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133——136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133再见严力

        有了苏奕丞的保证,那些村民答应如果赔偿的拆迁款是合理的,他们到时候一定配合拆迁工作,一定不会给他们找麻烦。

        待送走那些村民,苏奕丞再朝拆迁工人过去,周翰见他过来,率先表态说,“对于这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我会全部负责?!?br />
        苏奕丞看着他,点点头,只说到:“那就麻烦周总了?!笨戳丝此砗蟮牟鹎üぷ魅嗽?,说道:“有些事你跟他们再强调下吧,我不想下次再出现的这样的事情?!?br />
        “嗯?!敝芎驳愕阃?,看了看时间,只说道:“抱歉,我公司还有些事,先走了?!?br />
        苏奕丞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那边童文海已经了解好情况朝他这边过来,看着苏奕丞招呼道:“苏副市长?!?br />
        苏奕丞转头看着他,嘴角半勾,饶有趣味的说道:“童局长?!?br />
        童文海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转过头看着这有些吵乱的警察局,说道:“每次拆迁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br />
        苏奕丞点头,同他并排站着,看着同一个方向,手负在身后,手指轻轻的弹着,然后只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刚才询问了下那些村民,他们似乎对于拆迁款项的问题有些不满?!?br />
        童文海一怔,手有些紧了紧,脸上也闪过一丝的不自在,只说道:“一直以来,拆迁款项总是不能让人满意的,大家都想多拿?!?br />
        “是吗?”苏奕丞转过头看着他,“我记得这次拆迁款项是由童局长负责的吧?”

        童文海身上微微一震,很细微,却并没有躲过苏奕丞的眼睛。

        转头看着苏奕丞,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再怀疑我吞了拆迁款吗?”双手紧紧的攥握着,那脸上的表情是愤怒的,语气是不满的,非常不高兴他的质疑。

        苏奕丞轻笑着,“我什么都没有说,童局长你紧张什么?”

        童文海有些僵硬的转过头,不看他,只冷硬的说道:“我没有紧张?!?br />
        苏奕丞看了他眼,淡笑的转过身准备离开。

        就在苏奕丞准备走的时候,郑秘书正好从外面进来,问道:“都安排妥当了吗?”

        郑秘书点头,回道:“嗯,已经妥了?!?br />
        苏奕丞颔首,抬步准备跟郑秘书离开。

        却在苏奕丞准备走的时候,身后的童文海突然出声叫住他,“等一下?!?br />
        转过身看他,苏奕丞有些疑惑的问,“童局长还有事?”

        童文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有些不太自然的问道:“安然,安然她还好吗?”

        苏奕丞脸上一冷,那有些疏离的淡笑一下被冷漠所代替,只冷硬的说道:“好与不好应该与童局长没有关系吧?!彼低?,看也不看他,直接转身离开。

        一旁的郑秘书有些看不明白,奇怪的看了童文海一眼,朝他点点头,转身追着苏奕丞的脚步出去。

        苏奕丞的脸色不好,冰冷的似乎能将周边一米内的东西给冻住,走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郑秘书实在是没有忍住自己心里的好气,便问道:“苏市,刚刚你和童局长——”

        郑秘书还没问完,只见苏奕丞停住脚步转头看他,那眼神绝对说不上和善,凌厉的有些慎人??吹闹C厥榛肷聿蛔栽?,只干笑的说道:“没,没什么?!?br />
        苏奕丞这才将目光收回,走了几步,突然又顿下脚步。

        “怎么了?”郑秘书有些不明所以。

        沉默了会儿,只听见苏奕丞开口说道:“你去查一下关于这次拆迁款的拨放,另外查想办法差一下童文海最近都和哪些人接触?!?br />
        郑秘书虽然不太明白用意,却还是点点头应下,“好的,我知道了?!?br />
        苏奕丞电话进来的时候安然正在跟着张嫂学着制作小蛋糕,说晚上让她陪他一起出息一个饭局,是张书记大寿,晚上要宴请吃饭,出席的人并不多,只是请了几位市委里的领导班子到家里一起吃一顿便饭。无需盛装出席,也无需红包送礼。

        张书记的太太特地交代苏奕丞得带安然过去,其实张家和苏家算是世交,两家人认识三十多年,当初张书记和苏文清是战友,只是张书记后来专业出了部队,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不过两家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秦芸和张夫人也是闺蜜好友,有时候经?;故且赐抛拥?,而待苏奕丞,张家夫妇没有孩子,更是当自己儿子似得看待。而这次苏奕丞突然结婚,没有婚礼没有酒宴,而苏奕丞的工作性质又忙,所以一直以来感觉安然就像是被藏起来似得,她一直想见,却都没机会,所以这次借着张书记生日的事,特别嘱咐苏奕丞一定要带安然过来。

        虽然不用盛装出席,但是当苏奕丞回来的时候安然已经换好衣服,一套淡粉色的洋装,其实洋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但是却能很好的衬托出安然那温婉的气质。长发披肩放着,头上没有一点装饰,

        苏奕丞笑着朝她过去,在她脸颊亲吻,然后小声的笑她耳边说,“真好看?!?br />
        安然有些娇羞,低了低头,再抬头的时候却有些埋怨的看着他,“怎么也不早点说,我也好准备礼物什么的,现在时间这样赶,都没时间去买礼物了?!?br />
        苏奕丞只轻笑的拉过她的手出门,边说道:“没关系,张书记和张夫人不会介意的?!?br />
        “那也会不好意思啊,人家生日请客吃饭,我们却两手空空的连一个礼物都没有,那我们这不去蹭吃蹭喝去了嘛?!卑踩恍∩泥止咀?。

        “没事,张夫人说了,把你带过去就好了?!彼辙蓉┪兆潘氖纸艚暨谑中?,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

        安然皱了皱眉,转头问他,“嗯?我是礼物吗?”怎么越听越奇怪的感觉呢。

        “哈哈?!彼辙蓉┐笮?,拉着她直接进了电梯。

        晚宴就设在张书记的家里,苏奕丞带着安然到的时候,里面客厅里已经坐了好些人,多是市委里的领导班子,见苏奕丞过来,起身招呼着,看到他一旁站着的安然,都笑说苏奕丞金屋藏娇,不声不响的结婚,不声不响的藏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还宝贝的什么饭局都不带她出来,今天托张书记的福,总算是见到人了。

        屋里张太太端着水果出来,看到苏奕丞夫妇,脸上的笑容就跟乐开了花似的,放下手中的水果边拉过安然这左看看右看看的,不住的点头。

        安然被看的有些不自然,朝苏奕丞那边看看,只见他笑着同她点点头。然后就突然莫名的安心了,知道他就在这,离自己不远。然后顺从的直接被张太太拉到一旁,两人唠了好一会儿。

        其实今晚来得人并不多,都是凑起来也才一桌人,凌川江是最后一个到的,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开席吃饭。转头别有深意的看了苏奕丞一眼,然后直接转开头去。

        今晚的菜也都是家常菜,不过道道都是心意十足,每一道才都是张太太亲自下厨,保姆给打的下手。今晚虽然是酒宴,但是桌上并不见酒,主要是考虑到张书记前一段时间刚动过手术出院,现在医生嘱咐,以后这烟酒都得给戒了,所以张夫人直接下令这家里是禁烟禁酒。

        安然坐在张夫人旁边,左手边坐着苏奕丞,因为知道安然怀孕了,张太太还特地熬了鸡汤给安然一个人开小灶。大家说笑饮料喝的正欢的时候,保姆跑来在张书记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张书记眉头皱了皱,点点头,朝保姆说道:“让他进来吧?!?br />
        大家似乎看出了些什么,气氛一下安静了下来。

        有人问道:“书记,出什么事了?”

