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145——148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145拍照

        林丽回来的时候安然还看着外面有些回不过神。

        林丽将手中的东西在她面前放下,并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看什么呢?”

        安然着才回过神来,看着林丽,说道:“我刚刚看到苏奕丞了?!?br />
        “哦,是吗,那怎么没有叫他进来啊?!绷掷霰咚底旁谒懊孀?,并没有注意到安然脸上略有些怪异的表情,只拿过盘中的鸡肉卷摊开纸袋就开始啃了起来,就着一旁放着的可乐吃得是有滋有味,看了安然一眼,语气带着调侃的说道:“怎么,看到自己的亲亲老公就吃不下饭了?”

        安然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只说道:“我看见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彼恢?,原来苏奕丞一直跟凌苒还有联系吗?

        林丽喝了口可乐,被那可乐的气冲上来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一点没在意的说道:“女人,什么女人???”边说着边给一旁的小斌拿了一个鸡翅,小声的叮嘱他板点吃,别噎着。

        安然沉默了会儿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我回去问问他好了?!?br />
        闻言,林丽抬头看她,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安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安然摇摇头,笑道,“能出什么事,别瞎操心?!?br />
        林丽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道:“也是,你们家苏大领导算是完美男人了,多金又有实权,人长得又帅,对你又宠溺有加?!彼底?,有些揶揄的看着安然,说道:“安子,你说你也太走运了吧,这么好的男人都可以给你遇到!”

        安然也笑,一脸的幸福,能遇到苏奕丞,能嫁给苏奕丞,她也觉得自己是足够走运。

        “啧啧啧,看你那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笨醋潘?,林丽好笑的摇摇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嘿,你们家苏大领导那方面的需求真的那么大???”

        安然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林丽一脸的疑惑,问道:“什么?”

        林丽看着她暧昧的笑笑,然后说道:“我看过那天的报纸了?!标用恋奶袅颂裘?,问道:“是真的?”

        安然蓦地反应过来她说的那方面的要求指的是什么,脸突然一下滚烫起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无聊?!彼低暌膊桓以偃タ此?,低头只顾自己吃着盘中的烩饭。

        “哈哈哈?!倍硪槐吡掷鲈缇痛铀潜斓牧车爸械贸龃鸢?,整个人有些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弄得好些人都好奇的朝他们在这边看过来,就另一旁吃鸡翅吃得有些不亦乐乎的小斌也停下动作愣愣的看着她,一点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因为考虑到安然昨天已经走了一天,又加上她现在是怀着双胞胎的孕妇,三人并没有去哪里逛,在肯德基里面坐了一下午,小斌也很兴奋的去那儿童区同那些并不认识的小伙伴们玩得有些不亦乐乎。

        林丽看着小斌,时不时要大声喊道,“小斌,慢点,别摔着?!?br />
        而小斌也就在这个时候表现出真正像一个孩子似地活泼和欢乐。

        “这样真的好吗?”安然看着她只是这样轻轻的问一句。

        林丽没有回头,眼睛依旧看着活动区的小斌,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回道:“嗯,挺好的?!?br />
        安然没再多说什么,有时候选择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傍晚的时候林丽开着车送安然回去,而车子后座小家伙因为玩了大半天累的躺着睡着了,嘴角淡淡带着笑意。

        林丽开车很慢,不仅仅因为这车里有孕妇,还有一个玩累了睡着了的孩子。

        开到安然家楼下的时候,安然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在车上坐了好一会儿,伸手将林丽的手拉住,紧紧的握着,看着她,说道:“林丽,一定要幸福!”

        林丽看着她,只是微笑的点点头。

        见状,安然点点头,然后无声的轻叹了声,将她的手放开,边说道:“走了?!敝苯涌畔鲁?,没有转头,迈开了步子直接朝大楼走去,只是莫名的鼻尖有些发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林丽也在安然下车后车子停在路边好一会儿,这才开车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张嫂正准备今天的晚餐,跟安然打招呼,安然也只是淡淡的回应,看上去情绪有些低落?;瓜胨凳裁?,只听见安然说有些累,想进房躺一会儿。

        苏奕丞今天回来比较早,六点不到就回来了。

        张嫂见他回来,有些担心的跟他提了下安然出去回来后的反常。苏奕丞只挑了挑眉,将手中的公文包都没还得及放到书房,直接提着便进了房间,只见安然一个人侧身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眉头却是微微皱着的。

        伸手过去将她那紧蹙着的眉头伸手抚平,安然似乎并没有睡深,这样一触碰便转醒过来了,看到眼前的他,微微愣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车出笑容,说道:“你回来啦?!?br />
        苏奕丞也朝她笑,点点头,回应着说道:“嗯,回来了?!彼底疟阃蚜送馓紫瓶蛔又苯由洗?,揽过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安然用头蹭了蹭,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安心的枕着,手轻轻的将他的腰抱住。

        苏奕丞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着她的背,顺着她的头发慢慢的轻抚着,然后柔声轻轻的在她耳边问道,“张嫂说你回来就进房了,怎么了,跟林丽出去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安然抱着他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奕丞,你说怀孕的人是不是总喜欢多愁善感,想得特别的多一点?”

        闻言,苏奕丞只是挑眉,轻笑着开口问道:“你又善感什么了?能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吗?”

        “林丽跟周翰结婚了?!?br />
        苏奕丞挑眉,对此显然有些意外。却也只是淡淡的说道:“是吗?!?br />
        安然靠在他的怀里,缓缓的开口,“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情,林丽能嫁人开始另一段新的感情我很替她高兴,可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婚姻,我替她心疼?!?br />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手依旧轻轻的,没规律的拍抚着她的背。

        “结婚,她只是想给父母一个交代?!卑踩磺嵘剜?,她太了解了那种无奈,因为她当初就这样如此的做过。小声的轻轻说道,“看着她,我就像看到当初的我?!?br />
        闻言,苏奕丞轻笑出声,笑着问道:“就算当初你决定嫁人只是想给家里一个交代,但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好,难道不是吗?”

        安然从他的怀里退出,仰头看着她,说道:“但是林丽跟周翰,和我们一样吗?”周翰不是苏奕丞,而林丽被程翔伤的太深!

        “傻瓜?!彼辙蓉┠罅四笏谋亲?,说道:“感情的事是要看缘分的?!敝匦陆ё∪盟吭谧约旱幕忱?,手与她的手十指相扣着,放到她那隆起的肚子上,紧紧贴合着,让一家人能最近距离的接触着,边说道:“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你想它来的时候来的并不一定就能是,你不想它来的时候,猛的回头,原来它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来到。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对于每一段感情我们总是抱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的,对于没一段感情我们都想开花结果,可是有时候经历是为了以后更能懂得珍惜,经历是为了以后能遇到真正对的人。也许林丽的缘分就是周翰,这又有谁说的准呢?我们能做的不是为她叹息为她不觉得委屈,我们能做的只有祝福,祝福她能过的更好,只有祈祷,祈祷他们是对方命中注定的人?!?br />
        安然没说话,只是靠在他的胸口静静的听着他的话。

        “安然,你知道吗?当初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不敢去接受感情,因为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我一直都无法忘记。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敢去触碰那个叫爱情的东西,可是我遇到了你?!彼底?,苏奕丞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发心。

        安然已经没有说话,只是与他十指相握的手力道紧了紧。其实何曾不是,在遇到她之前,她又何曾不是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当初在学校里最纯粹最单纯的爱情最后都变了味,更何况是那样情况下同一个认识不过半天的人结婚。只是意外的开始没想到也有了意外的结果,现在的她最多的是庆幸当初的冲动。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一样,就想你说的,对父母对家庭有一份推脱不了的交代和责任,只是相处了我才发现,其实我们是一样的,都曾经在那条路上发付出了代价,都知道哪有的伤痛有多么的疼,所以我们更懂得去珍惜,懂得遇上一个要同自己白头一同走过往后几十年的人有多么的不容易。有时候会在想,当初的伤痛是不是就是为了等待你的出现,让我能更懂得去珍惜?!彼辙蓉┣嵝Φ脑谒呶?,“你说是这样吗,你当初的伤痛是为了后面跟我遇见吗?”

        安然被他说笑,为什么明明很沉重的话题他总能把她说笑,总能让她的心底像是被注入暖流,暖洋洋的厉害。

        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问道:“苏大领导,你们参加党校干部培训的时候是不是都特地学过这么说话才能把话说得这么漂亮??!”

