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117——120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117会议

        苏奕丞开着车,转头看了看安然,明显的感觉到安然闭之前沉默的不少,究其原因,似乎就是刚刚的那个电话。

        “安然?!彼辙蓉┣崆峄降?,没转头看她,依旧是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

        安然在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转身看着他,轻轻的应道:“嗯?”

        苏奕丞这才淡笑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带着笑意的说道:“还好反应不算太慢?!彼挂晕俳兴复尾呕嵊蟹从?,现在看来,情况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安然看了他眼,轻叹了声,主动的说道:“刚刚我接了个电话,我之前我带的助理打过来的?!?br />
        “是吗,她说什么?”苏奕丞淡淡的接口问道。

        安然嘴角泛起有些自嘲的笑意,说道:“她告诉我我那图纸纠结被谁盗用了,只是结果让我很意外,也觉得很可笑?!?br />
        苏奕丞皱了皱眉,转头看了她眼,这次并没有说话。安然关于辞职这件事情,至于为什么原因离开,回家后她一个字都不曾开口提起,他只知道黄德兴那边肯定是给了她压力想通过她来在科技城这个项目上捞点什么好处,却没想过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来逼到安然最终辞职。

        “陈澄告诉我说‘活动庄园’的项目投标结果出来了,确定是江城的一家建筑公司投的这个项目的开放和建筑的权利,另外她还特地上网查了查这次中标的设计图?!彼底?,安然顿了顿,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说道:“这张设计图竟然和我们之间的设计图有百分之八十的相同处,甚至细致到那些参数和比例?!?br />
        苏奕丞没说话,也没转头,眼前定定的看着前面,认真的看着路宽。

        “这次中标的公司是莫非的公司,而那份跟我们之前那份设计图有百分之八十相似的中标图纸,正式出自莫非的之手?!卑踩凰档暮芷骄?,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只是定定的看着前面,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前面的道路。

        恰巧碰到那红灯,车子缓缓的在斑马线前面停下,苏奕丞转头看着她,盗图的是莫非这个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的??醋潘枪谄骄驳牧?,苏奕丞伸手将她的手握住。

        将那目光收回,低头看着自己那被他大掌牵着的手,再抬头看了看他,平静的淡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我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太过意外,只是没想到他在国外六年,竟然已经到了得盗窃别人作品的地步?!毕胂攵既萌司醯帽?。

        苏奕丞紧了紧自己那握着她的手,说道:“别想了?!?br />
        “其实就是太过意外了?!卑踩灰∫⊥?,看着他说道:“不想了,真的也没什么好想?!蓖贾椒凑凰炼际潜坏?,只是这次盗窃的人自己整好认识而已。她只是有些感慨。

        苏奕丞赞许的朝她笑笑,抬头看了看红绿灯,正好红灯变绿,直接发动车子继续上路。

        待两人到大院的时候,秦芸正统阿姨在厨房里准备今天中午的午饭,见安然他们回来,忙从厨房里出来,拉着安然的手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了好一番,最后略皱了皱眉说道:“安然,你是不是又瘦了?”她怎么就不长肉呢!每回看都这样的清瘦,这儿子到底有没有给人家吃饭??!

        “妈妈,我没有啦?!卑踩恍ψ沤馐?,似乎每次见到秦芸,她总是在关心她太瘦有没有吃饭。其实她偷偷的称过重量,结婚后竟然比之前要胖了整整3斤,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苏奕丞的手艺太好了,根本就是大厨级别的,害她每次都会停不住筷子,要是再继续照这个形式下去,她觉得她很有可能会被苏奕丞养成一个胖子,一个很贪吃的胖子!

        “是吗?”秦芸狐疑的看着她,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安然太瘦。她也真的是搞不懂现在的女孩子,总是喜欢以瘦为美,不断的减肥节食,然后把自己弄得跟皮包骨似地,奕娇也这样,总是动不动就说自己吃不吃了,明明是她爱吃的菜,可是就是忍着在那边上咽口水干瞪眼,也不要来吃一点,只嚷着说要减肥,说要瘦身。按她说的话,只要人健康就好,这样每顿算计着吃,这迟早是要把自己身子吃坏的,到时候连健康都没了,还谈什么瘦不瘦美不美的。

        又盯着安然看了好一会儿,秦芸这才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没好气的说道:“苏奕丞,你是不是我不打电话给你叫你回来你永远都不知道回来??!”这个死孩子,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为人父母的心,那个父母不想儿女多多在身边陪着,你说这要是隔个十万八千里什么的,那一年见几面也就算了,可他倒好,明明才一小时的车程,就是不见他回来看看。

        苏奕丞摸了摸鼻子,略有些中气不住,说道:“我最近不是忙嘛?!?br />
        秦芸瞪了他眼,刚想开口,却听见他手机响了。是郑秘书来的电话,说科技城项目那边突然出了点问题,要他马上回去看看。

        收了电话,苏奕丞略有些抱歉的看了看秦芸和安然,“看来午饭是没办法了,我必须赶过去看看?!?br />
        秦芸有些不乐意,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你最好是有这么忙,我看张家老头那个市委书记都没你忙?!?br />
        苏奕丞搂了楼母亲的肩膀,好笑的说道:“我们下面的人都忙完了,张伯伯自然就没什么可忙了?!?br />
        “那让他忙去,老是忙的我儿子没时间回家,小心我去他家吵去?!鼻剀糠叻叩乃档?。

        见苏奕丞一脸为难的样子,安然好笑的说道:“妈,我留下来陪你?!?br />
        闻言,秦芸心情大好,拉着安然的手说道:“还是我媳妇好?!彼底庞肿房戳搜鬯辙蓉?,说道:“好了好了,你走吧你走吧,把安然留下就好,你爱干嘛干嘛去,回不回来也无所谓?!狈凑掀哦荚谒掷锪?,他还能走得远?除非是别想要自己媳妇了。

        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母亲着变脸比翻书还快。抬手看了看时间,他让郑秘书安排大家在一个半小时后开会,从这里到市区就要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准备一下资料,时间其实还是非常紧迫的。

