安然不禁叫出了声来。

        “啊,好痛!”安然看着她,一张笑脸因为手臂上传来的疼痛紧紧的皱成了一团,有些吃痛的说道:“放开我,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凌苒冷笑,看着她手上掐着她的力道更重了许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想干什么,哼,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嗯?”

        “我,我怎么会知道!”安然挣扎,却不知道明明看上去很柔弱的凌苒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紧紧的抓着安然的手,任由安然这么挣扎就是挣脱不开来她的钳制。

        “呵呵?!绷柢坌ψ?,那神情看着有些不对,凑到安然耳边,说道:“那我告诉你好不好?!?br />
        “不用,我不想知道?!卑踩蝗跃稍谧鲎耪踉?,这样被她抓着,她心里真的是又慌又怕的厉害,“放开我,你放开我?!?br />
        “哼,不许叫!”凌苒大声的斥责,看着她表情开始有些扭曲的狰狞着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说了算,你没有拒绝不听的权利!”

        安然被她吼的心中一跳,心里害怕的厉害,另一直手只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肚子上护去,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看着她商量的说道:“我听你说,但是你先放开我好不好?!?br />
        “不行!”凌苒一口拒绝,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似得,那握着安然手腕的力道一下又加重了不少。

        “嘶!——”安然有些吃痛的轻呼出声,想挣脱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凑到安然耳边,凌苒语气有些阴沉阴沉的说道:“你知道我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安然摇头,现在也已经顾不上手上的痛,一手紧紧的护着肚子,她不敢想象要是孩子有个什么事,她会怎么样!

        “呵呵,怎么,你都没有看报纸吗?”凌苒冷笑着,整个人的语气更加阴沉了许多,“你不是想知道我想干什么吗?那我就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我想杀了你!”

        闻言,安然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说道:“你,你疯了吗!”

        凌苒从她的耳边推开,手依旧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边笑着边说道:“呵呵,我疯了,呵呵我早就疯了!”整个人看上去确实有些精神不正常,突然又狠狠的瞪着安然说道:“我会变成今天这样,一切都是你们害的!你还有苏奕丞,是你们把给我逼疯的,是你们害得我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是你们,全都是你们!”说道最后,凌苒几乎整个人惊叫起来!

        说着,另一手扯过安然的头发,整个人整个表情扭曲狰狞的厉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杀了你,苏奕丞他不是很爱你吗,呵呵,我要杀了你,杀死你,杀死你!”

        “你疯了,你真的疯了?!蓖菲け怀兜没鹄崩钡奶?,安然强忍着疼痛边说道:“你真的能杀了我又怎么样,你逃得了吗,苏奕丞他不会放过你,你一定会被抓起来坐牢的!”

        “呵,我现在这样,还会在乎坐牢不坐牢吗?”凌苒冷笑,手松开她的头发,边说着:“我不活了,弄成现在这样我也不想火了,但是我活不了,你也别想好好的或者,要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死!”边说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还套着刀鞘,就那样拿着拍打着安然的脸。

        安然真的是被她吓到,看到她手中的刀,也相信她说杀死她绝对不是简单的口上说说,她真的疯了,真会这样干也有可能!

        这边花园的一幕被那小路上经过的小护士看到,见凌苒这样抓着大着肚子的安然,不禁大声叫到:“喂,你干什么,开放开那个孕妇!”说着,便要朝这边跑过来。

        凌苒猛地回头,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护士,手中的刀架在安然的脖子上,厉声朝她吼道:“不许过来,你再过来我一刀戳死她!”

        闻言,那个小护士一吓,真真的不敢再上前,看凌苒的样子,再看被抓着安然那痛苦的表情,看出出来这绝对不是开玩笑闹着玩的!

        凌苒这一喊,引来了周围路过许多人的目光,然后周边围看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看着这样的情景,众人不禁替安然捏一把冷汗,想上前去,却又顾忌凌苒手上的刀,一点都不敢轻举万动。

        “你们全都不许过来,再过来我就一刀捅死她!”凌苒发着狠话,手上的刀子已经将刀鞘脱掉,白晃晃的不锈钢刀在空中皇者,稍有什么不小心就会直接划到安然。

        “你,你别晃刀子,我们,我们不过去就是,不过去就是?!蔽Ч鄣娜巳褐杏腥思奔钡乃档?,生怕她手中的刀子一个不小心就划到安然,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么大的肚子,一尸两命一尸三命都有可能的事,看着太慎人了!