        苏奕丞笑着,状似还能认真的想了一遍,摇摇头,说道:“好像没有?!?br />
        安然用手戳着他的胸口,“那你说,你这些话都是哪里学过来的?!弊羁珊薜幕故撬奶鹧悦塾锼苁呛苁苡?,这样不行啦,她想跟他置气一下都不行,总是让他三句话不到就被哄得笑开了嘴,这样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

        苏奕丞笑,欠身啄吻她的唇,“无师自通,遇上你好像就会了?!?br />
        “油嘴滑舌?!卑踩缓⒆悠某辶酥灞亲?。

        苏奕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问道:“还善感吗?”

        闻言,安然笑着摇摇头,只说道:“也许吧,就像林丽说的,我能遇到你,她也会遇到她的王子的?!?br />
        苏奕丞点头,重新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前,说道:“嗯,会的?!笔智崆岬母苍谒穆∑鸬亩亲由?,轻声问:“宝贝今天动的厉害吗?”

        安然笑,笑话他说道:“吼,苏市长,你都没有常识的啊,才4个月多几天,哪里能动的那么频繁,上次医生不就说了吗,四个月胎动一般都比较弱的拉?!?br />
        “是吗?”苏奕丞皱了皱眉,自言自语的说道:“怪不得,我说我这么就只摸到他们那一次胎动呢,原来是本来就微弱??!”

        安然哈哈的笑着,突然想起什么来,手抓过他那放在她的肚子上来回抚摸着的手,轻拍的问,“你说,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

        苏奕丞挑了挑眉,说道:“上班啊?!狈词肿ス氖?,缠绕着。

        安然转头定定的看着他,说道:“那你说,你今天都见了些什么人?”她不想猜测,不想自己没完没了的猜测那些有的没的,她虽然不懂,也没有什么关于夫妻间相处的经验,但是她觉得两个人相处,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还是夫妻,起码的坦白必须要有,这样是对对方最基本要有的尊重。

        闻言,苏奕丞挑了挑眉,说道:“见了郑秘书,张书记,招标办的人,一些项目的小组组长,还有……凌苒?!?br />
        听到凌苒,安然反倒是松了口气,起码知道她并没有存心故意隐瞒,起码知道他也是尊重自己的。

        “我今天跟林丽出去,在吃午餐的时候正好看见你和凌苒开车经过?!卑踩凰档?,“其实问你并没有太多别的意思,只是我怕自己会胡思乱想,会胡乱猜测?!闭庋是宄?,知道他并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那么她也就安心了,也就不会多想了。他愿意给她坦白和尊重,那么同样的,她也会学着去信任他,相信他。

        “凌苒来找我想要我帮她父亲的事情?!彼辙蓉┛谙虢馐?,“其实关于这件事她昨晚打过电话给我,被我拒绝了,我——”

        安然伸手捂住他的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相信你,所以不需要解释?!?br />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笑了,点点头,然后不再多说什么。其实早上他到办公室没多久凌苒就过来了,一定要求他带她去见一眼凌川江,他拒绝,可是她却说什么都不走,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后在凌苒答应仅此一次之后他动了关系找了人中午的时候安排了他们父女两见了一面。

        安然也笑,依偎在他的胸前,小手把玩着他的大掌。

        依偎是假期,苏奕丞的工作倒也是并不算真的太忙,虽然每天上班,但是晚上倒是挺早就回来了。

        两人有时候会一起出去走走逛逛,但是考虑到安然是孕妇的关系,他们每次散步也不过半个小时,因为久了安然到晚上的时候双脚总是会酸疼。而怀孕后的安然突然就喜欢上了看电影,一些上世纪的老电影,总喜欢同苏奕丞坐在沙发上,然后依偎在苏奕丞的怀里,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不过每次安然都不会坚持道最后,总是看到一半然后就在苏奕丞的怀里安睡过去。

        这一晚安然又拉着苏奕丞陪她看电影,然后此刻又在苏奕丞的怀中眼皮开始打架,眼皮明明重的不断的下沉,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整个人一个激灵然后又猛的真开眼,嘴里还边嘀咕着说道:“不要睡,这次一定要看好……”

        苏奕丞失笑,摇摇头,手摸了摸她的头。

        只是最终安然都没有抵过周公的召唤,在几次挣扎之后虽然嘴里还梦呓着呢喃着让自己的要睡过去,眼睛依旧睁不开,眼皮重重的阖上。

        苏奕丞只是好笑的低头轻吻她的发心,然后又只有维持着之前的姿势抱着她抱了一会儿,待电影要结束的时候,这才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轻轻的将她放下,只见突然少的了他的怀抱,安然先是有些不适应的呢喃了下,却并没有醒来。

        苏奕丞才替她掖好被角,那被放在床头柜上的安然的手机突然想起,睡梦中的安然似乎被突来的铃声吓了一下,整个人浑身有些不稳的颤抖了下,苏奕丞在第一时间拿过手机直接按了静音,然后伸手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安然的背,待她安抚下来这才拿着手机出去。

        是林丽来的电话,直接接起,还没等苏奕丞开口,电话那边林丽已经开口说道:“安子,那个之前帮你联系的摄影楼说明天下午有空了一对出来,你问一下你们家的苏大领导,看他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就帮你们该期到明天,你也知道,你现在怀的是双胞胎,拖越久的话你的肚子就越大,你自己的体力也会跟不上来,要是明天可以的话,就明天拍掉先好了?!?br />
        闻言,苏奕丞在脑袋里过滤了下明天的工作,并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安排一下抽出半天时间来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一会儿没听到安然的回话,林丽不禁试探的问道:“安子,你在听吗?”

        苏奕丞回过神,说道:“那就安排明天下午吧,我有空,可以拍?!逼涫登凹柑煳抟饧渌诖餐饭竦某樘肜?,无意间看到有一张纸照片,是上次他们上报的那张照片,不过事后被安然给单独剪下来了。

        “呃,苏领导?”电话那边的林丽一愣,显然有些意外来接电话的不是安然而是苏奕丞。

        苏奕丞轻笑,解释道:“安然睡着了?!?br />
        “哦?!钡缁澳潜叩牧掷隽巳?,然后说道:“那苏大领导明天要是有时间的话那我就跟摄影楼那边说安排明天了?!?br />
        “好的,麻烦了?!彼辙蓉┛推乃档?。

        “切,安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就这点事,哪里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绷掷霾⒉辉谝?,叫完要讲的,直接说道:“那好吧,我先联系摄影楼,你们明天直接过去就可以了?!?br />
        “好的,谢谢?!彼辙蓉┑佬坏墓伊说缁?,然后重新拿过自己的手机给郑秘书打电话,准备将明天的工作给他安排一下。

        安然第二天醒来洗漱完出房间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在客厅里厨房里看到某人穿着居家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在煤气灶前做早餐,而张嫂则在擦拭着客厅里的茶几。见到安然,笑道:“太太醒啦?!?br />
        安然愣愣的朝她点了点头,再回过身,只见刚刚还背对着她的男人此刻已经转过头来,拿着锅铲,正笑着看着她。

        安然上前,在吧台前坐下,问道:“没上班吗?”怎么这个时间还在家里?

        苏奕丞点头,边说道:“嗯,今天没什么事,不打算过去了?!?br />
        “是吗?”安然皱了皱眉,小声的嘀咕着,“我怎么昨天还听你说早上还有一个会议要开啊?!?br />
        苏奕丞轻笑,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只说道:“先坐好,早餐马上就好?!?br />
        安然也没多想多纠结,他没上班才好,这样能多陪陪自己,边点头在高脚椅上坐下,边说道,“奕丞,你今天竟然没有上班,那我们去妈妈家好不好,我有点想他们了?!?br />
        苏奕丞将两人的早餐摆放好,点头说道:“我们晚上去?!北咚底疟愀沽吮D?。

        安然怎么听这话觉得有些怪异,问道“那我们白天干什么?”

        苏奕丞轻笑,只买了个关子说道:“秘密,等下就知道了?!?br />
        安然好笑的嘀咕,“神神秘秘的?!比匆裁挥卸辔?,她也期待着他给她惊喜。

        真的是惊喜,有惊又有喜!

        待吃过午饭苏奕丞开车带着她到摄影楼门口的时候,安然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怎么带我来这了,林丽上次不是说最快也要下10月底吗?”

        苏奕丞体贴的探身过去给她把安全带解开,然后边解释着昨晚她睡着之后林丽来电话说的一切。

        闻言,安然不禁叫道:“啊,你怎么没告诉我,我都没有准备好?!北咚底?,边从包里将那小化妆镜拿出来,边看着审视着自己的情况,边说道:“怎么样怎么样?我这样可以吗?会不会看上去很没精神?”