        张书记摇摇头,没说话。

        安然转头看了眼苏奕丞,只见他朝她淡淡的笑了笑,桌子底下,伸手将她的手握住。

        没一分钟,只见严力进来,笑着看着张书记说道:“老张啊,你今天生日怎么能少了我呢?!?br />
        张书记看了他眼,只说道:“你我是万万不赶请了,请了你,没准我这里谁要倒霉,你就每天盯着我这看着就是了?!?br />
        严力大笑,说着,“那倒也是,今天我来随便喝你一杯酒之外,我倒真的是来找麻烦的?!彼底?,直接将目光转头看向在做的领导班子各位成员。

        对上苏奕丞,时间还多停留了几秒,安然还在对上次的事有些心惊,看着严力那桌子底下抓着苏奕丞的手不禁紧了紧。

        苏奕丞转头看她,拍了拍她的手,安抚的朝她笑笑。

        严力将目光最后停在了凌川江的身上,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凌市长,怎么样,跟我走一趟吧?!?br />
        凌川江盯着他,并没有起身,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不明白严组长找我有什么事?!?br />
        “具体什么事这里就不好说了,你先跟我走一趟吧,我的人都在外面等着呢?!毖狭涞乃档?。

        凌川江看着他又沉默的在位置上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跟着他出去,只是经过苏奕丞身边的说话略停了脚步,只说道:“算你狠?!?br />
        134妊娠反应

        那天的晚宴因为严力的出现和凌川江的被带走弄得有些无疾而终,最后大家同张书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边草草散场了,苏奕丞被张书记直接叫进了书房,而安然则被张太太拉着在客厅说着话。

        书房里,张书记负手而立,站着窗口看着窗外,而苏奕丞则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身后,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

        今晚的月色很美也很亮,弯弯的月亮旁边点缀着些许的星光,有些清冷的美美丽。

        就这样站了许久,轻叹了声,张书记才缓缓的开口,“再过几年,他也该退下来了,何必呢?!庇锲锎懦林?,说不出的那种烦闷。

        “他并不这样想?!彼辙蓉┲坏幕氐?。

        张书记转过头,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气恨他上次给你摆了一道?!?br />
        “我递上去的材料都是真实的,并没有做半点假?!彼辙蓉┙馐偷?,“张叔,并不是说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招惹我,有时候权利就是这样一件诱惑人的东西,他怕我妨碍到他的利益,所以想尽办法想把我除掉,我不可能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别人来宰杀我?!?br />
        张书记看着他,最终摇摇头,“罢了?!彼土璐ń彩抡饷淳?,可以说凌川江是由他一手带起来的,他自然是知道他的一些处世为人的,其实对于他的一些错误他也是知道的,之前还有找过他谈过思想工作,毕竟这么多年谁都不容易。

        “铃铃铃——”

        张书记书房里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再看了眼站着的苏奕丞,轻叹口气将电话接起,电话是凌夫人打过来的。

        苏奕丞看了他眼,朝他点点头,只说道:“张叔,那我先回去了?!?br />
        张书记只点点头,朝他摆摆手。

        再出来的时候安然和张夫人在客厅里正起劲,张夫人拉着安然的手边说边轻轻的拍着,两人脸上都是带着满脸的笑意,看的出来很高兴。

        见苏奕丞出来,张夫人看着苏奕丞笑骂道:“你这个阿丞,就知道把老婆藏起来,要不是我今天一定要你带安然过来,你是不是还要给我藏着啊?!?br />
        “没有,安然她脸皮薄,害羞?!彼辙蓉┬ψ懦枪?。

        “去,安然跟我聊的可好了,是一见如故?!闭欧蛉嘶固氐刈房戳丝窗踩?,征询的问道:“安然,你说是吧?!?br />
        安然笑着点头,说道:“嗯,我跟阿姨一见如故?!?br />
        苏奕丞没趣的摸了摸鼻子,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在过来的路上拉着他问张阿姨人怎么样,好说话不,和蔼不会之类的。

        送着苏奕丞和安然两人出院子,张夫人心里还有些不舍得,也许是没有孩子的关系,家里整天冷冷清清的,也没有真正热闹过。

        拉着安然的手,不舍得让她走,说道:“安然啊,要不你们俩晚上留下来住一晚吧,反正家里房间也多?!?br />
        安然好笑的看着她,说道:“阿姨,我以后再来看你吧?!?br />
        张太太有些失望,却也只能点点头。并一再的叮嘱他们路上开车小心,慢点开。

        坐在车里,安然看着他,忍不住的问道,“那个凌市长的事跟你有关系?”她刚刚清清楚楚的听见凌川江说算你狠,这话那时候身边没有别人,明显就是对苏奕丞说的。

        苏奕丞转头看了她眼,转过头继续看着前面的路况,只淡淡的点头,说道:“我递的材料?!?br />
        安然点点头,有些沉默,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面,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官场是不是就是这样,他陷害来你揭发过去,反正谁都别安生?!?br />
        苏奕丞轻笑的摇摇头,他知道她又想多想偏了什么。疼出只手,握住她的,没有转头,问道:“又在胡思乱想了?”

        安然转头看着他,手紧紧的回握着他的,“你今天揭发他,明天会有人来揭发你吗?还会像上次那样?”她自己都发现,似乎怀孕之后自己就特别的容易的多愁善感,动不动就要胡乱担心什么。

        苏奕丞有些被她打败,看了她眼,知道不现在回答她她这一路都得胡思乱想下去,索性直接将车子停到一边,拉过她的手好好端详着,放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下,然后再抬头看着她,问道,“安然,在你眼里我是一个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安然摇头,看着他有些不解,他很优秀,这是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并且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你还为什么要为我当下有人会揭发还是陷害?”说着,苏奕丞有些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我只是怕还会像上一次那样?!笨醋潘?,安然小声的嘀咕着。

        “傻瓜?!贝笳迫嗔巳嗨耐贩?,“上次是他们故意找茬陷害,完全没有的事情,我没有放过原则性错误,我们根本就不用怕。调查组他们也要根据所提供的线索而进行调查的。没有人会贸贸然的只凭材料而直接来判定的,调查等一切都还是需要的?!?br />
        “真的?”安然不确定,还有些半醒半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彼辙蓉└隙ǖ拇鸶?,再伸手抚触着她的脸,同她说道:“安然,相信我,上一次那样是意外,有了那次的教训,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让别人有机可乘?!?br />
        安然认真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定定的点头,小声的嘀咕着,“其实我都知道的,也都相信的,却总还是忍不住要胡思乱想?!?br />
        苏奕丞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手轻轻的拍着她,柔声的在她耳边同他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br />
        “嗯?!卑踩换乇ё潘?,力道稍稍有些用力。

        有时候新闻媒体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群体,即使多方面封锁消息,他们总还是有能力将消息挖掘出来。关于凌川江被纪委调查的事在几天之后被‘江城都市报’给全面爆了出来,甚至连调查的进度,凌川江利用公职之便收受他人贿赂近500多万元,其中还牵扯出了好些本事的企业,这样的消息被爆出全市一片哗然。