        “呵呵,你叫我别晃???”凌苒有些神经质的问着,一手紧紧的抓着安然,为了防止安然逃掉,直接手横过去把安然的脖子给抱着,紧紧的勒着。

        “对,对,别晃了,太危险,别晃?!庇腥烁胶妥潘?。围观的人也担心的齐声喊着,“对对,先吧刀子放下,别晃了!”

        “呵呵?!绷柢坌ψ?,似乎他们的喊声阻止声更能让她兴奋,让她激动,大笑过后目光突的一冷,凌厉着声音朝他们喊道:“你们叫我别晃我偏要晃,偏要晃!”说着,那拿着刀子的手故意又拿到安然面前用力的晃着,好几次就差那么一点就要直接打到安然的脸上,那场面看的人简直是心惊肉跳的。

        “??!——”人群中有人不禁叫出声来,只不过那声音似乎更让凌苒激动,哈哈大笑出来手上的动作更是疯狂的摇晃着。

        再看安然,只能闭着眼,身子不停的往后仰着,两只手紧紧的护着肚子,不惊叫不是不害怕,而是根本害怕的不知道怎么叫了。

        苏奕丞还在医院里满医院的找着凌苒,之前接到伍队长的电话,原本今天他来医院是准备将凌苒带回去的,因为今天中午的时候终于在一个没有营业执照的网吧将之前那个在网上发布视频和照片等信息的犯罪嫌疑人给抓捕归案了,经过一下午的审问终于从他口中其实幕手黑手另有其人,而他不过是负责拍照和剪辑视频发布上网,其他他一点都不知道,另外根本就同苏奕丞没有什么私人恩怨,他甚至在事前根本就不知道苏奕丞的身份,事后凌苒让他发上网的时候才知道苏奕丞的身份,原本是不想干,因为不敢,多少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他若不干便一分钱都拿不到手,他没有手艺,从牢里放出来之后因为他坐过牢父母嫌丢人都不认他直接把他赶出了家,出去找工作也因为有案底被多家公司工厂给拒绝门外,所以经过再三的衡量之下,纵使是知道这事的风险太大,但是为了钱为了自己能生活下去,他还是毅然接了这样的活。按照他的说话,他只是别人给钱他办事,银货两讫互不相欠。

        只是当伍队长确定了那个幕后黑手就是凌苒之后,立马带人准备来将凌苒抓拿归案,可是才到医院进了病房,这才在病床边上的床头柜上发现凌苒留下的字条,上面说她要出去杀了安然,说她要将安然碎尸万段!看了字条众人一惊,赶忙出去问护士说凌苒是什么时候离开病房的,柜台的护士说凌苒刚刚出去没有几分钟,猜测可能是去上厕所了,伍队长请她去洗手间看看,另外分别派人在医院里找,甚至让人直接在医院的各个出口给守着,为的就是防止凌苒出医院,小护士去了洗手间并没有发现凌苒,伍队长心里一沉,不放心直接给苏奕丞去了电话,将事情大致的跟他说了一遍让他有所防范。

        和伍队长通过电话后苏奕丞不放心,决定先将安然留下去到林筱芬的病房里,一来凌苒并不知道安然在医院,如果凌苒离开了医院安然也是安全的,再一个留在医院里有张嫂和林筱芬在身边照应着他也可以放心,而且伍队长说凌苒才离开病房不久,而现在医院的各个出口都投伍队长的人把守看着,那么现在应该还在医院里没有出去。为了安然的安全他打算同伍队长会合再同他一起找寻凌苒的下落,只是没想到的是,在他准备送安然上楼到林筱芬的病房的时候,陪着安然在等电梯的时候,竟然那么巧看着楼道的另一端一个貌似凌苒的人走过,甚至顾不上将安然送上去,直接说让安然自己上去,然后自己就追着那个身影跑了过去。

        那个身影确实是凌苒,苏奕丞试探的朝他喊道,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人是苏奕丞的时候凌苒直接撒腿就爬,苏奕丞追上去,最终却被她拐弯消失在楼道里面,然后绕着楼道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影。

        最后同伍队长在住院大楼的门口遇上,两人皆是摇头说并没有找到凌苒。

        当凌苒蹙眉不展的时候,突然伍队长的同事朝他们跑过来,说在医院的花坛那边发现凌苒了,不过情况有些特殊,现在他们并不敢轻举万动。

        苏奕丞和伍队长两人也没多问,直接朝花园跑去,只是待苏奕丞拨开人群挤进去的时候,整个人蓦地有些呆掉,定定的看着被凌苒勒着脖子的安然,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样的害怕,甚至害怕到忘了呼吸,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是停止的,他看见凌苒手中的刀子在安然面前挥晃着,那眼看一个不小心就会容易直接划到安然,他觉得自己的心几乎都要担心的跳出来掉。

        一旁的伍队长看着他,也顾不上其他,才准备上前去劝服凌苒,才迈开腿,直接被身边的苏奕丞一把将手抓住。

        然后只看见他一个步子上前,朝着那石凳旁边的凌苒大声喊道,“凌苒!”