        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爱漂亮的,尤其是在拍照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简直是苛刻的,因为大家都想上相,都想照出漂亮的照片。

        苏奕丞拉过她那因为紧张而略有些冒汗的手,边说道:“很好,一切都很好,我老婆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说道:“没事,有我在?!?br />
        安然还是有些紧张的看了看他,最后点点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安然的紧张情绪一直持续到拍摄开始,主要表现在化妆的时候频繁的想要上厕所,而每一次苏奕丞都不放心,总是要陪着她一起过去。安然觉得要不是他们碍于苏奕丞的身份,估计早就发火了,就淡淡的画的一个简单的裸妆,竟然整整折腾了大半个小时还没有画完。

        最后等到真正拍摄的时候,那紧张感又突然不见了,整个拍摄过程还是顺利,唯一的小插曲反而不是安然而是那个多次上过大场面都处变不惊的苏大领导。

        因为怀的是双胞胎的关系,安然的肚子现在已经不小了,在摄影师的建议下安然准备拍一组孕期写真,摄影师原本想让化妆师在安然的肚子上画上可爱的笑脸的表情的,就如同一些网上搞怪的大肚照一样,让后让苏奕丞同那些宝宝爸爸一样配合的做一下搞怪的动作,那样拍出来的效果应该会很不错,只是考虑到苏奕丞的形象,安然虽然很心动,但是还是拒绝了。只答应穿一套露肚子的衣服,然后让苏奕丞从后面抱着她简单的拍几张照片就好。

        最后临结束前,苏奕丞在摄影师的要求下半蹲在安然的面前,低头温情的亲吻安然的肚子。这样的动作对苏奕丞来说应该是信手拈来的,很自然的抬头看了眼安然,安然深情的将吻印在安然的大肚上。而安然则自然的伸手放到苏奕丞的头上,轻轻的抚着苏奕丞的头,一切都非常的自然。

        只是在摄影师说着很好,保持动作多拍几张的时候,突然苏奕丞猛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安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样很大的冲击。而安然则微笑着,也不说话,只是眼眉笑的很好看。

        而这场的摄影师和灯光师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不免究竟的问道,“怎,怎么了?”

        只见苏奕丞嘀咕了声,也不知道说什么,然后直接将自己的耳朵贴到安然的大肚子上,手还贴着她的肚子,像是在感受什么,嘴里不停的说着,“宝贝,我是爸爸,来跟爸爸打一下招呼……?!?br />
        而这场的人这才知道原来安然的肚子在这个时候胎动了,而苏奕丞的反态正是因为在感受到那胎动之后的激动。

        再看安然则是如同刚刚一样,手抚着苏奕丞的头,脸上笑得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摄影师突然发现这个画面比之前的任何画面都要来的温馨和自然,然后拿着照相机直接咔嚓咔嚓的连着拍了好几张。

        146等夜

        秦芸因为十一跟着团里搞活动的事最近几天一直抽不出时间来看安然,不过每天还是会打电话来问安然的一些基本状况。而林筱芬已经正式退休了,没事便会煮些汤弄点小糕点给安然送过来。自从安然的身世彻底说开了之后,林筱芬整个人看上去也轻松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关于童文海的事她没有朝苏奕丞问起,苏奕丞也不曾跟她提,不过她倒是在报纸上看到说是记了重大处分,停了手上所有的工作,关于这样的处分纠结合理不合理还是他之后又找了别人通了关系她具体就不知道了,也无意知道。

        坐在书房里,安然随手翻开着自己之前买的建筑杂志,几个月没有接触这些东西,感觉上都变的生疏了。上次萧应天跟她说让她帮忙参与一个项目的时候,不是没有心动的,只是考虑到孩子,另外她也不想让苏奕丞在忙工作的同时还要为她担心,所以再刚刚萧应天打电话过来问她的考虑结果的时候她直接拒绝了。

        不过她倒是像萧应天推荐了陈澄,她一直觉得陈澄很有天赋,对于设计上特别的有感觉,她现在不过是太过年轻,没有经验,只要给她空间和时间来锻炼,那她绝对会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叩叩叩…?!笔榉康拿疟磺孟?,张嫂端着热牛奶进来,“太太,该喝牛奶了?!?br />
        “谢谢张嫂?!卑踩坏佬?,阖上手中的杂志,伸手将牛奶接过。

        有时候无聊的时候总在想,还好她并不排斥牛奶的味道,不然一天几杯的喝下去喝上几个月她会郁闷死,怀了孩子才真正深刻的体会到做母亲的伟大,不过再辛苦再难熬当自己的手覆上自己的肚子上的时候,当肚子里面孩子胎动的时候,那一切又变得如此美好,那一刻就会觉得再多的辛苦也都是值得的。

        张嫂接过安然那喝完牛奶的空杯子,看了看时间,开口问道:“太太今天不午睡吗?”

        安然早上睡了一小会儿,现在倒是一点没有困意。只说道:“等会儿,现在还不想睡?!?br />
        “嗯?!闭派┣崆岬阃啡缓蟠邮榉坷锿屏顺鋈?。

        安然将杂志放回到身后的书架上,然后再想拿什么书看却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像看的书,苏奕丞收藏的书很多,只是都有些过于烦闷,全都是一大段一大断文字的叙述,安然一点想看下去的**都没有。

        重新转过身拉开书桌的抽屉,从书桌被整理的情况上看来,苏奕丞是一个严谨的人,文件归类放好,一点都不乱,高低有序,分类有别。就连抽屉里,也是收拾的很整齐的。

        无聊翻看东西的时候竟然在抽屉里翻找到当初的那张她打印出来的‘夫妻协议’。

        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份‘夫妻协议’上被某人硬生生狡猾得添上的,安然不禁有些摇头发笑,嘴里轻轻的笑骂,“骗子,‘奸官’!”

        手有些留恋的在那纸上来回的抚触着,看看手中的协议,再看看自己那隆起的肚子,想想都觉得奇妙,这才多久,真的就如同苏奕丞说的那样,缘分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突然有些想将两人的结婚证拿出来看看,她就是到现在还记得当初自己看到结婚证上他的名字的时候那时的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时会认错人。不过也多亏的当初的错认,才会让她现在觉得如此的幸福。

        从抽屉的最里面将那两本大红色的结婚证拿出来,翻开来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疏离的合照,安然不禁笑出声来?!昂呛??!?br />
        再看看那签发的时间,突然才惊觉时间过得真快,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半年过去了。

        “原来,我们都结婚半年了啊?!卑踩幻沤峄橹ど狭饺说恼掌?,低低的呢喃着说道。

        看着那上面的照片,反而越发的想念。

        国庆过后苏奕丞似乎更忙了,每天早出晚归似乎都成了生活的常态,两个人每天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而安然却有种错觉总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似得,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苏奕丞总已经不见,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而他总是还没有回来,如此一来,她总是错开他的时间,要不是苏奕丞每天早上都会替她做好早餐再出门,安然真的不知道他前一晚到底有没有回来。

        那出手机调出他的号码,这刚想打电话过去,却又怕自己会打扰到他的工作,直接改发短信。

        短信发送出去没一分钟,苏奕丞的电话就进来了。

        看着那上面闪烁着的来电显示,安然嘴角不自觉的笑弯起来。

        伸手直接按了接听,“喂?!鄙籼鹛鹋磁吹?,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语气里带着浓浓撒娇的味道。

        “想我了吗?”苏奕丞温和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略微带着笑意,听上去很舒服,很好听。

        “我才没有?!卑踩蛔煊驳牟怀腥?,那纤长的手指却在那结婚证的小照片上来回抚触着,嘴角带着好看的笑意。

        电话那边苏奕丞也不恼,只轻轻叹了声,说道:“可是我想你了?!鄙舻偷统脸恋?,很富有磁,听着他说着这样的情话,特别的能迷惑人。

        安然心里有丝悸动,不自觉的就说道:“我也想你?!?br />
        “呵呵?!蔽叛?,电话那边苏奕丞低笑开来,心情也一下好了许多似的。

        安然也不计较,她是真的有些想他,拿着手机轻轻喃喃的说道:“奕丞,怎么办,我怎么觉得我好久没有见过你了?!?br />
        “对不起,最近有些忙?!泵看位厝サ氖焙蛩家丫?,起来的时候她都还在熟睡,他不舍得叫醒她,而两人却这样一连着好几天也没说上一句话。