        苏奕丞依旧在忙着科技城的事,而科技城的各个项目的投标也逐渐上了正轨,所以相对于之前,也不至于总忙到见不到人。

        不过苏奕丞倒是慢慢的闲下来了,安然这边那一直不太明显的妊娠反应突然强烈了起来,整个人没什么胃口,闻到点味道就吐的厉害,原本张嫂三天来一次的,现在因为安然的妊娠反应严重,而苏奕丞这边又得上班,现在只能让张嫂天天过来照顾着了。

        秦芸和林筱芬也还是会隔天给她送些鸡汤过来,之前喝鸡汤还挺好的,可是现在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有些受不了,直接跑到洗手间又是一通好吐,这吓得秦芸和林筱芬都不敢再送烫过来。秦芸也不知道是哪里听过来,说吃鸽子蛋对孕妇好,所以不送汤之后隔个几天总要送一袋鸽子蛋过来,然后陪着安然聊个大半天。因为考虑到苏奕丞的工作忙,而安然一个人也不放心让她独自出门,林筱芬则时不时总要煮点安然爱吃的给她提过来。

        怀孕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口味,以前喜欢的,现在看到问道味道就受不了,以前不喜欢的,现在却有事总是莫名其妙的想吃。但是总归还是没有胃口多,嘴巴淡淡的,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吃的少,吐得多,这样一个星期下来,安然倒也不见胖起来,反而一下瘦了好几斤下来??吹乃辙蓉┲敝敝遄琶?,别说有多心疼。

        这晚苏奕丞参加饭局回来,安然已经睡了,闭着眼侧身躺在床上,手放在他的枕头上面。

        看着她这几年明显消瘦的脸,下巴都尖了,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

        然后轻轻的掀开她那盖在身上的薄被,大掌覆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来回抚着,小声的说道:“宝贝,别折磨妈妈,爸爸会心疼的?!北咚底?,边轻轻的俯身下去,将耳朵贴在她的小腹上面,继续轻轻的说道:“你现在要好好吃饭,不可以挑食,以后等你出来的时候,爸爸再给你买好多好吃的?!?br />
        “呵呵……”笑声从苏奕丞的头顶上方传过来,有些清脆,有些悦耳。

        苏奕丞抬头,这才看见安然已经醒来,正睁着眼睛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起身探头过去亲吻她的唇,好一会儿才放开她,伸手为她梳理有些乱掉的头发。轻声略有些抱歉的说道:“吵醒你了?”

        安然轻笑着摇摇头,转头看了眼时间,再看他有些心疼的说道:“又这么晚?!?br />
        没有接她的话,也没有先去洗澡换衣服,直接脱了鞋袜,脱了西装外套,直接上床拦臂将她拥到怀里,让她枕在自己的胸膛。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问道:“今天吐得还厉害吗?”

        靠在他怀里,安然点点头,缓缓的闭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突然想到什么,轻笑出声,伸手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胸口,说道:“哼哼,都是你不好,我这样还不都是你的‘小情人’害的?!迸屡奶鬯?,下手根本没有拍重。

        苏奕丞闷笑,将她搂得更紧,主动承认错误,说道:“嗯嗯,是我不好?!?br />
        “算了,原谅你了,看你的认错的态度还不错?!卑氪殴?,某人故意说得很大方。其实,肚子的除了是他的‘小情人’,又何曾不是她的宝贝呢。

        苏奕丞也没去反驳她,顺着她,只要她高兴就好。不过抱着她,才知道她最近有瘦得多厉害,眉头不禁紧蹙起来,明明是怀孕的人,却抱起来比没怀孕之前还有瘦,就差那骨头来咯人了。

        有些心疼的在她耳边说道:“老婆,找个时间我们出去走走玩玩吧?!闭烀圃谝桓龅胤焦兰剖前阉苹盗?,出去走走看看,带动她心情的同时,也许还能带动她的胃口。

        怀中的安然有些困意,今天没有睡多久,几乎吃点什么都要吐上半天,闻到点什么味道也要反胃恶心好久,但是不吃又饿得厉害,吃的话又没有胃口。不过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她很努力的吃了很多,当然,吐的更多。所以如此她今天一直徘徊于吃和吐之间,连犯困都没时间,现在还真的是有些累的。

        带着倦意,安然开口问道:“你有时间吗?”最近他都好忙,虽然不至于之前那样,但也没有空闲下来的时候,每天也还是很早就去办公室,当然,回来也不算早,只是比之前一段时间要好许多了。

        闻言,苏奕丞有些愧疚,“对不起,我都没有时间来陪你?!弊罱欢问奔?,他确实是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陪在她身边,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情绪是最敏感和脆弱的,时?;岣芯醯焦碌ズ图拍?,比平时更需要有人陪在她身边,可是关于这点,他似乎真的做的不好,并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傻瓜,你在为我们在奋斗嘛?!卑踩磺嵝Φ乃底?,伸手拉着他的手一起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头蹭了蹭他的胸膛,然后微微的闭上眼,虽然很想再陪他聊一会儿,但是眼皮真的很中,肚子里的小宝贝在唤她去睡觉。

        苏奕丞轻笑,大掌轻抚着她的肚子,和肚子里的宝宝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好一会儿才又拥着她轻轻的说道:“安然,周末我们出去逛逛吧,看看山,看看海,想去哪都可以,好不好?”陪着她散散心,同事也算是给自己紧张的动作来缓和一下,调剂一下。

        苏奕丞拥着她,却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回答,试探着轻唤,“安然?”

        怀中的人儿似乎有听到,蹭了蹭他的胸膛,然后呢喃着声音说道:“奕丞……”声音并不清醒,根本就是在梦呓。

        苏奕丞这才低头,这才看见怀里的人早已经眼闭上,小嘴微微张着,细听,还能听见她那略显得有些娇憨的鼾声,细细微微的,很轻,很轻。

        失笑的摇头,低头亲吻了下她那微微张开着的小嘴,只见她闭上唇,小嘴嘟囔的噘着,看着实在是可爱的紧。

        将动作放到最低最轻微,然后慢慢的将手从她的脖颈间抽走,轻轻的将她的头枕在那柔软的枕头上。这才放缓放轻动作的掀被下床,从衣橱里将换洗的睡衣拿出,直接进了浴室。

        第二天安然再醒来的时候苏奕丞已经早就去上班了,揉着眼睛有些迷迷糊糊的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张嫂已经过来,看见她迷糊的样子,笑着说道:“太太,要不要把早餐热一热给你吃掉,早餐可是我过来的时候先生亲手给你做的哦?!?br />
        闻言,安然似乎有些清醒了许多,看着她问道:“奕丞做的?”最近因为张嫂每天来,而苏奕丞也工作实在是赶的紧,而安然最近基本都要睡到9点多10点左右,所以早餐就基本都是张嫂来了之后每天等安然醒了之后给她现做的。

        张嫂笑着说道:“是啊,先生说很久没有给你做早餐了,怕你忘了他做的味道?!蹦睦锸桥滤宋兜?,根本就是看不得她再这样消瘦下去,心疼老婆的紧才是。

        安然嘴角挂着好看的笑意,点点头,说道:“我现在去刷牙洗脸?!彼底?,转身直接重新紧了主卧,心情好了,声音都是雀跃的,更甚至就连那脚步也是欢快的。

        张嫂看着她,笑着,她赶帮佣保姆也好多年了,换过也好几家东家,但是却很少能看到夫妻俩感情这么好的,真的让人看着有些羡慕。

        笑着摇摇头,转身将那有些冷掉的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然后随便给她到了一大杯鲜牛奶。

        也不知道是苏奕丞真的手艺好点是还什么,吃着他做的早餐,安然竟然胃口很好,那份量并不算小的早餐外加一大杯鲜牛奶一道全都进了她的肚子,而且最最神奇的就是,没有反胃,一点没有要吐出来的感觉。