        转头看像安然,“你自己小心点,我下午再过来?!?br />
        安然点点头,脸上是淡淡的微笑。

        秦芸其实是挺乐见他们这样甜甜蜜蜜的,不过还是想恶作剧的糗自己的儿子一下,“怎么,就离开会儿都不放心啊?!?br />
        闻言,苏奕丞倒没什么,而反观安然脸则爆红的厉害,一脸的不好意思,似是心虚,忙催苏奕丞道:“你,你快去吧,工作要紧?!?br />
        “噗?!币慌缘那剀咳滩蛔⌒Τ隽松?,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脸皮薄,也不打扰他们甜言蜜语,只借口说道:“我去看看阿姨要不要帮忙?!弊碇苯映拷?,留下安然和苏奕丞两人。

        安然脸还是红的厉害,看得苏奕丞直好笑的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脸红什么,傻瓜?!?br />
        “我,我哪有?!卑踩徊怀腥?,可是脸上的温度越发烫了些,小脸越发的红扑扑的。整个人不好意思到了极点,只忙催促着苏奕丞,半推着他出去,边说道:“你你快走吧,这回去还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呢,再不回去就要晚了?!?br />
        苏奕丞只笑不语,顺着她的力道往外面走去,确实再不回去就该没时间了。

        安然边推着他,却还是不忘关心道:“你路上开慢点,中午也记得要吃点东西,医生说你的胃很敏感,得正常饮食才行?!?br />
        苏奕丞一个转身,将她半搂住朝院子外面走去,边说道:“嗯,听我媳妇儿的?!?br />
        安然好气又好笑,伸手拍了下他,纠正说道:“是听医生的!”听她的有什么用,她还不是听医生的。

        “我只听你的?!彼辙蓉┘岢值乃档?,一把抓过那只在他身上乱拍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

        安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最好是有这么乖?!币膊恢浪?,让他别喝酒,有好几晚晚归,总是带着一身的酒气回来,不过她也清楚他的职位和工作,像这样的应酬自然是避免不了的。

        两人在门口站定,勤务员小张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被谁叫了去帮忙,现在并没有站在门口。

        伸手体贴的替他理了理衬衫的衣领,然后看了他好一会儿,嘴角荡开笑意,看着他说道:“我老公很帅?!?br />
        苏奕丞也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叮嘱的说道:“要是累的话就去睡会儿,吐的厉害的话就请阿姨去给你买几颗酸梅子,知道吗?”

        安然点头,笑着嘀咕,“知道拉,我又不是小孩?!编止竟猷止?,心里还是甜的发腻的。

        “嘟嘟!——”

        突然一道汽车笛鸣在这个时候响起,两人转过身去,这才看见车里苏奕娇此刻着好笑且暧昧的看着他们。

        安然脸一下又红了起来,明明没有做什么,心却虚的要命,脸红的发烫。

        苏奕娇从车上下来,手里提着个礼品袋,玩味的好笑的看着他们,“哥哥嫂嫂感情可真是好啊,让人要羡慕死?!?br />
        闻言,安然脸越发的红,甚至比刚刚在屋里还要红上许多,她有种错觉,总觉得自己每次来似乎都成了大家娱乐的对象。

        苏奕丞见安然如此,只得好笑的白了一记自己的妹妹,轻斥的说道:“没大没小?!碧衷诳戳丝词奔?,真的该走了,不然估计到了也没时间看资料。转头放开安然,说道:“我先走了,争取下午早点过来?!?br />
        不待安然回答,一旁的苏奕丞取笑他们说道:“早点过来干什么,怕自己的媳妇不见啊?!彼底?,保证似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承诺的说道:“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看着陪着嫂嫂的,少不了她一根头发,也不会让老妈那只母老虎给吓到?!?br />
        “噗嗤?!卑踩槐凰辙冉康幕岸豪?。

        苏奕丞上前在苏奕娇额头赏了她一记,说道:“尽胡说八道,小心我是跟妈说?!?br />
        苏奕娇揉了揉额头,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我哥才会不这样背地里做小人的勾当?!?br />
        苏奕丞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高帽子不用戴了,帮我照顾好你嫂子,少了一根头发就找你算账?!彼底?,转身直接朝自己那停着的车子过去。

        苏奕娇对着他的背影,双脚一踢踏,伸手严肃且认真的立正敬礼,“一定完成首长指派的任务?!?br />
        苏奕丞转头好笑的看了她眼,摇摇头直接坐进了车子,发动车子直接掉头离开。

        安然目送着他的车子最后消失在街角,这才收回目光,不过就在她收回目光的同时,正好对上苏奕娇那似笑非笑的眼,小脸一红,怕是又要被人笑话了。

        苏奕丞赶到市委大楼的时候正好中午,因为时间赶的紧,也没顾得上吃饭,只叫郑秘书将等下要用到的资料先递给他过目,“把城区旧楼改建的项目的资料拿来给我?!?br />
        “在这里?!敝C厥橹苯咏募莨ジ?,跟在苏奕丞身边三年多,对于他的一些习惯郑秘书也算是都能了如指掌了。

        苏奕丞伸手接过,认真的看着,边问道:“这个项目该定案了吧,现在是谁和谁的意见不合有争议?”

        “是张主任和童局长,他们两人各执己见,互不退让?!敝C厥樗档?。

        手中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郑秘书,“童文海?”

        “是的?!敝C厥橛Φ?。

        苏奕丞点点头,拿着文件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么。

        “副市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郑秘书有些怀疑的问道,在苏奕丞身边待了这么久,对于苏奕丞的表情早已经算是琢磨透了,只要苏奕丞一蹙眉头,他就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情好坏。

        苏奕丞摇摇头,“没什么?!敝匦碌屯房醋攀种械淖柿虾臀募?。

        对于常年看这些繁琐的公文,苏奕丞早就已经练就了一目十行的本领,这一份并不算少张数的文件,几乎没有几分钟已经被他阅读了大概,大致内容也算是琢磨个差不多。

        再抬头朝郑秘书问道,“招标办的都已经到会议室了吗?”