        “我刚刚看了结婚证,原来,今天竟然是我们结婚半周年的日子?!卑踩坏袜潘档?。

        “晚上我早点回去?!碧贸鏊锲锏穆淠拖肽?,电话那边苏奕丞如此说道。

        “真的?”安然有些不相信,最近他工作有多忙她自然是清楚的,因为凌川江的事太过突然,对于市长的人选之前根本就没有储备,现在一些市长的事务也只能让苏奕丞代为处理,原本自己的事就有一大堆,现在又多了个职位,那事情自然就更多了。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工作拉,我只是说说而已?!?br />
        苏奕丞轻笑,因为她的体谅和理解,只说道:“今天的事差不多了,只是晚上的时候有一个饭局,到时候让郑秘书代替我去就好,我早上回去陪你?!?br />
        “真的不耽误工作吗?”安然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了解苏奕丞知道他为了像哄自己开心,即使还有一大堆工作没有完成也会先来陪自己,然后自己再熬夜加班,作为妻子,她不能为他在工作上分担些什么,但是至少不能再造成他工作上的负担才行。

        “没关系?!彼辙鹊蜕乃档?,“安然,我也想跟你一起好好吃个饭?!?br />
        听他这样说,安然没有再多说,只轻轻应下。

        挂了电话,安然直接挺着肚子出去找张嫂,张嫂打扫完此刻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张嫂,你教我做菜吧!”安然一脸期待的说道。晚上她准备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餐。

        其实说到学做菜安然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这没上班已经2个月了,说来惭愧,这么久的时间内,她竟然一道菜都没有正经学会。她的厨艺虽然不至于被说成一点进展都没有,但是除了能不将菜烧糊烧焦掉,只是那味道依旧是不敢恭维的。也就苏奕丞不嫌弃愿意吃光她做的那么难吃的菜,估计这世上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愿意吃了。

        张嫂笑,说道:“怎么又想着要做菜了,上次先生不是不让你做了吗?”上次安然拿刀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虽然伤口不大也不深,可是让苏奕丞知道了,还是心疼了一把,然后就说不要让她学了。

        “没事,上次是意外,我自己没有注意?!卑踩徊灰晕獾乃档溃骸敖裉焓俏颐墙峄榘胫苣?,刚刚打电话,奕丞答应了说晚上要早点回来跟我一起吃饭,我像亲自下手做一次,张嫂,你在旁边教我好不好。我调味料不知道该放多少,每次做不是咸了就是淡了?!?br />
        张嫂来这帮忙算起来也有两个月了,早就看习惯这对夫妻两的恩爱和甜蜜,也打心里羡慕这对夫妻的感情,相比起自己儿子和儿媳妇整天为了一件小事都要朝吵吵闹闹的,她打心底喜欢安然和苏奕丞两人的相处方式。

        拿过那矮几上的??仄?,将那电视直接关掉,站起身来,笑着看着安然说道:“好,我教你?!?br />
        “嗯?!卑踩恍ψ诺阃?,“张嫂只要就站在一旁教我怎么做就好了,看着我不要让我弄错步骤和放错了调料?!?br />
        张嫂点头,“好,我只说不动手?!?br />
        因为安然动作慢,手又生,怕来不及,所以明明离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安然早早的就开始准备工作。

        张嫂负责跑腿,去超市把晚上准备要做的食材给买齐全。

        张嫂体谅她是孕妇,怕她中午没睡会困着,提议让她来把这些材料准备好,等一下她睡醒的时候正好就可以直接来做了。

        但是被安然固执的拒绝了,她是真的要自己动手做一顿晚餐,所以从洗菜处理材料等等,每一样都是自己亲手处理的。

        在张嫂的指示下将所有的食材处理好,然后又在张嫂的指示下每一道菜按照张嫂教的步骤来做,待全都做好的时候,安然特地夹了一口吃着,味道算不上非常到,但是也算不错,绝对不会难以下咽,比她之前做的要好太多。而待这些菜全都做完的时候,时间也已经五点多了,按她的预算,苏奕丞大概会在六点左右到家,那么那个时候菜还温热着,正好下饭。

        算是两人的烛光晚餐,安然特地让张嫂早点下班,张嫂看出她的小心思,暧昧的朝她挤挤眼,然后带着笑声提着她自己的老式包回家去了。

        在张嫂走后,安然特地将之前苏奕丞给准备的蜡烛和烛台拿出来放在吧台上放好,特地用那灯光??亟鑫菽诘牡乒獾髦烈桓龇浅@寺腋挥星榈鞯墓庀?。甚至还特地进房间给自己换上一套漂亮的孕妇装,鹅黄的颜色,直筒及膝的裙子,中间稍稍有束腰的设计,直接在身后打一个蝴蝶结,简单又大方,挺耐看的一个款式,穿着也特别的舒服。

        换好衣服之后有进洗手间稍稍给自己擦了点唇蜜,让自己整个人看上去更有精神一些。

        看着镜中的自己,安然突然顿住了动作,然后好笑的笑出声来,想想都觉得好笑,手覆在自己的胸口,手心明显可以感受到自己此刻的心跳不断的在加速,竟然有点紧张,这总感觉就如同是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两人第一次牵手,两人第一次拥抱,两人第一次接吻的那些时候的感觉一样,心跳不断的加速,紧张,却又有些激动,这种感觉,她当初最初时候同莫非恋爱的时候经历过,那个时候还单纯的被这种心跳吓和悸动吓到,有些慌张的拉着林丽问她说自己是不是病了,还被林丽很不客气的嘲笑了一番,说她不是病了,只是害了相思了。甚至还大喇叭的回到寝室大肆的宣传,然后没几天全班乃至全校全都知道她和莫非恋爱了,只是现在再回头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另一只手覆上自己那隆起的肚子,低声轻喃着说道:“宝贝,你说妈妈是不是好没用,爸爸只不过是答应晚上早点回来陪我们一起吃饭,妈妈就高兴的跟个孩子似的,真的是很没出息对不对?!?br />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感应,在安然这样感慨的时候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竟然回应的动了一下。

        安然有些感动,手摸着顺着那动的方向摸抚着肚子,好笑的说道:“你们也这样觉得??!可是没办法,妈妈好几天没有看到爸爸了,真的好想他,你们也想他的,对不对?”

        像是真的听懂了安然的话,待安然说完之后,肚子又被踢了两下,力道比之前几次的都要重许多,让人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安然呵呵的笑着,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这样的胎动也许只是巧合,但是这样的巧合让安然特别的开心,轻哼着小曲坐到一旁的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苏奕丞回来,无聊的时候用手摸摸肚子跟肚子里的她的宝贝们说说话。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外面的天色暗的很快,过六点的时候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

        安然心想他应该是还没有忙完,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只是依旧坐在客厅里等着,翻翻杂志,或者看看电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7点多的时候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而安然的肚子在这个时候有些饿了,抗议的咕噜的叫出了声。嘟了嘟嘴巴,微微蹙了蹙眉头,伸手轻轻拍抚这自己的大肚子,轻声说道:“再等等好不好,再等一下爸爸就回来了,我们等爸爸回来的时候一起吃饭,我们都好久没有跟他一起吃饭了呢?!?br />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待八点的时候那门还是没有被人从外面打开过,安然原本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掩淡过去,慢慢的被担心和不安所代替。

        拿过手机给苏奕丞拨过去,手机响了很久却并没有人接起。

        安然不知道苏奕丞出了什么事,只当安慰自己说他应该还在忙,或许还在开会,临时出了状况却并没有时间来打电话通知她。

        这样安慰着心里的担心也少了一半,因为下午一直在厨房里同张嫂忙碌准备着晚上的晚餐,所以就连点心都没有吃,现在肚子真的是饿得有些难受,因为怀着孩子,安然可不敢太大意,起身还是去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牛奶热了热给自己充饥。然后重新坐到客厅里等着苏奕丞回来。

        等着等着眼皮却越发的沉重起来,一点一点的有些强撑不开来,慢慢的阖上,意识也开始变得有些朦胧,是真的有些困,下午几乎一整个下午在厨房,午睡自然也是没有时间了。

        就这样抱着抱枕迷迷糊糊的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安然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吧台上的晚餐早已经冰凉如水,就连那红烛也燃了一大半,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已经10点半了,可是苏奕丞还是没有回来,重新重拨过去,依旧是没有人接听。

        安然担心,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此刻了却有些怪自己竟然没有问他办公室的号码和郑秘书的号码,不然找不到他的时候也可以找郑秘书问问情况。其实主要是当初他做的太好,即使再忙碌,却也从来没有让她找不到人过。

        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没有人接听的。

        有些无奈的起身,拿过保鲜膜将吧台上放着的才保鲜起来,或许等一下他就该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或许没有吃饭,可以直接热了吃。

        而此刻的安然除了担心早已经没有肚子饿的感觉了,抱着保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门口,好想那门下一刻就会被人打开,然后苏奕丞就会微笑着从外面进来似得。

        等着等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又开始越来越沉重,最后抵不过困意,又这样迷迷糊糊的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梦中安然只觉得一阵眩晕,然后眼皮微微动了动,幽幽的转醒过来,迷迷糊糊间只看见苏奕丞的俊脸就在自己的眼前,而此刻自己正被他悬空揽腰抱着。

        “奕丞?”安然呢喃着轻唤,伸手轻轻的去触碰他的脸,确定不是自己的梦见,此刻抱着自己的人正是苏奕丞。

        苏奕丞转过头,淡淡的温和的同她微笑,却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回来晚了?!北ё潘考?,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

        安然看着他,有些委屈的说道:“我等了你好久,打你电话给没人接,我都不知道你是是不出什么事了,好担心?!?br />
        闻言,苏奕丞低头亲吻她的额头,低喃着说道:“对不起,临时出了点状况,手机也落在办公室了,所以才没有接到你的点头,抱歉,让你这么担心?!?br />
        安然摇摇头,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只问道:“事情处理好了吗?没事了吧?”她只是担心他出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现在他回来了,知道他没事了,她也就放心了。

        苏奕丞淡淡的朝她点点头,说道:“嗯,都处理好了,没事了?!?br />
        安然微微笑笑,突然想起什么,半撑着要坐起身来,问道:“你晚上吃了吗?是不是忙忘了?”