        看的张嫂有些傻眼,甚至在收拾桌子的时候还忍不住嘀咕着,“原来这肚子里的宝宝还能认得自家人的手艺,知道是爸爸早上起早辛苦做的,就一点都不舍得浪费了,也不折腾了?!?br />
        安然听着笑着,低头看看肚子,又伸手摸了摸它,不是手艺问题,是心意,她和她的宝贝都很珍惜他给她们做的早餐,所以吃着也是特别的幸福,高兴。

        林丽的电话是安然午睡醒来的时候进来的,说是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两人也好好聚聚见见面。

        安然想着也没事,苏奕丞总是要忙到很晚才能回来,晚上张嫂做好晚饭给她后面要回去,而自己吃过晚饭也就是一个人无聊的待在家里,况且她跟林丽也确实是很久没有见了,自从上次在医院里见过之后,这一晃,都快一个月过去了。所以张口边爽快的答应了。

        因为考虑到安然是孕妇的关系,林丽特地找了个离安然家近的,环境也比较安静清幽。

        安然到的时候林丽还没有过来,依旧喜欢靠窗的位置,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喝着服务员送上来的水,时不时的转头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服务员给她送来菜单,安然先看着,可是光是看着那彩页上的菜肴,安然就一点胃口都没有,本能的有些抗拒,有些排斥。

        林丽风风火火的赶来,似乎是跑过来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待坐到位置上的时候气还有些不顺。

        看着她的样子,安然忍不住有些埋怨,说道:“你跑那么急干什么!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的,我又不会跑掉?!?br />
        接过服务员给送上的水,仰头一口直接一口灌下大半杯,说道:“我怕你等急了,外面车子从学士路直接堵到了花园街,差点没跑死我?!?br />
        “你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嘛?!卑踩凰档?,打个电话给她,说晚点到她又不会介意多等她一下。

        说道这个,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你最好确定自己手机有带在身上?!彼晕肱馨?,可谁让她出个门还不带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害她怕让她等久,直接半路下车,连走带跑的过来。

        “??!”闻言,安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包,确实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这才想起,刚刚出门的时候怕晚上起风,所以临时去房里拿了件薄外套,随手就将手机直接放到了玄关处的柜台上面,走的时候也没注意,直接就关了门出去。

        有些抱歉的看着林丽,说道:“我忘家里了?!?br />
        林丽没好气的看她眼,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跑跑就算是给自己锻炼身体?!彼底?,看了看那桌上的菜单,问道:“怎么样,选好吃什么没?!?br />
        安然摇头,直接将菜单推到一旁,说道:“你来点吧,我还真不知道吃什么?!?br />
        林丽看了她眼,也没有多说,直接拿过菜单准备看看今晚吃点什么,她毕竟当初也是怀过孕的,自然也知道那妊娠反应严重的时候确实是看什么什么没有胃口的。

        随便点了几道菜,叫了两碗白米饭,两人边吃边聊着。

        今天还算好,虽然看着并没有多少食欲和味道,但到也不至于反胃想吐,所以安然告诉自己努力在能吃的时候多吃点,哪怕是不喜欢。

        吃到一半,林丽突然想起什么,忙从包里将东西拿出,递过去给安然说道:“喏,钥匙还给你,我已经找到房子了,原来公司给安排宿舍的,我上个星期已经把材料递上去,前天已经批下来了,昨天正好调休,直接把东西打包去了公司的宿舍里去了?!?br />
        “真的有宿舍?”安然看着她,心里不禁有些怀疑。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眼,说道:“当然是真的,你也不看看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做房地产的,卖的就是房子,难不成还让员工睡大街上去啊?!?br />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她眼,也没在多说什么,直接伸手将她手中的钥匙接过。

        “顾安然?!?br />
        突然身后传来声音,细听还能听出那人语气里带着的愤怒和不爽。

        安然和林丽同时转头,只见离她们不远处,凌琳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们。

        135烛光晚餐

        安然和林丽同时转头,只见离她们不远处,凌琳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们。

        林丽转头看了眼安然,询问的问道:“她是谁啊,你认识?”

        安然点点头,“之前的同事?!笨醋帕枇彰纪肺⑽⒂行┲遄?。

        凌琳朝他们过来,怒气冲冲的样子,在安然面前站定,口气很冲的说道:“顾安然,是你对不对,是你让奕丞哥哥那么做的对不对!”

        安然本能的想往身后靠去,凌琳身上喷了一身的香水,熏得她有些难受。眉头蹙得更紧了些,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r />
        “你这是在给我装傻吗?!绷枇丈锨耙徊?,怒视着她,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都,指责道:“难道我们凌家弄成这样不是你造成的吗!”爸爸说是奕丞哥哥陷害揭发他的,她知道一定是这个女人,要不是这个女人在奕丞哥哥身边教唆,奕丞哥哥一定不会不顾两家之前的交情,而故意揭发爸爸,那凌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她的那些朋友也不会故意躲着她避着她,就怕她要他们帮忙似的。

        安然伸手握着嘴,闷声说道:“我没有?!蔽咐镆徽笠徽蟮姆?,感觉就要涌上来似的,安然起身,想去洗手间,却被凌琳一把挡住。

        “你想去哪?”凌琳挡着她不让她走,恶狠狠的说道:“今天我们就来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我们凌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凭什么这么害我们凌家!”

        安然是真的难受,都能感觉的到那刚刚吃进去的东西此刻已经从胃里翻涌到喉咙间了,再不走,她真的不保证自己还忍不忍得??!

        一旁的林丽看出安然的难受,又看着那凌琳一脸不说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忙站起绕过那方桌就要过去,边说道:“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哪有你这样上来就骂人的?”

        “你是谁,我的事轮得到你来管吗!”凌琳瞪了林丽一眼,一脸的不屑。

        安然捂着嘴,想推开凌琳却怎么也推不过,反而在与她推搡中一个忍不住,然后一个忍不住,对着凌琳然后一下一股脑的全都吐到了她的身上。

        “恶……恶……”晚上吃的,中午吃的,安然整个人对着凌琳吐着。

        凌琳今天穿了件雪纺的连衣裙,纱制的很飘逸,裙摆也并不恨长,甚至还没有过膝。而此刻则有些悲剧的衣服上,裙摆上,甚至就连那白皙的大腿上都沾满了安然吐出来的那写秽物,甚至有些还没有消化,带着原始的状态,看着有些让人头大,恶心。

        这时间就好像是一下就被定住了,三人皆都没有说话,原本那吵闹的餐厅也在这时候一下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那餐厅的音响播放着,淡淡的缓缓的播放着轻音乐。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林丽,看着凌琳那被吐了一身,还有那因为气愤而变得有些狰狞恐怖的脸,然后她看着,突然竟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安然其实还是有些难受的厉害,只是相比刚刚要好许多,只是看看眼前的凌琳,再看看她身上的一身秽物,她一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琳整个人气的有些发抖,双手紧紧攥握着,那酸臭的味道熏得她自己都快恶心的想吐,现在的她真的是气的只想打人。

        林丽有些忍不住,直接闷笑出声,“哈哈……”

        凌琳转头,眼睛狠狠的瞪她,那牙齿都气的几乎在打架,哒哒的发出着声音。

        林丽轻咳的收住笑意,看着她却还是一副想笑硬忍着不笑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在凌苒看来更是觉得窝火的厉害,将这一切全都归咎于安然,猛转过头,恶狠狠的等着安然,几近咬牙切齿的说道:“顾安然!”