        郑秘书点点头,回道:“嗯,应该都到了,刚刚您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见张主任他们几个已经朝会议室过去了?!?br />
        “嗯?!彼辙蓉┑阃酚Φ?,然后将桌上的文件和资料收拾了下,站起身来,“那我们也过去吧?!?br />
        待苏奕丞和郑秘书到达会议的时候,里面几位招标办的人都已经分坐两边,有人同一旁的人说笑着什么,有点认真的似乎在低头沉思,还有人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苏奕丞推门进去,直接在首位坐下?;嵋槭依镆幌掳簿擦讼吕?,众人纷纷抬头看向苏奕丞。

        环视的一周,苏奕丞这才淡淡的开口,说道:“这次科技城建设牵扯到的范围比较广,项目也比较的众多,有很多项目都是重点项目,各个企业的投标竞争也是非常的激烈,不过这些都是好事,有竞争才有发展。但是竞争再激烈我们总也要定一个下来,老区的改建这个项目可以算是这次兴建科技城中里面众多项目的中的重中之重,也是基础,我们打算改进城北的那片老区,然后再在着范围上进行扩建。所以招标项目最新要确定下来的就是这一块,这段时间大家也看了不少的投标书,心中估计也该有所眉目,所以我想先听听大家的意见?!?br />
        底下众人纷纷交换了个眼神,却没人想先开口。

        苏奕丞淡笑着问,“怎么,都还没有结果?难道大家都不记得后天就是开标的日子了?”

        董文海率先开口,说道:“我觉得这次老区改建是重点,选择怎么样的公司来做这次改建的开放商我觉得这更是重点中的重点,老区改建这个可不比其他项目,涉及到的范围和以后的经济效益那都是同其他项目不一样的,一个老城区的改建那重在这个城市的规划,资金投入大,生产回报的效率低,且不说这先前这两年不单单重在投入没有效益,就算往后几年,那效益也不定明显,这一点非常的考验一个公司的整体素质和这个公司的资金运转能力,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如果没有一定规模的公司,那在这个项目的后期那肯定是吃不消的,所以我认为必须找一家口碑和实力兼备的公司来负责这个项目?!?br />
        闻言,在坐的几人也不住的点点头,附和的说道:“童局长说的有道理,是这样的?!?br />
        苏奕丞并不表态,不点头也不摇头,看着他问道:“那童局长心中已经有合适的对象了吗?”

        童文海清咳了一声,微微正了正身字,说道:“其实我心里意属‘旭东建筑’的,不过只可惜对于这个项目上他们并没有参加,我也看过所有投标公司的标书和他们的一些基本的资料,没有了‘旭东建筑’这个的老大,要我说‘精诚建筑’的整体实力在着当中会更胜一些,我也看过他们去年参与的一些项目和资料,对于社会的反响那都是很不错的,而且他们之前正好也是我们市委大楼的中标者,我库尔德他们绝对是有实力将这个城区改建做到很好?!?br />
        苏奕丞点点头,对于童文海的话并没有发表一个言论,有看了看大家,问道:“大家都同意童局长的想法?没有别的意见了?”

        “我不这样认为?!被耙舾章?,坐在角落的张主任有不同的意见,说道,“我不认为‘精诚建筑’就是最好的选择?!?br />
        苏奕丞挑了挑眉,看向他,“那张主任认为谁比较合适?”

        “我还是老话,我觉得不能一味的把机会留给那些大公司,我觉得一个行业的发展跟国家的发展是一样道理的,国家的发展不是我们这些老一辈,真正在抓的还是下一代,因为未来是属于年轻一代的,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迟早是要推下来的。那么一个行业的发展我觉得也是一样的,你不能只一味的给那些一句成立了很久,的一些所谓的有实力的大公司,如此的话我觉得会把我们自己给逼进死路,这样的发展太容易遭遇垄断了,而且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话,那那些有冲劲有能力的新一代的公司就将会永远没有得到发展的机会,那永远只能是一个没有实力的小公司。另外我觉得这次我们市里抓重点来建设这个科技城,那也是为了我们江城以后更发的发展和建设,其实一样的道理,我们看到了必须有新的开拓才能有新的发展,如果依旧是一味的将机会留给那些依旧发展起来的公司和人,我觉得那根本就违背了我们这次兴建科技城的初衷,完全没有意义?!闭胖魅稳绱怂档?。

        闻言,众人都沉默了,似乎是在考虑张主任刚刚这一番话里面深层的意思。

        苏奕丞嘴角半勾着,脸上淡淡有着笑意,看着大家说道:“对于张主任的话,大家有什么想法?!?br />
        “那如果按张主任说的,要是给那些所谓的新公司机会的话,谁能来保证质量和进度,毕竟是做项目,并不上嘴上说得好听就可以的,靠得还是实力?!庇腥酥室傻乃档?。

        看了那人一眼,张主任说道:“所谓保证质量,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放眼看去,现在有多少项目出自那些所谓的实力公司之手,可是又有多少项目是能保证质量的,到最后哪个不是出了事故,然后身后牵扯出了一些列的人和事,又有谁为这些事故来买单?要我说,确保质量那还是我们政府抓紧的责任,原本建设和发展就是为了服务百姓的,我觉得与其想着怎么压低这些资金款项的投入,还不如先将资金投入到位,与其出了事后要要负责大部分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还不如想着将一切都投入到位,直接保证了质量,这样不仅能为这个项目和百姓负责,我觉得也能更好的带动新企业的发展?!?br />
        众人没说话,沉默,其实对于这些内部的一些事情,大家自然都是心知肚明的,拨了多少款,可最终又有多少款子是真正到位的,谁都清楚。

        苏奕丞淡淡的开口,“我觉得张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该给那些新发展起来的企业更多的机会,原本这次兴建科技城本来就是一个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为的就是带动江城科技行业的发展,当然也不仅仅只限于科技行业,对于其他行业也是要促进的,所以我非常赞同张主任的想法,如果大家没意见的话,我觉得我们是该给江城的那些中小型,新发展起来又有能力的公司一些机会?!彼底趴聪蛲暮?,问道:“童局长你说是吧?!?br />
        童文??聪蛩?,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苏副市说的有道理?!?br />
        118我爱你