        160那高举起的刀尖

        “凌苒!”

        凌苒循着声音转过头,看到人群中站着的苏奕丞。

        被凌苒勒着的安然也听闻着声音缓缓的睁开眼来,看到不远处就站着的苏奕丞,然后一下就红了眼眶,嘴里轻轻的叫道,“奕丞……”

        顺着声音,那些围观的群众也朝苏奕丞这边看来,其中有人认出了苏奕丞,然后一下便联想到前段时间的‘艳照门’事件,底下开始有人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来。

        苏奕丞看着安然,那眼神像是在告诉她不要害怕。

        凌苒自然注意到他们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换,那内心里的怒火更是旺盛了些,手上那勒着安然的力道一紧,紧得差点让安然有些无法呼吸,整个人一下突然涨红了脸,只能伸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试图能让她松开些,然后让自己呼吸能顺畅些。

        手紧紧的勒着安然的脖子,然后又在她的耳边说道:“你再叫啊,再叫??!”说话间整个表情变得有些狰狞恐怖。

        苏奕丞见状,一颗心紧紧的被揪着,他看得见安然的表情有多痛苦,整张小脸憋的红红的,怒目看着凌苒,冲她吼道:“凌苒,你放开她!”说着,便要朝她们过去,却在迈出第一步之后硬生生的将脚步停住,一步都不敢再多迈!

        因为凌苒手中的刀尖正抵在安然的脖子上!

        “你再向前走一步看!”凌苒有些挑衅的朝苏奕丞喊道,那握着水果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只要她再进零点一公分,那尖尖的刀尖就要戳到安然的脖子,那个后果谁都不敢想象。

        苏奕丞停住脚步,眼睛死死的盯着她,那垂在两侧的手也紧紧的攥握着,他再强悍都不敢拿安然和孩子的生命来当做赌注,因为他知道,他根本就输不起!

        见他停下脚步,凌苒故意继续挑衅说道:“怎么,不敢了?是害怕我的刀子直接戳进她的脖子吗?”说着,手上的水果刀又作势要朝安然插去。

        “凌苒,你敢!”苏奕丞大喊。

        那刀子在安然的脖颈零点一公分处停下,没有继续向前,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说道:“你吓我啊,别以为我真不敢,我都不想活了,你说我有什么不敢的!”

        苏奕丞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好不容易将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苏奕丞这才再抬头看着凌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缓和,语气同她商量着说道:“凌苒,你想怎么样,你想我怎么办,你说出来,你说出来我一定做到,只要你放了安然!”

        “呵,苏奕丞,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还用这样的手段来蒙我!”凌苒冷笑着说道。

        “凌苒,你究竟想我怎么样!”此刻的苏奕丞变得有些不淡定,看着她手中的刀子就这样架在安然的脖子上,他再也做不到平时的冷静自持!

        “我想怎么样,我想这个女人给我陪葬!”凌苒的情绪有些激动,激动起来,手上的力道也一下有些不受共控制,那刀刃直接摩擦过安然的脖子,划出一道细细长长的划痕,然后鲜红的血液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从伤口里溢出。

        “嘶——”安然有些吃痛的倒抽了口凉气。

        “凌苒!”苏奕丞整个人的情绪在爆炸的边缘,可是再气他都不敢动,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别叫我,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凌苒朝他吼道,整个人情绪激动着,手上拿着的水果刀挥舞着,看着着实让人心惊胆战的害怕。

        苏奕丞那两侧的手紧紧的攥着,尽量压制着自己此刻的情绪,眼角瞥到原本站在自己一旁的伍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不在。

        “我会变成这样这一切都是谁害的,都是你!都是你苏奕丞,就是因为你才会把我逼到现在这样!”凌苒惊叫着,整个人像是炸了毛的刺猬,身上的刺一根一根的竖立着。

        “要不是当初你做的那么绝情,我至于躲在国外7年吗,你怪我背叛你,可是你在我寂寞需要人陪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整天只知道忙你的工作,你整天只知道要我等你,要我安静的在一旁等你把一切的工作忙号,可是你的工作永远都忙不好,这里好了,马上那里又来事了,你凭什么那么自私的要我一直等你,难道你不知道是也会寂寞,也要有人陪在我身边的时候吗!就那么一次,你就绝情的说要分手,我跟了你那么多年,就因为我一时的糊涂而一定要跟我分手,甚至害得我父亲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你至于一定要那么绝吗?”凌苒质问,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他的错,是他当初不该这么忙,忙到竟然顾不上她让她去拥抱别的男人!