        安然看着她,此刻都忘了妊娠反应的难受,看看她的衣服和露出来的大腿,她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她有些不自然的抬手比划着什么,干笑的说道:“抱,抱歉,你身上的香水喷的太多太刺鼻了,我原本想去洗手间的,可是你非得挡着,所以……”

        “还是我的不成!”凌琳一字一句的说,每个字都咬的很重。

        安然抱歉的笑笑,身子下意识的往身后退了退。

        林丽看着那一脸狼狈的凌琳,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你真的不打算先去洗手间?”那声音因为忍笑而变得有些奇怪诡异。

        凌琳恶狠狠的转头瞪了她一眼,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狼狈,牙齿因为气愤而死死的咬着唇,最后转身临走前还发狠的瞪看了眼安然,“你给我等着?!蹦巧艏负跏谴友婪熘型赋隼吹?。说完,转身就要走,看着那些围观过来的餐厅服务员,那眼神几乎要冒火似得,怒吼着说道:“看什么看!”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跑进了洗手间。

        待她走后,林丽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安子,你这招也忒狠了,你看她的样子,真的是要笑死我了?!?br />
        安然现在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她也很是无奈,“你还笑?!弊彀鸵蛭张煌露涞糜行┠咽?,端着桌上的水直接漱了漱口??戳丝醋郎铣缘貌畈欢嗟姆共?,拿过那椅子上的包,看着林丽问道:“走不走?!彼刹幌胝嬖谡饫锏茸帕枇栈乩?。

        “走,不然那疯女人回来你又要吐她一身,那我真的会笑到肚子痛,胃抽筋!”林丽边说边拿过包同安然一起出去,“等下我们去商场逛逛吧?!?br />
        “嗯?!卑踩坏阃?,她也要去商场给苏奕丞买几件衬衫,他的那几件她看着有些皱了。

        两人挽着手在商场里逛着,经过母婴专柜的时候林丽非要拖着安然进去买母婴用品,说要送她干儿子的见面礼。

        最后两人这个柜台买了两套孕妇装和一个新生儿大礼包这才舍得离开。而这家母婴点的边上正好是一家儿童服装店。

        林丽也不知道哪来的心血来潮,非拉着安然就直接进去,说要买衣服。

        安然还以为她说的是给自己肚子里宝宝买,只拉着她说,“这都是四五岁孩子以上的衣服,你进来这里买哪门子的衣服啊,你干儿子要穿,那还要晚个几年呢,你着急什么?!?br />
        林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谁说我就你肚子里一个干儿子?!彼低瓴挥煞炙档闹苯永潘巳?。

        安然奇怪的看着她,似乎察觉了哪里有什么不正常,又或者自己这近一个月来似乎有哪里错过了什么。站着商店门口,安然突然定住脚不走。

        林丽见她不走,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怎么不进去?”

        安然诡异的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也不说话。

        林丽被她盯看的有些心里发毛,“怎么了?”不自觉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审视自己是不是哪里沾到些什么。

        “说,最近你都干嘛了?!卑踩恢饰?,看她的样子,绝对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林丽眼神稍闪过不自然,不去看她,只说道:“什么干嘛,走拉,我们进去看看,小孩的衣服都很好看呢?!彼底?,硬是拉着安然直接进了店里。

        挑了好几套六七岁左右男孩的衣服,嘴里还边咕哝着说,“买大点好了,小孩子长的快,别到时候没多久就不够穿才好?!?br />
        安然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衣服,说道:“什么小孩长的快,你哪来的小孩??!”

        “哎呀,我母爱泛滥好不好,是别人家的孩子啦,我看着挺可怜,爹不疼娘不爱的?!绷掷鏊底庞执铀种薪路拦?,说着就要去柜台埋单付钱。

        似乎是联想到什么,安然拉住她,定定的看着她,问道:“林丽,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林丽看了她眼,只说道:“我哪里有什么瞒着你啊?!?br />
        看着她手上的衣服,安然缓缓的开口说道:“林丽,我知道当初程翔的事伤了你很深,但是我不想你为此而对自己不负责?!彼闼闼滔璺挚部?个月了,而最近看着她似乎心情都还不错,如果有合适的男人,她也希望她能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但是她如果只是为了逃避什么不赶面对什么,而将就委屈自己,这并不是她想看到的,之前她已经在爱情里委屈了10年了,接下来若还是委屈自己,那太不心疼她自己了。

        林丽沉默,转头看着她,苦笑的开口,“你觉得我还有能力去爱别人吗?”说话间手上的衣服紧紧的抓攥着,很用力!

        “林丽?!卑踩挥行┑P牡目醋潘?,却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她的经历是自己全程参与的,明白她心中的痛,也知道那痛需要时间,并不是短短几个月就能痊愈的。

        好一会儿,林丽看着她,摇摇头,嘴角淡淡的笑,只说道:“我没事?!?br />
        安然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可以说什么,只能回以她淡淡的微笑。

        因为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林丽送安然回的家,这才到小区门口,苏奕丞就从一旁的保安室出来,身上穿着休闲的居家服,头发似乎也刚洗过,膨松着。见安然和林丽过来,便笑着朝她们过去。

        安然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忙放开林丽的手朝他过去,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现在才9点,而他不但已经回来,竟然都已经换过衣服洗过澡了。

        “今天忙好比较早?!彼辙蓉┤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撩开她额前被风吹乱的头发。

        “啧啧啧……”一旁的林丽砸吧着嘴朝他们夫妻二人过来,看着安然个见色忘友的,没好气的说道:“有了男人就不要姐们了?!币豢吹剿辙蓉?,竟然直接把她甩下飞奔过去,太有异性没人性了。

        安然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吐了吐舌,其实别说她跟苏奕丞是夫妻,每晚都要说一张床上,可是苏奕丞这段时间忙的两人几乎都碰不着面,早上她还没起来他就已经走了,晚上他还没回来她就已经睡了,感觉都好久没见似得,晚上他难得早回来,等下回去两人还可以说说话。

        苏奕丞也笑着看着林丽,说道:“要上前坐会儿吗?”

        林丽摆手,一脸不屑,说道:“我才没有兴趣去当你们的电灯泡,闪得晃眼?!?br />
        “那需要我们送你回去吗?”苏奕丞礼貌且客套的说道,他只是觉得大晚上的让她一个女人独自回去有些不妥。

        “不用不用,我才没那么娇气?!绷掷龃蟠筮诌值乃档溃骸澳忝侵还茏约夯厝デ兹热グ?,我走了?!弊碜急咐肟?,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转过头对苏奕丞说道:“对了,我说你在忙也要照顾好老婆吧,我这次看安然怎么觉得比没怀孕前还瘦啊?!?br />
        苏奕丞有些惭愧的点点头,说道:“是,是我没有照顾好安然,以后会注意?!?br />
        林丽这才点点头,临走前还不忘威胁道:“你要是敢欺负安然,我林丽第一个不放过你,管你是副市长还是市长的?!?br />
        “好?!彼辙蓉└尚ψ?,有些汗颜,他长这么大,也被人放过无数次很坏,却是第一个有女人说不会放过他?!昂美?,好啦,奕丞不会欺负我的啦,你就放心吧?!卑踩徽娴氖怯行┍涣掷龈虬?,不过却也很窝心她为自己做的一切。

        “你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安小然,我是在帮你耶!”林丽有些不满的朝安然嚷嚷着,这丫头根本就是不知好歹!