        没有苏奕丞在,苏爸爸和苏爷爷也留在了部队没有回来,所以午饭桌上只有安然和秦芸和苏奕娇三人。

        “安然,来,你太瘦了,多吃点?!鼻剀考锌春么笠豢槿夥诺桨踩坏耐肜?,这边又急着拿碗打汤给她喝。

        “妈,我,我自己来吧?!卑踩挥行┎缓靡馑?,按理说该是她来夹菜打汤给她才是,比较她是自己的长辈,而现在却反过来让她来伺候自己,怎么想都觉得惭愧不好意思。

        “没事?!鼻剀啃ψ沤且淮笸胗闾蓝斯锤?,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边说道:“安然啊,别拘谨别不好意思,跟在自己家里一样?!?br />
        “我没有拘谨拉?!卑踩挥行┎缓靡馑嫉男π?,其实在苏家很自在,秦芸不是一个有架子的婆婆,对她又很好,一点都没有给她压力,甚至连苏奕丞都好几次闷闷吃醋的跟她说妈妈有了媳妇就忘了儿了。

        都说婆媳关系是最难相处的,可是能遇到这样的一位婆婆,她真的很幸运。她不迷信的,却对此有些感谢老天爷,感谢让她遇到了这样一个好的男人,还有那么好的一家人,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似乎真的是受了眷顾似的。

        “嫂子,你跟我们说说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啊,说说你们的恋爱过程呗?!彼辙冉考辛烁喽狗旁谧炖?,边噘着边问道。

        “呃?!卑踩灰汇?,好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她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会跟苏奕丞结婚根本就是个大乌龙!

        “是啊,说说呗?!币慌缘那剀克坪跻捕宰约旱牧蛋诽乇鸬挠行?,其实主要还是介绍了无数个女孩给苏奕丞,几乎每一次全都被苏奕丞一句话给挡了回来,根本就连见都没有见过。以他这么闷的性格,她曾经一度认为自己最近几年想等他结婚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却没想到他竟然突然就给她带了个媳妇回来。

        “其实,其实……”安然吞吐着,这么也不好意思开口。

        苏奕娇和秦芸定定看着她,看眼神像是在期盼什么。

        安然硬着头皮,说道?!捌涫滴颐撬闶窍嗲兹鲜兜?,不过是我相错亲,认错了人?!?br />
        秦芸和苏奕娇皆是一愣,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苏奕娇定定的看着安然,怀疑的说道:“所以说你们认识算是乌龙?”她想过也许他们是在某场晚宴上认识,又或者是经过某人的介绍两人这才认识,但是却一点也没想到,没想到竟然会是个乌龙!

        秦芸则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有些激动的说道:“天哪,我怎么没有想到,我当初就该让那些女孩子用这招来对付阿丞,不然也不至于等了这么久才等到他结婚,说不定我此刻都当奶奶了都不一定?!?br />
        安然有些哭笑不得,似乎她的答案让他们失望了。

        “那接下来呢?”苏奕娇又八卦的问,“你们就这样认识了,然后开始交往?”

        安然干干的扯了扯唇,顺着她的话,有些不自然的点了点头,她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在领了结婚证之后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是相错人了!那样她真的是要找个地缝装进去了。

        “切,好老套。我还以为你们会有多浪漫呢?!彼辙冉坑行┟蝗さ钠擦似沧?,这完全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嘛,一点都不浪漫。

        安然只是笑,想着自己要是告诉她说自己跟苏奕丞之间根本就连恋爱都没有,直接就领证结婚了,甚至直接根本就没有什么追求的过程,那她会不会认为其实那老套的认识交往再结婚其实也能算的上浪漫呢。不过说道交往,他们之间似乎缺少了点什么,她明明记得某人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跟她说两人要恋爱,可是也就见收了他一次花,两人吃了一次烛光晚餐,看了半场电影,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个小孩家家的懂什么。平平淡淡那才是真,恋爱结婚两个人在一起那是要过日子的,你以为抱着浪漫能当饭吃啊?!鼻剀棵缓闷目戳伺谎?。

        “什么嘛,我都26了,才不是小孩,你们干嘛老拿我当小孩!”苏奕娇有些不满的抗议,嘟囔着嘴,眼睛瞪得大大的,如此看来,还真的是一脸的孩子气。

        秦芸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说道:“你一天没有给我嫁出去,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孩子,管你多少岁,你多少岁你都改变不了你当初是我生的事实?!?br />
        苏奕娇瞪着秦芸看了好一会儿,却最终败下阵来,赌气的撇开头去。

        秦芸也不看她,直接又伸筷子给安然布着菜,边说道:“安然,多吃点?!?br />
        安然只能苦笑的点点头,看着那一碗饭里面有大半碗的菜,安然只能很努力的开始吃菜。

        吃过午饭之后,秦芸突然被部队里张副团长的爱人叫走说去要帮个忙。

        安然有些无聊的在院子里走走看看打发的自己的时间,然后实在是有些无聊,而自己也开始有点困意之后,这才想回苏奕丞原来的房间去躺着睡一会儿。

        苏奕娇的房间就在苏奕丞的隔壁,所以想去到苏奕丞的房间,那必须是得经过苏奕娇的房间门口。

        也许是怀孕的关系,这困意来得特别的猛烈,早上又起的早,此刻的安然哈欠连连。苏奕娇的房门似乎并没有关紧,安然经过的时候竟然隐隐听到了哭声,安然一愣,睡衣也醒了打半,循着声音过去,从那并没有关紧的缝隙中安然看到房里苏奕娇正蒙着头坐在床上哭,声音很压抑。

        “叩叩叩…?!卑踩焕衩驳那昧饲妹?。

        房内苏奕娇见有人来,猛地抬起头,拿手背去擦拭去脸上的泪。然后才略有些不自然的扬声对着门口喊道:“进来?!钡比谎谑卧俸?,那声音还是带着隐隐的哭腔。

        安然推门进去,看到那床前丢了一地的纸和照片。苏奕娇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猛地从床上爬起来,赶忙在安然过来之前把地上的照片等收拾起来。然后才略有些尴尬不自然的抬头看着安然,僵着脸干笑着说道:“嫂,嫂子,你来找我有事情吗?”