        苏奕丞没说话,他甚至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此刻他紧张,关心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安然的安危,他的眼睛甚至不敢往别处多看一分,只直直的盯着她手中的到和被她勒着的安然。

        说着,凌苒转头看着被自己抓着的安然,疯疯癫癫的笑着,然后转头问着苏奕丞说道:“她有什么比我好?”

        苏奕丞没说话,拳头紧紧的攥着,唇紧抿着,眼睛看着她,眼里带着有些压抑不住的那愤怒的火焰。

        “她都没有我漂亮,也没有我有气质,而且还是一个没权没势的臭丫头,你凭什么选她不选我!”凌苒质问,她不甘心,明明自己什么都比她强,可是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这叫她怎么能够甘心!整个人的情绪有激动了几分,那指着安然脖子的刀尖一下戳进去了几分,那鲜红的血冲安然的脖子上缓缓流下,伤口并不算深,但是看着很吓人。

        苏奕丞整个人的心被狠狠的揪着,想上前却一点都不敢轻举万动,可是让他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安然有危险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办不到!

        苏奕丞不敢再刺激她,只能放软了语气,说道:“凌苒,你放开她,你想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好不好,你要我怎么做我一定办到!只要你放开她!”

        “呵呵,你现在才来求我??!”凌苒笑着,有些癫狂,然后皱着眉头不住的摇头,看着他略有些神经质的说道:“太晚了,太晚了!”

        “不晚,只要你放开她!”苏奕丞坚持,在她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小步朝她迈进了一步。

        “呵呵?!绷柢坌ψ乓⊥?,说道:“我不会相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其实已经找到那个放照片和视频到网上去的男人,我知道你们现在正准备来抓我,对,没错,那些照片和视频是我让他发到网上去的,是我故意要你送我回去然后让他在那个角度拍摄照片,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闻言,底下那群围观的人一片嘘唏,众人意外,原来那所谓的‘艳照门’根本就是凌苒她一手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戏!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到,注定不是我的,那我就把你给毁了!”凌苒说着,目光变得有些阴狠毒辣,就连笑起来,整个笑容都诡异到让人害怕。阴狠的说道:“我知道我是躲不掉的,你们到处都有人在找我,与其让我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那还不如直接一枪毙了我算了,反正我也是不想活了,但是如果临死前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的,在黄泉路上来跟我作伴也也没什么不好?!彼底?,拿着水果刀就这样用那不锈钢的刀身,还带着血迹就这样直接拍打在安然的脸上,让安然的脸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痕迹,看着去更有些触目惊心。

        安然死死咬着唇,虽然很害怕,却也尽量不让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凌苒突然一手抓过安然的头发,迫使安然整个人头不住的往后仰着,然后看着苏奕丞有些阴沉的说道:“苏奕丞,我要你亲眼看着整个贱女人怎么样死在你面前!”说着,边用刀子在她脸上轻轻的划着,却也并不用力,但是这样的画面看上去别提有多恐怖有多吓人。围观的群众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凌苒,你要是敢动安然一个头发,我发誓一定不放过你,不放过你们凌家!”苏奕丞发狠的警告,那双眼睛瞪着她,几乎能将她吃进去一样。

        凌苒转过头看着他,突然笑着,拿着刀子当画笔似的轻轻的在安然脸上身上来回的描绘着,边有些变态的看着苏奕丞问道:“你说我是这样一刀一刀的往她身上刺,还是先在她的脸上重重的画上几刀之后再一刀一刀的往她身上刺去好?”

        苏奕丞紧紧攥着手,咬着牙,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

        凌苒冷哼,说道:“有什么不敢的?!比缓竽抗庠偻?,突然似乎这才注意到安然的肚子,怔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些新奇的说道:“我想到了,你说我直接一刀插到她的肚子上好不好?”

        苏奕丞咬牙,“凌苒,我不会饶你!”恶狠狠的看着她,手那攥握起来的力道更紧了紧,那修剪过的指甲甚至直接深深的陷入到他的掌心,然而他却浑然不知。

        凌苒笑,完全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然后看着他高高的抬起手,手中刀子的尖端直直对着安然的肚子!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