        安然又好气又好笑,“知道了知道了,苏奕丞要是敢欺负我,我不找我爸也不找我妈,直接找你林丽,咱两一起过来把他揍一顿好不好?!?br />
        林丽点点头,肯定的说道:“嗯,必须的,敢欺负我姐们,一个不饶过!”

        一旁的苏奕丞只能站着有些无趣的摸摸鼻子。

        送走林丽,看着她上车之后安然这才由苏奕丞牵着往公寓走去。苏奕丞体贴的接过她手中的袋子,然后一手提着袋子一手牵着她的手。

        等电梯的时候安然有些无聊的抓着他的大掌把玩着,然后突然想到,抬头看着他,说道:“你说你再过两年,你还会这样牵着我的手吗?”

        苏奕丞看了她一眼,笑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会,一定会?!北鹚翟俟侥?,再过十年二十年都是一样的。他不是一个花心的人,认定了要牵手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安然看着他,朝他皱了皱鼻子,说道:“撒谎,你到时候一定不要再牵我的手!”那语气笃定的像是发生过似得,肯定的不能再肯定。

        苏奕丞挑眉,问道:“为什么?”她还能预见未来不成,即使能预见未来,那也该是看到他一直牵着她的手吧,怎么可能会不是呢!

        安然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指着肚子说道:“喏,再过两年,估计肚子里这个也该会走路了,到时候她就该挤在我们中间,各牵着我们两个人的左手和右手了!”

        闻言,苏奕丞大笑,握着她的手稍稍用了用力,说道:“不会,到时候不让她站中间,我依然牵着你的手,她站在一边?!?br />
        “吼,那样她会觉得我这个妈妈不疼她的啦?!卑踩豢挂榈乃档?。

        电梯在这个时候到达,苏奕丞笑笑,牵着她进去,边说道:“没关系,我会告诉她你也是疼她的,只是妈妈吃她的醋,也要爸爸牵着她的手才行?!?br />
        “我才没有吃醋?!卑踩秽阶抛煳约航馐捅绨?,她怎么可能跟自己的女儿吃醋嘛!

        苏奕丞大笑,看着她嘟嘴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直接揽臂将她拥在怀里,低头就在她的嘴上啄吻了下。

        安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忙推开他站好,脸颊两边一下就通红的厉害,这里可还在电梯呢,还有着监控呢,搞不好他们这样正好被值班的保安全看在眼里呢,要是真的这样,那她还不得羞死??!

        苏奕丞知道她害羞,只低声闷笑,不过到也不闹她了,他也不想她那娇羞迷人的样子给别人看了去。

        两人这开门进屋,安然有些累的换了鞋子直接半倒在沙发上,苏奕丞失笑的摇头将东西放到沙发旁边,然后过去拉过安然的手,“来,过来陪我一起吃点?!?br />
        闻言,安然一惊,看着他,秀眉轻轻紧拧着,问道:“你还没吃晚餐?”再抬手看看时间,这都晚上9点多了,他洗了澡,洗了头,换了衣服,还在小区门口特地等她,却独独没有吃饭!

        苏奕丞笑,也不解释,直接拉着她的手朝吧台那边过去。

        待安然走近了才发现,吧台上早就摆好了餐具,餐盘,烤面包片,高脚杯,牛奶和红酒,甚至还放着烛台,上面还插放着那红色的蜡烛。

        安然有些傻眼,愣愣看了好一会儿,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这,这是?”

        苏奕丞笑着扶着她让她在那红色的高脚凳上坐下,“原本晚上想跟你出去吃饭的,下班的时候回来却正好碰着张嫂出去,才知道你晚上已经约了林丽一起吃饭,而且还粗心大意的把手机落在了玄关处的柜台上?!北咚底疟叱拷?。重新将灶台点火,将锅中那煎至半熟的牛排继续煎着,边继续说道:“既然没能约成,所以索性直接就去超市把这些准备好,想着晚上等你回来,我们一样可以烛光晚餐?!?br />
        安然听着,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想哭又想笑,想笑是因为觉得自己幸福,能有这样一个男人疼着宠着自己,想哭则是因为感动,这个男人明明自己忙的要死,却还是愿意抽出时间为自己做这一切,她有时候都要忍不住问自己到底是何德何能,能让这样一个男人为自己做这一切。

        因为考虑到安然怀孕的关系,不能吃过于生的东西,所以直接将牛排煎至到全熟,这才起锅将牛排放到盘子里,浇淋上自己事先就处理好的番茄酱汁,然后将牛排端到安然面前,这才转身端自己的那份。给自己倒上些许红酒,而给安然的则是鲜牛奶,待说好这一切,然后看了眼安然,笑着说,等等,还有一个步骤,转头从柜台上将那放着的打火机拿出,将那烛台上的红蜡烛一根一根的点燃上,待做完这一切,这才拿过那屋内的电灯???,将整个屋内的灯光调至昏暗,然后吧台这边烛台摇曳出的光亮还真的就如同那些餐厅里似得,音乐也随之而起,气氛情调就真如同那外面的餐厅。

        “你……”安然笑着,有些说不出话来。

        苏奕丞也笑,问道,“感觉像吗?”

        “嗯嗯?!卑踩坏阃?,很用力,用力的都点出眼泪来了,是感动,是欣喜。

        苏奕丞失笑的摇头,有些宠溺的说道:“傻瓜?!比缓笄飞砩焓纸难劾岵恋?,从吧台下面拿出一朵玫瑰,递过去给她,说道:“没好意思买一大束,所以就买了一朵,咱们就感受一个气氛,嗯?”

        安然点头,又哭又笑的接过,低头闻着那花香,瘪着嘴,低声的说道:“苏奕丞,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彼岜怀杌档?。

        苏奕丞伸手将她的手拉过,抓在手里,轻轻的放到自己的唇边亲吻着,然后柔声说道:“你是我老婆,不对你好对谁好?”

        安然低笑,脸上的表情那是说不出的幸福和喜悦。

        苏奕丞放开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脸,将她脸上的泪痕擦过,说道:“好了,趁热陪我吃点?”原本就是为她做的,每天看着她吃了吐整个人也不见长肉,他虽然忙,可是还是不免会担心。

        安然点头,“好?!蹦米诺恫媲凶排E?,幸福的吃着他特地为她准备的烛光晚餐。

        两人边吃边说笑着,很好很愉悦,两人会搞笑的拿着牛奶和红酒碰杯,也会跟其他情侣似得亲密的相互喂食。

        只是在两人吃的高兴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有些突兀。安然转身准备去接,却被苏奕丞拦下。

        “我去?!狈畔率种械牡恫?,直接出了厨房去将那电话接起,“喂?!?br />
        安然不知道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只见苏奕丞拿着没有些不悦的微微皱起。

        136血缘亲情

        挂了电话,苏奕丞再转身的时候只见安然正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出什么事了吗?”

        不想让她担心,苏奕丞淡笑的朝她摇摇头,只说道:“没什么?!?br />
        他不愿意多说,安然也就没多问,只当他是工作上的事情。

        安然觉得最近一个星期苏奕丞变得有些奇怪,回来都很早,不过工作依旧很多,基本上回来就进书房,吃个饭都是赶着的。安然的孕吐依旧,不过近两天似乎也慢慢的平缓了下来,吐的次数明显的逐渐少了,张嫂笑话她说是因为苏奕丞的关系,因为苏奕丞最近每天都在家里吃饭,看着他,她吐的也少了。

        安然有时候晚上会赖在他怀里,说肚子里的‘小情人’上辈子肯定跟她爱的轰轰烈烈要死要活,这不每次跟他一起吃饭,就吃的特别的香,别说吐,就连胃口都大好起来,吃得比平常要多上许多。每次听她这样说,苏奕丞总是会笑,然后伸手去摸摸她的肚子,有时候还会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小声的跟里面的宝宝说着悄悄话,但是那悄悄话却也全落到了安然的耳里,说是要让‘小情人’在里面乖乖的,等她出来他们见面的时候他会带她去好多好玩的地方,去吃好多好吃的。

        安然嘲笑的问他有时间吗?他一脸认真的转头看他,说在忙也要陪女儿!