        安然看着她,此刻便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淡淡的摇摇头,只上前去,拉过那放在床头柜上的纸巾,递过去给她,“要不要跟我聊聊?!?br />
        苏奕娇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巾,嘟哝着嘴,有些倔强的摇摇头。

        安然看了眼地上她那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照片,上面是苏奕丞和叶梓温和苏奕娇三人的合照,照片上苏奕娇站在中间,左右两边一手挽着苏奕丞一手挽着叶梓温,笑得很开心。她突然记起之前苏奕丞说奕娇喜欢叶梓温的事情,再看看她现在的表情,多少能猜的出来奕娇这眼泪是为谁流的。

        苏奕娇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地上那被捡漏的一张照片,嘟囔着嘴,有些不满的说道:“什么嘛,你都看到了?!鄙焓钟行┒钠慕钦耪掌霉?。

        安然轻笑了出声,在她身边坐下,“那要不要聊聊?”

        苏奕娇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转开头,缓缓的开口,“嫂子,你说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辛苦,现在想想,其实你跟哥这样挺好,妈妈说得没错,平平淡淡才真实。不用轰轰烈烈,只要知道彼此的心意,即使再小的事也能过得很甜蜜?!弊防纯醋潘?,嘴角苦笑着说道:“可是只是单方的喜欢,却永远得不到回应的爱情真的好辛苦,我有种走不下去的感觉?!彼底?,手轻轻的摸着照片上叶梓温的脸。

        苏奕娇接着说道,“他似乎永远只当我是个孩子,永远只当我是个邻家妹妹,明明知道我对他的心意,也明明我已经长大了,知道我已经是一个真正女人而非是当初不懂事爱哭鼻子的小女生了,可是他就是不原意接受我对他的感情,说我只是小时候的一种崇拜和迷恋,并不是爱情?!彼底?,苏奕娇有些难受的吸了吸鼻子,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眶滴掉下来,“我会连自己的感觉都分不出来嘛,我很清楚我对他的这种喜欢是爱,是男女之情!嫂子,你说我怎么办,他总是躲着我。我有些累,我曾经以为不会累,可是这样一直追在他后面跑着,这段时间我真的觉得好累,有点坚持不下去的感觉?!?br />
        安然轻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经过林丽的事,她深刻的有些体会到爱情是双方的,单方面的爱即使再迁就也不可能迁就一辈子,那样就太委屈自己了。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如果累了,就自己停下来,别总是委屈自己?!?br />
        苏奕娇一愣,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

        安然继续说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只靠单方的付出和努力是不行的,爱一个人是并不是为对方付出全部,不能只是一味的迁就他而委屈了自己,如果真的努力过,却始终不能得到他的回应,那么我们就得考虑是不是要放手?!?br />
        “可是……”苏奕娇看着她,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掉下来,“可是,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这种喜欢从小就开始,我喜欢了他快20年,喜欢他似乎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br />
        “那如果他哪一天带着别的女人回来,你怎么办?还是这样躲起来哭吗?”安然反问她,虽然这个问题有些残忍,但是她不想苏奕娇成为第二个林丽,与其等到以后看着她心痛,还不如现在就劝她选择放手。

        苏奕娇愣住,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么多年,她一直追在叶梓温后面,虽然叶梓温一直在躲着她,也一直强调他只当她是妹妹,身边却也没有见出现过什么女人。她从来没有想过叶梓温会跟别的女人一起,可是如果他真的有了别的女人,那她该怎么办?

        “奕娇,先试着去放手,至少不要让自己追着他身后跑,再喜欢也好,如果他真的不给你们一点机会,那又何必勉强,感情从来不是可以勉强凑活得下去的东西?!卑踩蝗拔孔潘?,喜欢她能真正的明白。

        苏奕娇愣了好久,才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安然,表情有些空洞的说道:“嫂子,我好累,我想睡一下?!?br />
        安然知道刚刚的这些话说得比较重,而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自己刚刚的这些话。点点头,拍了拍她的手,“嗯,好好睡一觉,别想太多?!?br />
        “嗯?!彼辙冉壳崆嵊Φ?,却没有抬头,眼睛直直盯着手中的那张合照。

        安然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直接退出了房间,伸手将房门带上。

        突然有些感慨,却同时也觉得有些庆幸,庆幸自己遇到了苏奕丞,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有爱情,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喜欢和在意,而自己也是亦然的甚至这种感情日益浓烈,她能隐隐的意识到,那已经不是只单单只是喜欢,只是好感,似乎是爱!

        这样的意识太过突然,就连安然自己也有些被吓到,不过很快就释然了,伸手摸着肚子,虽然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她却有种莫名的感动,为他也为自己。

        突然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很想告诉自己此刻的想法。

        想着就真的这样去做了,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安然这才有些怯场,才想挂断电话的那一瞬,电话被接通了,苏奕丞那温润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喂,安然吗?”

        原先那一瞬的怯场和害怕在听到他声音的瞬间一下消失殆尽,握着手机坐在他那当初睡过的房间和床,轻笑的回答道:“是啊,还在忙吗?”

        “嗯,不过会在傍晚前赶回去?!苯拥剿牡缁?,苏奕丞的心情似乎不错,声音里淡淡的带着笑意。

        “苏奕丞?!卑踩涣盏慕凶潘?。

        “嗯?”

        深呼吸,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做好充分的准备,可是心跳却有些控制不住的加速,脸上也微微有些发烫,她想自己此刻的脸一定又是红的。

        没有听到她的回答,苏奕丞有些不确定的唤道,“安然?”

        “我,我爱你?!奔负跏撬低瓯阒苯庸伊说缁?,脸似乎比刚刚更烫了些,生怕他回过来而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赶忙直接拆了手机的电板。然后用手不停的煽着自己的脸,希望能将脸上的热度降一点下来。

        看着那被拆掉的手机和手机电板,想起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喃喃自语的说道:“我干嘛挂电话?我刚刚就该直接问他爱不爱我才对嘛?!彼低暧趾眯Φ呐牧伺淖约旱牧?,脸上烫的厉害,最后只好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这才稍微的将那热度给降下来。

        洗过脸再躺坐在床上,伸手轻轻的拍着摸着自己的小腹,嘴角淡淡的带着笑意,自言自语的说道:“宝宝,你说爸爸刚刚会是什么反应???”想着又觉得自己现在的这种行为简直是幼稚的要死,摇摇头让自己不要想,而也在这时,那困意再度来袭,缓缓的眼皮有些沉重,一点一点的阖上,枕着苏奕丞当初睡过的枕头,缓缓的进入梦香。