        苏奕丞笑笑,按着她不让她起来,边说道:“别起来,别担心我,我自己会去弄东西吃?!?br />
        安然摇摇头,摸了摸肚子,俏皮的吐了吐舌,说道:“我也还没吃,我也好饿?!?br />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赞同的说道:“你这么晚了还没吃,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怀孕着吗!这么能饿肚子!”

        安然嘟着嘴吧,说道:“我像等你回来嘛,谁知道怎么也等不到?!?br />
        轻叹了声,苏奕丞摸着她的脸说道:“你不一样,以后别等我,起码别饿着肚子来等我,知道吗?”

        安然点点头,然后扬着笑容说道:“今晚的菜都是我做的,在冰箱里,等一下拿出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味道不错哦?!庇锲锞〈抛院?。

        苏奕丞也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我去热菜,你别起来了,我等一下端过来给你?!?br />
        安然点点头,笑的一脸满足。

        第二天早上再起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去上班了,安然还在刷牙的时候林丽的电话打进来,语气很急。

        “安子,你看到今天网上的那个视频了没有?”

        147YAN照门

        “安子,你看到今天网上的那个视频了没有?”

        “什么视频?”安然有些不解,别说她刚起来,就算起来很久了,她最近因为怀孕的事根本就不开电脑,什么视频不视频的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边的林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有些沉重的开口,问道:“安子,昨天晚上苏奕丞有回家吗?”

        林丽的语气有些凝重,这与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格并不附和。她这样的语气让安然有些不放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林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丽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有些肯定的说道:“昨晚苏奕丞没有回去是不是?!?br />
        “奕丞昨晚有回来?!卑踩凰档溃骸爸皇怯行┩??!彼辜堑米蛲硭辙蓉┍ё抛约夯胤考渥约耗歉鍪焙蛐牙吹氖焙蚴橇愕愣?。

        “呵呵?!绷掷鲈诘缁澳潜呃湫?。

        安然皱眉,“林丽,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和奕丞有关系?”她这样追问苏奕丞昨晚有没有回来,估计是真的同奕丞有关。难道是昨晚真的出了什么事了?林丽口中说的视频是关于奕丞的?

        林丽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低沉着声音说道:“安子,如果可以我并不像告诉你,但是现在这个事现在是闹得整个江城都知道了,就算我不告诉你,别人也会报告你?!?br />
        “到底是什么事!”安然不知道林丽到底是要跟她说什么,但是心里总有种隐隐的不安,有些害怕林丽等一下要跟她说的话。

        “安子,你答应我别太激动,不为别的想,也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绷掷鲇行┎环判牡乃档?。

        “林丽!”安然有些生气的斥道,她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慌怕的厉害。

        林丽住了口,又是一阵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几秒,也许有几分钟,只是当林丽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安然那握着手机的手掌心早已经是汗涔涔的。

        “我说不出口,你自己去网上看看吧,帖子和视频都在江城的论坛上?!钡缁澳潜吡掷龅纳艉艿统?,是安然听得出的沉重,“安子,我们不挂电话,你看了难受的话就跟我说?!?br />
        安然没说话,放下手中拿着的牙杯出了浴室,便直接朝书房走去。

        在厨房里的张嫂见她出来,才想问她要不要给她准备早餐,却只见安然头都不回的直接进了书房。

        当安然开了电脑,看到那论坛上那被人疯传的视频和截图,安然蓦地愣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个画面,那段视频有些混乱,里面的灯光也有些过于昏暗,但是纵使这样,那视频里仍然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里面的男人和女人。

        那视频里的人不是别人,分明就是苏奕丞和凌苒!

        整个人胸口一紧,有说不出的烦闷和疼痛,那握着鼠标的手紧紧的按着鼠标的按键,整个人像是在努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

        这个帖子是一名匿名的网友发上来的,里面不仅仅有一段长达5分多钟的视频,还有多张用手机拍摄,质量并不算太好的照片,照片上只见苏奕丞抱着神志略有些不清醒的凌苒进入一家宾馆。

        帖子是真的火了,早上凌晨3点发上电脑,这才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转发已经高达上万人,而那帖子的下面的留言更是早已经沸腾一片,有看戏的,有谴责的,有起哄的,还有骂人的……

        ‘这个社会,当官的,不是贪污就是嫖娼,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哈哈,苏市长这是要向陈老师学习吗?’

        ‘看视频,苏市长果然很凶猛嘛,估计是老婆大肚满足不了他的需求,憋久了确实很受伤,哈哈哈~’

        ‘畜生,上次看报纸还以为他有多好呢,没想到才多久就出这样的事,他老婆还怀着孕呢!竟然背着老婆干出这样的事!强烈谴责!’

        ‘道德败坏,禽兽不如!’

        ‘人肉人肉,强烈要求人肉那女的到底是谁!’

        诸如此类的留言后面还有很多,甚至多达十几页。

        “安子?”林丽一直没挂电话,久久没有等到安然的回应,林丽不禁有些担心。

        安然看着那照片和视频,像是有一口气堵着自己胸口似得。她不相信苏奕丞会做这样的事,就算才认识半年,但是以他这半年来对她的好和照顾,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他会是这样的人,他对凌苒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拒绝也从来都是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的。

        可是这网上的照片,她不知道该怎么为他开脱来说服自己说上面的人并不是他。因为她认得出那照片上他抱着凌苒进去时候穿着的衣服,确实是昨天他穿着的那套,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就是那一身衣服!

        久久没有得到安然的回应,林丽有些急了,冲着电话有些焦急的说道:“安子?你说话??!你别吓我!”

        安然这才回过神眼睛直直盯着电脑的屏幕,握着鼠标的手力道大得似乎能将整个鼠标给捏碎!听到林丽在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隐隐带着哭腔,这才缓缓开口,只说道:“我没事?!鄙粲行┪蘖?,轻到让人有些心疼。

        “安子……”林丽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告诉她,可是这件事闹的这样的大,就是她不说,也还有别人会来告诉她吧,她不想让她像傻瓜一样最后一个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鼻徉潘底?,安然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屏幕上的照片,嘴角死咬着。

        “安子,我过去陪你吧?!敝站渴怯行┎环判?,她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而且她还怀着孕。

        安然摇摇头,“不用,你上班吧?!?br />
        林丽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没事,我就一闲人,可有可无的,反正,反正也买不了一套房子,我这就过去找你,等我?!?br />
        “林丽?!卑踩磺峄?。

        “嗯?”

        “我相信他的?!卑踩换夯嚎?,看着视频上那昏暗的画面,说道:“我相信他不会这样做,我想亲自问问他,如果他跟我解释,说上面的不是他,说他没有做过这样的事,那么我就相信!”

        “如果他骗你呢?”林丽不忍心戳破打击她的,可是这样的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视频昏暗且不说真假,那照片她找懂电脑的朋友鉴别过,绝对没有ps的痕迹。

        “骗我我也信!”安然语气坚定,“只要他说,我就信!”

        电话那边的林丽没再说话,他当初也曾明知道那个男人心里爱的不是自己也不顾一切的深陷进去,曾经也不止一次的告诉安慰自己,只要他的人在自己身边,那么等到他的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为了这句话,她坚持了10年,最后坚持到没有理由再坚持下去,这才放手离开。

        两人都沉默了会儿,最后还是林丽先开了口,说道:“安子,难受就找我?!?br />
        “嗯?!卑踩坏阃?。

        挂了林丽的电话后安然并没有直接离开书房,只是就保持刚才那样的姿势,愣愣的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上面的照片,眼神有些空洞。

        外面张嫂时不时朝书房的放向看了看,却始终不见安然出来,最后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敲了敲厨房的门,推门进去,问道:“太太,我给你准备早餐吧?”