        周末这天苏奕丞没有去办公室,而是把工作直接带回了家,一整天把自己的书房当作办公室,那电话密集的几乎没有断过。

        安然有些无聊的在客厅里看旅游频道的节目,里面的外景很漂亮,介绍的城市,是法国的里昂,那是安然一直相亲的地方。

        里昂是历史名城,里面有许多中世纪的建筑,那些建筑看的安然很心动,其实当初学生时代的时候她便想要去那边看看,她喜欢那个时期的建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那边看看走走。

        突然门铃响起,安然正被电视中的那里昂大教堂给吸引着转不开眼,定定的看着电视机,也没顾上回头?;故窃诔坷锎蛏ǖ恼派┤タ拿?。

        “你找谁?”张嫂问着门口站着的男人。

        “安然在吗?”男人看着张嫂,神色有些紧张,扬头朝里面看着,正好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看得出神的安然,扬声就朝里面喊道:“安然,安然!”

        安然这才回过神,转头看去,却被张嫂挡着并没有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只是那声音有些熟悉。

        安然放下抱枕,起身,朝大门那边过去,边问道:“张嫂,谁???”

        张嫂侧过身,转头看了看安然,“太太,找你的?!?br />
        张嫂侧过身去安然这才看到那站着门口的男人,顿住脚步,一愣,有些意外。那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童文海。

        童文??吹桨踩?,有些欣喜有些高兴,直接推开张嫂便往里面进来,鞋也没换,大步就到了安然面前,看着安然,嘴角笑着,“然,然然?!鄙焓志鸵ダ踩坏氖?。

        安然下意识的避开,看着他,表情有些冷漠,好一会儿只淡淡的说道:“请问,有事吗?”

        安然的冷漠童文??丛谘劾?,那伸出来想握着她的手也只能讪讪的收回,看着她,那眼神此刻看来到真的是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然然,其实我……其实我……”想说什么,却似乎还没有想好要如何言辞。

        安然皱眉,只说道:“童局长请出去吧,我家不欢迎你?!彼辜堑媚翘煸诓吞锼宰约核档哪切┗?,她并不想再听他来对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

        童文海知道她还是为上次的事情而对他有意见,忙解释着说道:“然然,上次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怀孕了,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说那些话的,真的?!?br />
        安然冷冷笑,转过头去看着她,问道:“不管我有没有怀孕,请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什么?”

        “是是是,是我不好,没有弄清楚情况,要怪这一切都怪莫非,明明娶了筱婕还——”

        童文?;姑挥兴低?,直接被安然冷声打断说道:“够了,我不想听你说你们家里的事,那跟我没有关系,不想听跟是不想知道?!?br />
        “好好好,我不说他们?!庇星笥胨?,童文海尽量顺着她,一点不敢惹她不高兴。

        他现在真的是已经走头无路了,他以为那拆迁款的事会没人知道,要查也不会查到他的头上来,当初这件事原本就是凌川江交代下去的,而大部分的拆迁款也被凌川江拿走,只是谁知道城北那些村民竟然因为钱少而闹得那么大,还惊动了苏奕丞特地去了现场,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凌川江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事,而纪委最近反腐反贪的风声又紧得很,这次凌川江的事扯出了不少人,最近严力也慢慢的查到了他这边,摸着拆迁款的这条线,估计马上就到他了,听说几位企业老总都已经被请去了配合调查,黄德兴也是其中之一。

        “我没有什么跟童局长好说的?!卑踩徽庋档?,也不去看他,直接转身朝张嫂说道:“张嫂,请你帮忙送客吧?!彼底疟阋坷镒呷?,她不想看到这个人,本能的排斥。

        张嫂愣愣的点点头,看着那童文海,只说道:“请你出去吧?!?br />
        童文海并不去看她,只盯着安然,见她要走,忙上前拉着安然的手,“然然,你帮我求求苏奕丞,让他别再查下去了好不好,然然,你也不想看到我坐牢吧,毕竟我是——”

        “董文海!”没等童文海说完,身后传来叫声,声音有些尖锐,更多带着气愤。

        身后林筱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大门没关,直接从门外跑进来,眼睛红肿着,头发也有些凌乱,身后顾恒文后脚跟到,因为奔跑,两人现在看上去都有些狼狈。

        安然愣愣的看着父母,又看着童文海,有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书房里的苏奕丞被外面的动静惊动,脸上的金边眼镜都没有来得及拿下,就从里面出来,看到童文海,那眉头本能的紧蹙了蹙。

        上前从身后将安然扶住,看着安然那被童文海抓红了的手,不悦更加明显,伸手抓着童文海的手,一个用力,迫使童文海将安然的手放开。

        “??!”童文海有些吃痛的将安然的手放开,这才转头看见苏奕丞已经出来,也顾不上身后的林筱芬和顾恒文,只看着苏奕丞说道:“苏副市长,奕丞,你也在家啊,那太好了!”

        苏奕丞将安然搂在怀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问道:“童局长,你这是想做什么?”

        “奕丞,我将那笔拆迁款全都拿出来,咱都不查这事了,你看怎么样!”童文海有些期盼的看着他,现在有些话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到了今天这一步,大家早就已经都心知肚明了,他再藏着掖着估计真的是要死难看了,还不如说破了,求他饶过一命,再怎么说以安然跟他的关系,他苏奕丞在不愿也得给他个面子。

        苏奕丞冷哼,说道:“童局长真的是说笑了,这个查不查可不是我说了算的,我从来不是纪委也不是检查局的,这点童局长应该早就知道了吧?!?br />
        “呵呵?!蓖暮8尚ψ?,看着他,有些谄媚的说道:“你一定有办法的?!?br />
        “我凭什么帮你?”苏奕丞反问道。为什么要帮他,他没有这义务也没有这责任吧!

        说道凭什么,童文海好似一下底气就足了许多,看着他上前就要说道:“你怎么能不帮我呢,你还不知道我,我可是然然她——”

        “童文海,不许你说,不许你说……”林筱芬有些发狂似得上前,抓着童文海就狠狠的往他身上打,边打着嘴里边说道:“你个王八蛋杀千刀的,不许你说,不许你说!”边说着,眼泪边有些控制不住的掉着。

        一旁的顾恒文没动,只是看着她,那垂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着,像是在压抑着体内翻涌的情绪。

        安然半靠在苏奕丞的怀里,整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身子却有些不住的颤抖,牙齿紧紧的咬着唇,抓着苏奕丞的手力道大得掐疼了苏奕丞,而她自己则完全没有注意到。

        苏奕丞有些担心的看着安然,伸手拍了拍她的手。

        而最最不明真相的就数张嫂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看着有些晕人。

        “够了!”童文海被打的有些恼火,一把将林筱芬推开。林筱芬脚下有些站不住,差点被摔到地上,好在一旁的顾恒文眼快,上前把她扶住拥进怀里。眼睛狠狠的瞪着童文海,朝他吼道:“童文海,你想干什么!”