        睡梦中似乎有人在轻轻的触碰着她,手缓缓的来回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抚着,安然皱了皱眉,呜嘤了一声并没有醒来。

        而后直到唇上传来那温热的触感,那样的亲吻太过熟悉,是苏奕丞最喜欢亲吻她的那种方式,依旧没有睁眼,身子却本能的对他起了反应,微微的轻张开口,放任他进出,手缓缓的抬起,环住他,迷蒙间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奕丞……”

        这这样的轻唤似乎给了某人巨大的鼓舞,那亲吻突然变的有些热烈,力道有些猛,动作也变得不似刚刚的温柔似乎是想将她整个人揉进自己,融入自己的血液。

        安然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睁开眼看着眼前那放大的俊脸,轻拍了拍他,呢喃的说:“奕,奕丞,放,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br />
        苏奕丞这才将他放开,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喘息的厉害,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胸口也起伏的厉害。伸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看着她,眼睛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深邃,在她耳边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安然……安然……”边唤着,边轻啄着她的脸,轻轻的,一遍一遍好似永远吻不够似得。

        “呵呵?!北晃堑糜行┭?,安然咯咯的笑出声来,胸口还因为刚刚的吻喘息而起伏着厉害,边笑着拍着他,“好痒,呵呵,好痒?!?br />
        好一会儿,苏奕丞终于吻够了似得拥着她轻轻的转了个身,两人相拥的躺在那并不算太大的单人床上。苏奕丞将脸埋在她的肩窝,鼻尖全是她的馨香,手上拥着她的力道有些重,却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弄疼她。

        “已经忙完了吗?”被他拥在怀里,安然轻轻的问道,嘴角带着很好看的笑,淡淡的满足。

        没有回答她,将怀中的人儿又拥得更紧了些,好一会儿这才在她耳边轻轻的唤,“安然……”声音悠扬,带着缠绵的味道。

        “嗯?”安然轻轻的回应,手轻轻的在他的背上调皮的画着圈圈。

        苏奕丞放开她,微微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然后无比认真的开口,“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好不好?!?br />
        安然微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轻问,“嗯?”她并不知道他指得是什么。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她,嘴角带着好看的幅度,那眼神也似乎温柔的能掐出水来,缓缓的开口,“再说一遍你刚刚在电话里说的话,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庇锲髅骱芪氯?,话里的内容却有着一种不容拒绝的霸道。

        这才想起睡前的那个电话,安然的脸温度一下高了起来看着他,脸一下红彤彤的。再让她说一次,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看着他的眼睛,她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转悠着那乌黑的大眼,安然决定装傻到底,“我刚刚打电话给你了吗?”

        看着她,苏奕丞挑了挑眉轻笑,“不记得了?”

        安然突然想起当初林丽说过的一句话,她是这样说的,这装傻那绝对是取决个人的态度,你若态度够坚定,那么你装傻就能蒙得过别人。如此想着,安然便异常坚定的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印象!”

        “是吗?”苏奕丞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看着她问道:“那要不要我提醒你?”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脸越发的红了些。

        苏奕丞收住笑,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比刚刚更坚定了些,然后开口,“安然,我爱你?!币蛔忠痪淙冒踩惶谜嬲媲星?。

        安然愣住,似乎一下都忘了呼吸,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耳边还是他刚刚的那句‘我爱你’,似乎被设置成了单曲循环,一遍一遍的在她耳边重复着。

        苏奕丞伸手摸着她的脸,认真的问道:“这样的提示,有没有让你想到些什么?”

        安然突然只觉得鼻尖有些发酸,脸倒是不红了,不过眼眶却开始有种热热的感觉,眼泪就这样有些控制不住,一发不可收拾的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伸手拍了下他,典型的口是心非,明明心里甜的要死,却还是带着哭腔,指控他,“你好讨厌!”

        苏奕丞将她的手一把抓住,眼睛定定的看着她,执着的问,“想到了吗?”

        安然不住的点头,边说道,“我也爱你?!?br />
        苏奕丞笑,脸上的笑容不住的扩大,然后一把紧紧将她拥着。

        119老婆孩子热炕头

        苏奕丞和安然再从房里出来的时候秦芸正和阿姨准备今晚的晚餐,见两人过来,忍不住揶揄两人说道:“小两口新婚燕尔感情就是好,安然,你可不知道,阿丞她生怕我把你给藏起来,这才进门就一个劲的问我你在哪,那跑着回房间的速度你是没看见,那比他爷爷带的兵跑得都快?!?br />
        “噗哧?!北磺剀康幕案豪?,安然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转头玩味的看着某人,竟然有些意外的发现某人竟然略微有些脸红。

        苏奕丞略有些不自然,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刚刚接到安然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办公室里,只说道,“我去训练场看看?!比缓笞房聪虬踩?。

        安然才不想再被婆婆和奕娇他们笑,赶忙表明立场说道,“我来帮妈妈准备晚饭?!彼底胖苯庸ジ剀亢桶⒁檀蛳率?。

        看着儿子吃瘪的样子,秦芸大笑,一旁的阿姨也跟着笑起来,整个院子里顿时充满了笑声。

        苏奕丞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哀怨的看了看安然,这才转身出了院子。

        因为是替爷爷庆祝生日,虽然只是一家人聚一聚好好一起吃个便饭,不过秦芸和阿姨还是做了一桌的好吃的,安然虽然美其名曰说是来帮忙的,却也只是打打下手洗洗菜端端盘子,因为她深知道自己的厨艺绝对是上不了台的,另外虽然她的孕吐并不严重,但是在厨房待久了,总是容易恶心反胃,秦芸以为她身子不舒服,并也不肯再让她帮忙。

        苏奕丞是同苏爸爸和苏爷爷一起回来的,三人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而苏爸爸和苏爷爷知道今天苏奕丞他们都要回来,所以这训练刚结束,便急着赶回家,正巧在路上碰上回来的苏奕丞。

        苏奕娇在开饭前从房里出来,没有中午时候安然见到的那种落寞,此刻的她笑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中午那个躲在房里哭的苏奕娇,撒娇的挽着苏汉年的手跟他说生日快了,还特别俏皮的同苏文清坐着鬼脸,孩子气的同秦芸斗嘴,看不出一点负面的情绪。

        安然甚至有种错觉,不禁怀疑自己中午见到的人真的是苏奕娇吗?