        安然没应声,眼睛依旧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一动也不动。

        张嫂看有些不对劲,边朝安然过去,边唤道:“太太?”

        待她走到自己的面前了,安然这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她。

        “我给你去做早餐吧?太太早上要吃什么?”张嫂又重复问了一次。

        安然只木讷的摇摇头,说道:“我没胃口?!?br />
        张嫂看出了她的不对劲,有些担心的问道:“太太,你,没事吧?”

        安然转头看了眼电脑,只愣愣的摇摇头,她真的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还是吃点吧,还怀着孩子呢,总不能把孩子饿着?!闭派┎恢婪⑸裁词?,她早上过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出门了,另外这几天一直都有的早餐也没看到了,心想估计是夫妻两吵架了,只能这样劝说道。

        闻言,安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此刻里面的两个小宝贝正在用她们的小拳头在挥舞着,好像是在抗议她饿着他们肚子了。是啊,她自己不想吃,可是肚子里的宝宝也要营养??!

        转过头对张嫂说道:“早上,给我倒杯牛奶吧?!?br />
        闻言,张嫂连连点头,转身出去给她到牛奶去。

        苏奕丞赶回家里来的时候张嫂正好在厨房里给安然热牛奶,在客厅里没找到安然,有些慌张的连鞋子都来不及换,直接进了主卧,却并没有在房间里找到人。

        再出来,问张嫂道:“安然人呢?”

        张嫂有些不明情况,只指了指舒服,说道:“太太在书房?!?br />
        闻言,苏奕丞心里一沉,看来她是已经知道了,捏了捏眉,再问张嫂道:“安然怎么样?”看了个视频,看了那个照片,她相信了吗?

        “太太早上起来就直接进了书房,早餐都没有吃,说吃不下,好不容易愿意吃点了,也只愿意喝牛奶?!闭派┒俗拍歉杖群玫呐D?,这样说道,再看着苏奕丞,劝说道:“先生,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什么事,可是女人在怀孕的时候脾气总是不好一点的,你别跟她较真?!?br />
        苏奕丞朝她点点头,接过她手中的牛奶,说道:“我端进去吧?!?br />
        张嫂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将手中的牛奶递过去给他。

        推门进去,只见安然有些木讷的坐在电脑前,研究依旧还是盯着那屏幕看着。

        苏奕丞轻轻关了门,端着牛奶走到她身边,安然没有转头,以为进来的还是张嫂,只淡淡的说了句,“张嫂,放着吧,我等下喝?!?br />
        苏奕丞轻叹了声,将手中的牛奶放到一旁,半蹲在她身边,轻轻的唤道:“安然?!?br />
        安然一愣,这才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苏奕丞,略是一愣,然后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苏奕丞伸手将拉过她那放在自己腿上去紧紧抓着的手,轻轻的放到嘴边亲吻,呢喃着说道:“就是害怕你会看到误会,所以特地赶回来,想在你没看到之前解释,没想到你还是看到了?!?br />
        安然紧紧咬着唇,手任由着他亲吻着,感觉他那温热的气息洒到自己的手背上,痒痒的,暖暖的。

        苏奕丞抬头,看着她那紧咬着唇,只差要把自己咬血来,皱眉,另一只手缓缓伸过去轻轻抚摸着她的唇,呢喃着说道:“别咬自己?!?br />
        安然这才松了口,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着,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要跟我解释吗?”告诉她说上面的人不是他,他昨晚并没有跟凌苒在一起!

        苏奕丞看着她,眼睛回视着她的眼神,问道:“你相信我吗?”

        安然点头,几乎都没有迟疑,说道:“只要你说,我就相信!”只要他说她就相信,哪怕是骗她的,她也愿意让他骗着。

        闻言,苏奕丞淡淡的笑了,然后看着她肯定的说道:“不是真的,这视频上的人不是我,我没有跟凌苒怎么样?!倍ǘǖ目醋潘难劬?,保证的说道:“安然,我不会背叛你!”

        听到他的解释,安然淡淡的笑开了嘴,点头,说道:“好,我相信你!”她要的很简单,不过是要他的一个承诺和确认。

        苏奕丞也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先吃点东西,等一下我再把事情解释给你听,嗯?”

        安然点头,她说过她要信任他的,夫妻间除了坦白很重要,信任更是必不可少的,相处了半年,他对她的好对她的体贴她点滴都记得,如果说这样的他会背叛她,背叛他们的家庭,这叫她怎样都是不相信的。

        因为对他的全心信任,所以只要他说,那么她就信,没有条件!

        “我要吃你做的?!笨醋潘?,安然淡淡的笑着。

        闻言,苏奕丞认真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突然伸手将她抱住,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回来的路上,他心里有多怕她会指着电脑上的照片来质问他,他甚至想不知道到时候他自己该如何回答,还好,她是信任他的,一点没有怀疑他!知道这一点,他心里的不安和担心全部都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他可以没有顾及的来处理接下来所有的事情。包括查出这次放照片和视频上去的人!还有凌苒,他也不会在姑息!

        张嫂看着他们夫妻两人牵着手笑着从书房里出来,就知道他们是没有事情了,自己也安心的去收拾屋子了。

        让安然做到吧台前,苏奕丞脱了外套直接将挽起衬衫袖子直接开始进厨房为安然准备早餐,安然则端着牛奶,坐着吧台前一点淡笑的看着他那为自己忙碌的背影。

        突然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张嫂过去开门,是林丽,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还是向公司请了假直接赶来了,就怕安然会因为网上的视频和照片而出点什么事情。只是似乎和她想的有些不太一样,苏奕丞竟然在家,现在还在给安然煮早餐,而安然则是一脸幸福的看着他笑着,好像那网上的事根本就不存在,或者是跟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安然看见林丽过来,有些不赞同的说道:“不是让你不要过来了嘛,怎么又过来了!”

        林丽看了她眼,小声的嘀咕说道:“还不是担心你?!比缓笥挚戳丝闯坷锏乃辙蓉?,小声的问安然道:“他都跟你解释清楚了?”

        安然点头,说道:“他说那视频里的男人不是他,我相信他?!?br />
        “那照片呢?”照片她可是找人鉴定过,绝对没有ps的痕迹。

        “就算那照片是真的,他真的抱着凌苒进了宾馆,我也相信他是有原因的,而且并没有做别的什么?!弊房戳搜勰歉龌乖诔坷镂遄偶Φ暗哪腥?,再转过头看林丽,说道:“林丽,我相信他,相信他不会背叛我和这个家!”语气是无比肯定的,坚定的像是让人无法动摇。

        见她这样说林丽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自然也是想安然好的,也是希望那网上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安然,先吃早餐?!彼辙蓉┒俗旁绮凸捶诺桨踩幻媲暗陌干?,看着林丽,淡笑的点点头,“林小姐?!?br />
        林丽看了他一眼,只冷淡的点点头,再看安然一脸幸福满足的吃着他做的早餐,整个人一点异样都没有,自己也放心了,起身道:“既然你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br />
        安然笑笑,“本来就没事,是你瞎担心?!?br />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再转头看着苏奕丞略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你最好是好好的解释清楚,要是让我知道你欺骗我们家安子,敢欺负她的话,我才不管你什么市长还是书记的,我一定饶不了你!”

        苏奕丞只笑着点头,“好?!?br />
        “你赶紧走吧,业绩不好还每天请假摸鱼的,小心被炒鱿鱼!”安然揶揄她说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绷掷霭琢怂?,然后摆摆手,“走了走了,不看你们夫妻俩腻死人的恩爱秀了?!?br />
        安然并不在意,只对着她的背影喊了声让她路上小心,然后直接就顾着吃自己的早餐了,刚刚没有胃口,现在却因为有了苏奕丞的保证,竟然胃口大开了。

        苏奕丞礼貌的送林丽到门口。

        林丽在转身离开的时候转过头看着他严肃的说道:“我找人鉴别过那些照片,并不是电脑合成的,应该是真的吧,昨天你确实抱着那个女人进了宾馆,对吧!”