        童文海自知理亏,瞥过眼不去看他们,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女,可是再怎么样我始终都是安然的——”

        “你闭着!”这次开口的不是林筱芬,是安然!

        众人转头看着安然,只见她推开苏奕丞,紧咬着呀,攥着拳头朝童文海过去。定定的看着他,说道:“你闭嘴!”

        童文??醋潘?,有些被此刻的安然有些吓到,怔愣的开口,“然,然然……”

        “别这样叫我,你这样叫我只让我觉得恶心!你凭这样这样叫我的名字!”安然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双手紧握着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我是你的——”童文???,想解释。

        “闭嘴!”安然朝他吼道,有些发狂的味道。

        “然然……”林筱芬和顾恒文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苏奕丞也有些不放心,上前想拥住安然,却被她推开。

        安然狠狠的盯着童文??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许你说出来!”

        苏奕丞看着她,心里一顿,突然意识到安然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安然闭了闭眼,长长的吸了口气,再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给我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你是死是活,都与我们无关,先不说能不能帮的上,就算奕丞能帮你我也不会让他帮你!要是不想被调查,你当初别做那么多缺德事!”

        闻言,童文??醋潘?,自欺欺人的笑着摇头,只说道:“不会的,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要是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你就不会这样了!”

        “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什么都不是!”安然定定的说道,转过头不去看他。

        童文海摇头,说道:“不是的,然然,其实我跟你母亲当年交往过的,你就是——”

        同时——

        “住口,童文海你住口!”林筱芬叫到,冲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

        “闭嘴,不许你说出来!”安然也朝他怒吼,整个人情绪有些不受控制。

        但是——

        “我跟你母亲交往过,你就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童文海在她们叫着的同时说了出来,说出了他和安然间的关系,同时也说出了林筱芬和顾恒文死守了29年没有敢说出来的秘密。

        然后一切全都安静了下来,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安然整个人傻愣愣的看着童文海,牙齿紧咬着唇,直接把唇都给咬破出了血。

        林筱芬整个人一下摊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傻愣愣的瘫坐在地上,身后顾恒文赶忙将她扶住,拥紧怀里。

        苏奕丞有些发狠的瞪了眼童文海,眼里燃烧着的是愤怒的火焰!

        而张嫂则有些傻眼,愣愣看着这一切,有些难以置信。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童文海,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有些愧疚的半笑着朝安然过去,伸手将她的手拉着,向她忏悔道:“然然,对不起,爸爸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当初是爸爸不好,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妈妈怀孕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我还有一个这么漂亮聪明的女儿,直到之前,直到几个月前我们相遇,我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我竟然还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童文海自说自话,表情很动容??醋潘绦档溃骸拔抑滥愫薨职?,怨爸爸,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怪你恨我。但是然然,毕竟我们是血亲,血浓于水啊,是不是。其实我早在几个月前知道的时候我就想来认你的,但是怕你会接受不了,怕你会怨恨,所以一直都没有赶开口跟你说,没敢告诉你其实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好一会儿,安然终于有了反应,没有看他,眼睛直直看着别的地方,并没有焦距,有些空洞,只愣愣的没有一点感情的说道:“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说出来!”

        童文海叹了口气,说道:“有那一个做父亲的人会不想自己的女儿亲口叫自己一声父亲,有那一个做父亲的人能长时间忍受的了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女儿,却跟自己冷淡客套的如同一个陌生人,这种滋味是真的不好受?!?br />
        “呵呵……”安然只是冷笑,“呵呵……”

        童文海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斟酌的说道:“然然,你会帮爸爸的对不对?你不会看着爸爸就这样去坐牢的对不对?”他现在只能靠她了,他调查多,严力跟苏家的关系很好,要是苏家开口让他别查,那么一定是有用的。直接叫苏奕丞那一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透过安然,那就不一样了。

        安然冷冷动了动肩膀,扯着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见她不语,童文海诱哄着说道:“安然,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我做梦都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

        闻言,一旁的林筱芬有些发狂的说道:“童文海,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

        而一旁的顾恒文眼睛紧紧的盯着安然,手紧紧的抓着林筱芬的手,紧张到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苏奕丞上前,将安然拥住,只觉得她整个人僵硬的紧绷着。

        愤怒的看着童文海,冷声的说道:“童局长,请你出去,不然的话,别怪我要请保安了?!?br />
        童文海转头看着他,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似得,拉拔高声音说道:“你刚才没有听见吗?我是然然的爸爸,也就是你的岳父!”

        苏奕丞冷眼看了他一眼,坚定的说道:“我的岳父只有一个,那就是顾恒文,永远都只能是他!”他都替这个男人不好意思,他怎么还有脸上来说这些!

        闻言,安然终于有些回过神,定定的看着苏奕丞,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童文海转头不看他,只看着安然说道:“然然,你——”

        安然抬头看着他,打断他的话,只说道:“我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顾恒文!”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他不是你父亲,我才是,我跟你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女!”童文海说道,急着解释似得,“这样,我们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做亲子鉴定,这样你就知道了,我跟你才是父女,他顾恒文根本就是一个外人!”童文海知道他要是不紧紧抓住安然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那他这30年来的努力,当初放弃那么多东西也要得到的现在的地位和财富,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那他这三十年来不就等于全都白白努力了吗!

        “不需要!”安然拒绝,语气是斩钉截铁的,质问他,说道:“就算你跟我有血缘关系那又怎么样?你为我做过什么,当初我爸抱着发烧39度的我连夜赶去医院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初他陪着我教会一个字一个字教会我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当初我摔倒,他抱着我安慰的时候你又是在哪里?当初他几夜没睡终于忙完学生的考试,而却因为知道我工作不顺利而放弃休息陪我谈心开导了我一夜的时候你又是在哪里?他在为我做这些一切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凭什么你说你跟我有血缘关系我就得认你这个对我来说根本就陌生到不能在陌生的人来做我的父亲?”

        “我,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的存在!”童文海解释,“我要是早知道这些,我一定会——”

        “你会什么?”安然冷笑,“你知道我是你女儿,你只会来指责我不该破坏童筱婕和莫非的婚姻,因为童筱婕跟莫非吵架你会来指责我没有家教,除了指责,你为我做过什么?”

        “我……”对于她的质问,童文海被问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安然看着他,目光坚毅的说道?!八畚?,爱我,从小到大包容我的一切,我做的不好,会批评我让我改正,从错误中成长,我做的好他会鼓励我,让我再接再厉能做得更好,从小到现在,他从来没有让我缺失过父爱,从来没有因为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而疏离我,排斥我,不疼惜我,这样的男人才叫做父亲,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你也不配!”

        一旁,林筱芬因为安然的话有些忍不住哭出声来,而拥着她的顾恒文眼眶也是红红的。这是他们两人隐瞒了近三十年的秘密,一直都害怕被安然知道,一直担心安然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有时候甚至常常被噩梦惊醒,说是安然知道了,然后便不认他们了,有无数个日子里总要这样担心害怕??墒窃?,原来说出来也不会怎么样,是啊,安然一直很好,她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而不认他们,是他们不自信,在他们过于紧张所以才会担心害怕!

        “安然,你看着我,我才是那个跟你骨血相连的人,虽然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但是我们是亲生父女,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童文海在做最后的挣扎!

        安然摇头,看着他的表情冷到冰点,“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人若只认什么血缘,只认什么鉴定报告,而不认亲情,而不懂得感恩,那就太悲哀了!”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