        因为是一家人,所以只见也并没有太多的规矩或者什么,人齐了之后边落座准备开饭。虽然是一家人一起的小聚便饭,秦芸还是特地准备了酒,每个人象征性的倒上一点,大家一起准备给苏汉年敬酒,祝他老人家生日快乐。

        最后待大家一起举杯的时候,突然这其中出现的一杯果汁生生的有些突兀,苏奕娇疑惑的看着安然,说道:“嫂子,你怎么喝果汁啊?!彼堑冒踩换岷染瓢?,上一次两家人一起在悠然居吃饭的时候也是喝的。

        “安然不能喝?!辈淮踩换卮?,苏奕丞替她解释道。

        其实喝什么并不重要,也不过是助个兴而已,秦芸并不在意,笑着说道:“喝什么都一样,果汁也好,来今天爷爷生日,我们大家敬一起爷爷一杯?!?br />
        众人干杯,乐得苏爷爷原本略有些严肃不苟言笑的脸今天也堆满笑意。

        苏奕娇俏皮的从身后拿出礼物给苏汉年递过去,然后嬉笑着说着自己的祝福语,“祝爷爷越活越年轻,年年都是18岁?!?br />
        苏汉年大笑,笑骂道:“鬼丫头,爷爷要是年年18,那还不成老妖怪了??!”

        众人哄笑一堂。

        苏奕丞将早上买的保健品给爷爷提过去,笑着说:“爷爷,我跟安然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我们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一些不实用的礼物买的也怕您用不上,所以只买了几盒保健品,我问过,他们都说这个对对治风湿很有用,爷爷你先试试,效果好的话我再帮你买几盒?!?br />
        “好好好?!彼蘸耗晷ψ诺阃?,其实他并不在意有没有礼物,对他来说,一家人团圆像这样做在一起吃个饭就很不错,有没有礼物那全都不重要。

        “什么嘛,哥你是在说我的礼物没有实质性作用吗?”苏奕娇有些不满的皱了皱鼻子,“其实能送礼物主要是心意嘛,只有送自己最好的那才代表诚意,自己都不喜欢,那还算什么诚意嘛??銮乙敲聪不段?,不管我送什么爷爷都会喜欢啊,对吧,爷爷?!?br />
        苏汉年大笑,“哈哈,你个鬼丫头,上次送我个什么玩偶,粗眉毛的小孩,我都叫不来是什么东西?!彼饷创罅四昙土?,竟然送他玩偶,也就着鬼精灵想的出来。

        “爷爷,那是蜡笔小新?!彼辙冉克档?,“是我上次去日本带回来的,我可喜欢了,爷爷难道不喜欢吗?”那语气像是被人抛弃似的,特别的无辜,让人不忍心说反对的话。

        “喜欢,喜欢,我们家小娇送什么东西我都喜欢?!彼蘸耗晷ψ潘档?。

        闻言,苏奕娇有些得意的朝苏奕丞说道,“看吧,我就说我送什么爷爷都喜欢?!?br />
        “看你得意的,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地?!鼻剀啃ψ潘档?。

        大家都笑了,气氛很融洽,愉悦。

        苏奕丞看了安然一眼,然后桌子底下,伸过手紧紧的抓住安然的手,两人相视交换了个眼神。再转过头,苏奕丞对着大家说道,“今天借着爷爷的生日,其实我跟安然也有件事要跟大家宣布?!?br />
        “什么事???”苏奕娇好奇的问,眨巴着大眼,看着他。

        “是啊阿丞,你们有什么事要宣布啊,弄得神秘兮兮的?!鼻剀恳哺胶妥潘档?,边说着,边伸手夹菜给安然。

        苏文清和苏汉年也定定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说什么。

        苏奕丞轻笑,桌子底下握着安然的手力道更紧了些,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我跟安然有孩子了?!?br />
        闻言,秦芸和苏奕娇那夹着菜的筷子都蓦地顿住,几人愣愣的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安然,好一会儿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苏奕丞清咳了声,重复说道:“我说,我跟安然有孩子了,医生说已经2个多月了,一切都很正常?!?br />
        秦芸最新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真的?”

        苏奕丞点头,嘴角是淡淡的微笑。

        “太好了,我要做姑姑了!”苏奕娇有些兴奋的说道。

        苏文清也反应过来,想到自己就要做爷爷了,那脸上就有抑制不住的笑意,“好事啊,今天我们家算是双喜连门了,你说是吧,爸?!弊房聪蛩蘸何?。

        苏汉年也不住的点头,连连说道:“好好好,奕丞总算是没让我白等啊?!泵幌氲剿鼓艿鹊奖г锏氖焙?,这辈子算是值了。

        安然转头看了眼苏奕丞,桌子底下紧紧的回握着他的手,嘴角带着满足且幸福的笑意。

        “哎呀!”秦芸略有些责备的看了眼苏奕丞,说道:“你们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br />
        “我们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嘛?!卑踩恍ψ潘档?。

        “本来就是大喜事,不管什么时候告诉我们,我们都惊喜的不得了?!鼻剀靠醋耪饴雷拥牟?,考虑哪些适合孕妇,又是否需要让阿姨再为安然重新做过。边说道:“安然,你想吃什么,我让阿姨给你做?!?br />
        安然忙摇头,怕麻烦到别人,赶紧说道:“不用不用,这些我都挺喜欢的,真的!”