        苏奕丞坦然的看着她,点点头,“照片是真的,但是视频上的人不是我?!?br />
        “我也不想问你原因,安然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安然对你的信任?!绷掷鼍娴乃档?。

        苏奕丞点头,“我保证?!彼靼装踩恢拔裁茨敲丛谝饬掷龅氖?,几次心情不好也都是为了林丽多,现在看着林丽,他倒是有些明白了,因为林丽对她就如同她对林丽一样的,两人都把对方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来认真的对待着。

        林丽没再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苏奕丞关门进去,安然还坐在沙发上吃着那早餐。

        上前在她对面坐下,擦拭去她粗心而沾到嘴角的酱汁,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刚像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郑秘书来的电话,说已经发声明出去,关于这件事政府方面表示会追查到底,而网上的视频和照片也全部封锁删除。

        待挂了电话重新坐到安然面前的时候,安然已经吃完早餐。

        苏奕丞看着她开口说道:“那视频是假的,里面的人不是我?!?br />
        安然点头,“嗯?!彼?,她就信,这不仅仅是信他也是相信自己。

        “但是那照片是真的,昨晚我确实抱着凌苒进了那家宾馆?!彼辙蓉┛醋虐踩坏难劬?,一脸坦然的说道。

        148缘由

        “那照片是真的,昨晚我确实抱着凌苒进了那家宾馆?!彼辙蓉┛醋虐踩坏难劬?,一脸坦然的说道。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她接着往下说。

        苏奕丞站起身,做到她身边去,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抓在手心,缓缓的开口将昨晚的事全部都如实告诉安然。

        原来昨天准备下班的时候临时被张书记叫去了办公室,当苏奕丞再从张书记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凌苒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看着他的样子似笑非笑。

        苏奕丞本能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她略有些不悦,直接拿着手中的文件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便开口说道:“我想下次的话我该正式的通知郑秘书,你凌苒下次再来找我,可以直接挡在门外?!?br />
        凌苒娇笑着,也不恼,掠了掠那头富有风情的大波浪,笑着朝他过去,手撑在办公桌上,那v领衫将那胸前的分光若隐若现的展示在苏奕丞眼前。

        苏奕丞有些厌恶的瞥开眼去,并不去看那有些香艳的画面,只冷冷的说道:“请自重?!?br />
        凌苒并不在意,看着他略有些妩媚的笑着,说道:“阿丞,你心里还想着我的吧?!?br />
        苏奕丞只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我不记得我给过你这样的暗示?!?br />
        凌苒笑,再他办公桌前坐下,双腿勾坐着,说道:“那天你愿意带我去见严力,不就说明了一切嘛?!?br />
        “我记得我跟你说的前提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彼辙蓉├渖档?,拿过那整理好的公文包起身准备离开。

        见他要走,凌苒上前拉着他的手,才想更上前一步,手却已经被他不留情面的抚开,冷声说道:“凌小姐请离开吧,我准备下班了?!?br />
        凌苒对于他的拒绝也不气也不恼,只耸了耸肩膀在随他出了办公室。

        苏奕丞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郑秘书还没有下班,正在整理着明天要用到的文件和资料,凌苒和苏奕丞一前一后从里面出来,苏奕丞在经过郑秘书的办公桌前的时候,直接跟郑秘书说道:“郑秘书,以后凌小姐再过来找我,直接帮我拒绝了,我跟她没有什么可说的?!?br />
        郑秘书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苏奕丞会这么直接挡着凌苒的面这样说,而前面的凌苒也顿住脚步,脸色略有些青,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是要不高兴的。

        苏奕丞并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直接提着包朝办公室门口出去。

        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因为晚上跟安然有约,苏奕丞走的很急,大步的从市政府大楼朝那停车场过去。

        身后凌苒踩着近10公分的高跟鞋,有些吃力的小跑追上去,拉着苏奕丞,说道:“苏奕丞,你刚刚那算什么意思!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苏奕丞微微皱了皱眉,冷漠的抚开她的手,看着她面无表情,语气也好无一点温度的说道:“你觉得呢?我刚刚的话还说的不够明显吗?”

        凌苒脸上有些受伤,看着他不停的摇头,有些委屈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我们明明以前那么好过!”

        一点没有因为她脸上的委屈而心动心生怜惜,苏奕丞只是冷漠的开口,说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既然是过去的事,再这样反复纠缠还有什么意义?!彼永床皇且桓龌崃袅祷钤诠サ娜?。

        凌苒摇头,上前像抓住他的手,却别他侧身闪开,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看着苏奕丞就像不受控制的从脸色滚落下来,说道:“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就因为我错了一次,所以就一定要判我死刑吗?苏奕丞,你好狠,你甚至连让我上诉的机会都没有,你这样对我会不会太残忍了点!”

        苏奕丞转过身离开,实在是不想跟她说这样没有意义的话题,这个话题早在7年前就该结束了,现在再来老话重提,他没有那么多余的时间。

        “苏奕丞,你别走!”身后凌苒追上前去,像拉着他的手却直接被他并不客气的甩开,整个人因为脚上的鞋跟太高,差点就摔到了地上,苏奕丞则头也不会的直接朝自己那停着的车子过去。

        将手的公文包直接放到副驾驶上,坐进驾驶座,苏奕丞有些习惯的松了松那戴了一天的领带,然后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边朝大门口出缓缓开去,门口的门卫第一时间将那铁门打开。边拿过那刚刚从办公桌上拿过放到口袋里的手机,想给安然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到,这才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显示,原来安然早在刚刚之前就打过电话给他。

        “??!——”

        心想她一定是着急了,才按了回拨,抬头电话还没有接通的那一瞬间,突然只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惊叫,猛抬头,只见凌苒在他车前倒下。

        “该死!”车内苏奕丞低咒一声,直接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一边,忙将车子停下,开门下车去。只见凌苒整个人摔在地上,额头磕破了口子,血从那伤口流出来。

        身后传达室门卫也闻声从里面跑过来,看着苏奕丞有些问道:“苏市,这,这是怎么回事???”他都有些弄不清楚,怎么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这就撞上了,他刚刚还看着那个女人走出去呢!

        苏奕丞顾不上说话,将地上的凌苒扶起,拍了拍她的脸,边唤道:“凌苒,凌苒,醒醒,听到我说话吗?”

        怀中的凌苒只闭着眼,任凭他叫就是没有反应。额头的伤口不大,却不断有鲜血流出来。

        苏奕丞刚刚在打电话,一点也不知道凌苒是什么时候跑到他的车前又怎么被撞上的,也不知道自己这装上的力道到底重不重,不过看现在这样人都还昏迷着,想来这撞击力应该是不小的。

        只揽腰将凌苒抱起,跟一旁的门卫说道:“帮我把车门打开?!?br />
        那门卫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北咚底疟呱锨敖辙蓉┠呛笞某得鸥蚩?。

        苏奕丞抱着凌苒让她卧躺在后面,然后直接重新绕过车头直接上车,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凌苒,直接发动车子朝市医院开去。

        当苏奕丞车子就要开到医院的时候,后座的凌苒幽幽转醒过来,慢慢的爬坐起身来,手按着额头,有些痛苦的说道:“好,好疼……”

        苏奕丞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说道:“忍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br />
        凌苒似乎这才反应清醒过来,看着前面开着的苏奕丞,说道,“阿丞,我头好晕?!?br />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将方向盘打了个圈,然后直接的门诊大楼前停下。

        下车开了后座,看着她问道:“可以走吗?”

        凌苒看了他眼,摇摇头,说道:“脚好痛?!?br />
        闻言,苏奕丞也没有办法,只重新将她揽腰抱起,朝门诊大楼进去。

        靠在他怀里,凌苒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有些满足的靠在他的胸口,轻轻的说道:“阿丞,你多久没有这样抱过我了?!?br />
        苏奕丞没有说话,只看着前面,表情一脸的冷霜严肃。

        “阿丞,我好想你?!绷柢矍崆岬乃底?,整个人更往他的怀里蹭了蹭。

        直接将抱到急诊室里,因为是晚上的关系,急诊室的人并不多,值班医生闻声过来,细细的给凌苒做了检查,其实并无大碍,额头上的山口并不大,也不深,并不需要缝针,擦上些碘酒也就没有多大问题了。至于脚上的伤,是略微有些红肿,初步断定也就可能是扭伤的原因。

        擦碘酒的时候要清洗伤口,当护士筱婕拿着酒精给凌苒清洗的时候,只听见凌苒有些夸张的叫着,手不停的朝苏奕丞那边伸着,脸上也是一脸的委屈。

        苏奕丞无动于衷的站着,并没有朝她过去,只向一旁站着的医生询问了下情况。

        待处理好额头的伤,上完药之后,凌苒还是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还是去拍了片子,另外连带脚上的扭伤也去拍了片子。

        虽然是小伤口,在医生的建议下还是安排的凌苒打破伤风,在挂点滴的时候苏奕丞提出让她打电话给她家里的人,让凌夫人或者凌琳来照顾她。

        但是凌苒拒绝了,一口咬定说母亲和妹妹因为爸爸的事到处奔波着,现在直接去省里看有没有朋友能帮忙了,并不在江城。

        苏奕丞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11点多了,想给安然打给电话,掏了掏口袋这才响起自己的手机刚刚好像留在车里了,现在并不在身边。起身想出去找手机给安然打电话,可这才刚起身想走,那坐在输液大厅里的凌苒就大声的叫到,有些紧张的问他说是不是想把她丢下。

        苏奕丞解释,说只是出去打一个电话。

        但是凌苒不听,整个人情绪有些激动,边叫着边指责着说:“苏奕丞,我弄成现在这样你想把我扔在这里不管吗!别忘了,是你的车子撞到了我,难道你想不用负责吗!”

        虽然是晚上半夜,但是输液大厅里还零星的坐着几个人,原本在输液大家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凌苒这一叫,直接把他们的睡鬼都给下没了。大家纷纷朝这边看过来,其中还有一个中年大妈看着苏奕丞有些责备的说道:“小伙子,你这样太不像话了,把人给撞了人家没有追究你责任已经很好了,你还不给人家看病,做人要有道德,你这样太没有道德了!”

        其他的几人也芬芬应和着,有人甚至还特地来看住苏奕丞,说是替凌苒将这肇事者给看住别让他给跑了。

        苏奕丞真的是有口难辨,只能无奈的坐到一旁,陪着凌苒两那点滴给挂完。

        拍过片子显示凌苒额头只是轻微擦伤,并没有什么脑震荡之类的,另外脚伤也只是扭伤,并没有上到筋骨??墒橇柢垡谰砂醋磐匪底约禾鄣睦骱?,对此医生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说机器并不会骗人。

        苏奕丞看了眼凌苒,转头对那值班医生说道:“医生,你给她安排住院吧?!彼娴氖敲挥惺奔淅锤柢酆南氯?,她真的头疼难受直接留院好了,反正医生和护士都在。

        值班医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凌苒,劝说道:“按她这种情况根本就可以不用住院,再说现在住院的床位本来就紧张,好些病人到现在还没有排山床位直接住在走廊上,如果你们这样非坚持说在留着住在医院里看会比较安心的话,那我可以给你安排走道上的床铺?!?br />
        闻言,苏奕丞没说话,只是转头看了眼凌苒,只见凌苒嘴角抽搐,说道,“不用了,也许明天早上就不疼了,我还是回家吧?!?br />
        苏奕丞没发表任何意见,只从医生手上拿过单子然后直接去给她取了药。

        再回来的时候,凌苒依旧说自己脚疼的厉害,实在是走不过去。

        苏奕丞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揽腰将她抱起,出了医院。

        坐在车里,苏奕丞刚像调转车头开车送凌苒回去,突然只听见车上的凌苒开口说自己已经不住在那里,已经搬走了。

        苏奕丞看了她眼,并没有多问,只问她现在住的地址。

        凌苒随口说了一个地址,待苏奕丞将车子开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她说的地方是一间并不大的小宾馆,皱眉转头看了她一眼。

        凌苒的目光有些闪烁,只说道,“别这样看着我,我之前的住的地方还不是我爸他暗地给我买的,他现在下台了,我还能回的去吗?早就被查封了,现在我们一家三人只能挤到这个小宾馆里面?!?br />
        苏奕丞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想许多,他现在最想的是赶紧回去找安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下车开门将凌苒环抱起来朝宾馆走去。

        在上楼梯的时候,凌苒故意在他耳边吹着气,说她自己一个人晚上会害怕,那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那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他胸口前来回的动着。

        苏奕丞直接在楼道上停住脚步,冷眼看了她一眼,语气冷到冰点的说道:“凌苒,你信不信我会直接把你扔在这里?!?br />
        闻言凌苒这才撇了撇嘴,不敢再乱动。

        直接把她送到宾馆房间门口看,苏奕丞没有进去,甚至连头也不回的直接就飞跑着下了楼梯。一点也不理会身后凌苒的叫唤。

        当再坐到车上找到那之前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手机,刚像给安然打电话,可是看了看时间太晚,最后还是放弃了,然后没有多耽误多留一分钟,直接发动车子开回了家,这次一向遵守交通规则的苏市长车速开的略有些超标。

        苏奕丞将昨晚的一切全都同安然说了一遍,然后静静的拥着她,许久没有说话。

        安然一如刚才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相信你的?!?br />
        闻言,拥着她的苏奕丞嘴角淡淡的笑了笑,拥着她的力道明显比刚刚加重了不少。

        又抱了一会儿,安然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看着他有些担心的问,“这次的事闹得这样的大,对你会不会有影响??!”

        苏奕丞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只说道:“不用担心,我可以处理?!?br />
        安然轻叹了声,摇摇头说道:“你说这视频和照片会是凌苒发的吗?”听他这样说,好像一切都是被凌苒设计好似得,那个时候去那宾馆,却这么巧直接被人撞见还拍了照片,而且照片的每张角度都抓得那么的准,好像是根本就事先知道他们要从那个角度过来似得。

        “除了她,我像不出另外还会有谁?!币残泶铀フ宜锩λ盖椎氖焙蛩鸵丫谀巧杓坪靡磺辛?,昨天晚上故意找他,因为前天的事郑秘书对她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直接让她进了办公室,然后故意跟他说那些,甚至还故意冲出来给他的车子撞,明明只是轻微的擦伤却故意装作昏迷不醒,创造一切条件让他最后这样抱着她去宾馆,然后早在那边安排好人对准角度来偷拍照片。

        “可是那样的视频,传出来对她也不好吧?!北暇故桥?,传出那样的视频,这以后出去还怎么见人啊,她真的想不明白,凌苒怎么能做到这般,连直接的名声也全都不要了,就为了报复?那这的报复就算是成功了那又能怎么样,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比原来还要多得多吗?

        苏奕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笑说道:“好了,不想了,这个事我会解决的,只是最近你别出门,外面估计记者媒体什么的都要追着跑?!?br />
        安然点点头,“嗯,我知道了?!彼底?,重新又靠在他的胸前,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的坐着。

        苏奕丞今天没有再去办公室,直接跟郑秘书电话联系着。郑秘书说他今天已经接了上百个电话了,全都是关于这网上那视频和照片的。虽然那帖子在早上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及时给封锁删除了,但是早在封锁之前已经被上万的人转发下载过,而现在几乎整个江城都在讨论这江城市长的艳照门的事情,而现在早已经不仅仅只是在论坛上讨论,而是被某些网友直接转发到微薄上面,这样一来,这事情发展之迅速一下扩展至全国。

        有些人人肉搜索出视频中的女子就是凌苒,不仅仅是将凌苒的身份背景给查个一清二楚,甚至连苏奕丞和凌苒两人早几年前的那段往事也被彻底挖了出来,可是说这件事的发展快到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这样的事情爆出,让整个江城甚至整个中国都哗然了,网上那照片被疯狂转发,网友的更是有激动谩骂的,也有围观看戏看热闹的,还有站在上帝的角度来谴责的,可谓是众生百态应有尽有。

        而政府方面则在第一时间发表了声明说那视频中的人绝对不是苏奕丞,另外特别注明这件事已经转教给公安局,对此市政府一定要彻底追查到底。

        另外张书记也在第一时间给苏奕丞打了电话,先是斥责他一点都不注意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另外通知他在这件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要先停掉他手上的一切工作。

        苏奕丞没有意见,但是强调那上面的人并不是自己。

        安然站在窗口,皱着眉头看着眺望看着楼下,小区门口可以明显看到那听着的新闻车,媒体记者们埋伏在楼下,为的就是等他们出去然后蜂拥而上让他们发表一下对于此事的看法和意见。

        轻轻叹了一声,还没转身,直接落入那个熟悉的怀抱。那温热的气息洒到她的耳畔,问道:“看什么?”

        整个人放轻松靠在他的怀里,轻笑着说道:“看那些为了工作我守在我们楼下的人?!?br />
        “过几天这事情的热度散去了,他们也就散了?!彼辙蓉┣崆岬乃档?。

        安然点点头,只说道:“只是不方便了张嫂,她每天还要来回,总是要被问东问西的?!?br />
        “嗯?!彼辙蓉┑阃酚α松?,“张嫂——”

        这才像开口说什么,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放开安然,将手机拿出,来电显示着‘家’,是大院那边来的电话。

        “应该是妈来的电话?!笨戳搜郯踩?,苏奕丞直接接起电话。

        “喂?!?br />
        “唉?!钡缁澳潜咔剀恐刂氐奶玖艘簧?,然后开口说道:“阿丞,你马上回来一趟,你爷爷和你爸爸有事要问你?!?br />
        “好?!彼辙蓉┲苯佑ι?,其实当看到来电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通电话要说的内容了。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