        “哎呀,这个蟹不能吃,太凉了,这个也不行,太辣了,这个这个也不行,似乎烧的太咸了,味精放太多了!”秦芸边看着一桌子的才边皱着眉头,原本很合胃口的菜肴,这一涉及到怀孕和孩子,突然一下就变了味,这个不行那个不好的。最后索性直接放下筷子起身,说道:“我去重新给你做点?!辈淮踩痪芫?,直接已经转身进了厨房。

        “妈!”安然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的转头看了看苏奕丞。

        “哈哈,让你妈去做吧,她是太高兴了?!彼瘴那宕笮ψ潘档?,虽然有些意外,但却是是件喜事。原本还想按着奕丞的性质,他总会计划安排好一切,会没这么快要孩子,没想到他真的要当爷爷了。想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端起杯子,看着苏奕丞说道:“阿丞,今天陪爸和爷爷多喝几杯?!?br />
        苏奕丞点头,“好?!?br />
        安然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致,却又担心苏奕丞喝多了胃受不了,只得小声的在苏奕丞耳边轻轻的嘱咐,“你少喝点拉?!?br />
        闻言,苏奕丞拍了拍她的手,点点头,“我知道?!?br />
        也许是真的太过高兴了,这一顿饭下来,苏汉年和苏文清酒量都不错的两人竟然都有些喝多了有些醉意,最后苏爷爷还是由苏奕丞扶着才回得房,而苏爸爸虽然不至于自己回不了房间,可是那走路东倒西歪的,看着也让人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其实苏奕丞晚上喝得也有些多,回到房间躺坐在床上整个人也微微有些醉意。

        安然推门进来,只见苏奕丞就这样,衣服也没有脱的直接躺在床上。上前伸手轻拍了拍他,唤道,“奕丞,奕丞?”

        苏奕丞没反应,闭着眼就那样躺着,似乎真的睡着了似地。

        安然轻轻摇了摇头,伸手轻轻的在他鼻子上有些恶作剧的捏了捏,小声的在他耳边威胁的说道:“真不乖,让你少喝点了还不听话,哼,看你明天起来我怎么收拾你?!彼底?,准备起身去浴室拧把热毛巾来帮他擦拭下,好让他能舒服点。

        可这才想起身,手腕上突然被人握住,然后一个稍稍用力,整个人跌靠在那具温热的身体上。抬眼看去,只见苏奕丞已经睁开眼,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仰头轻轻咬了下她那圆润的鼻子,苏奕丞好笑着问道:“你要怎么收拾我?”

        这样躺靠在他身上,安然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胸膛,恨恨的说道:“你以为你的胃是铜墙铁壁吗,竟然喝这么多!”上次的事她到现在还怵目惊心,真的不是一次好的记忆,她可不想再那样害怕一次。

        她拍的声音很大声,却仅仅只是声音大声,到一点也不疼,一把将她的手抓住拉过放在嘴边轻吻,笑着说道:“难得开心嘛,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爸爸和爷爷这么开心了?!?br />
        安然不说话,她当然也看的出来苏汉年和苏文清是有多高兴,所以才任由着他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不想破坏了这样难得的气氛。

        “安然?!甭杂行╇实纳?,苏奕丞轻轻的在她耳边唤道。

        “嗯?”安然淡淡的应着,靠在他的胸膛,听闻着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我今天也很开心?!彼辙蓉┛?,声音里带着种满足感。

        安然耳朵贴着她的胸膛,微微被震得有些痒,点了点头,只轻轻的应道,“嗯?!弊旖谴诺奈⑿?,很淡却很好看。

        两人这样躺着躺了好一会儿,突然苏奕丞一个翻身将两人的位置调换,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安然迎视着他的目光,半点没有退让的意思。

        将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减轻自己压在她身上的力量。然后缓缓的底下头,吻轻轻的印在她的唇上。

        安然轻轻的闭上眼,伸手缓缓将他的背抱住,感受他的唇辗转贴合着她,微微张开嘴,放任他的灵舌进入,掠夺着她口中的一切。

        吻愈见愈烈,原本单纯的轻吻也开始在不知不觉的热情中慢慢的变了味,单纯的吻延出了**的味道。某人的手也缓缓开始到处在那娇柔的身躯上开始缓缓探索。然后某人的生理上明显开始起了变化,最后硬生生的停住动作,将脸紧紧埋在她的颈间,一动不动,生怕自己一动就压抑不住自己体内那原始的**。

        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这才从她的肩窝将头抬起,温存的轻轻啄吻她的唇。

        安然被他啄的有些痒,偏过头去,边笑着轻拍他,“快点起来啦,一身的酒味,快点去洗澡?!?br />
        苏奕丞从她身上起来,拉着她一起坐起身来,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遵命,一切听从领导安排!”

        安然被他的样子惹笑,一脸好心情的坐在床上。

        苏奕丞冲衣橱里拿过之前留在准备的换洗睡衣,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道,“老婆,要不我们不起洗吧?!?br />
        闻言,安然脸不争气的突的爆红,“臭流氓!”抓过床上那放着的枕头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苏奕丞将枕头准确无误的接住,然后大笑着进了浴室。

        如果要让安然用某一种动物来形容自己的话,那么安然觉得自己就是熊猫,因为熊猫是国宝,而她现在的待遇就如同那国宝差不多。

        秦芸对于安然怀孕那显然是高兴激动的,第二天得知安然已经辞职没有上班,当下就要将安然留在大院里几天,说是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她。其实安然也挺喜欢大院里的生活的,很简单,不过每天的起床号却很让人头疼。苏奕丞也许是因为考虑到自己最近忙项目的事,而安然一个人在家也没人照顾,所以对于让安然留在大院住几天,他并不反对。

        也许是因为自己快要做奶奶的关系,秦芸高兴的有些过于紧张,安然每天的饭菜几乎都是她单独开小灶为安然做的,只是她做得很开心,安然却吃得有些苦不堪言。

        秦芸特地让苏奕娇在网上打印了孕妇的营养餐,并且严格的按照那上面写的内容来执行着,什么维生素每天要摄入多少,什么钙质要不要补充等等,另外对于每天的正餐更是严格要求着,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这些都早已经制定好了方案,其实这些安然都可以接受,只是比较痛苦的事,每餐几乎全都是没有味道了,或者就是都是同一个味道了,按照秦芸的说法,味精吃多了对孩子非常不好,盐巴也要每天规定的摄取而最原汁原味大自然的味道的往往是对宝宝和母体最好的,所以虽然每天开小灶,但是那样淡而无味清水煮白菜似得烧法让安然真的是有些痛苦万分。几天天下来,整个嘴巴都是没有味道的,一说道吃饭就让她害怕。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知道秦芸也是为了她好,想让她和肚子里的宝宝得到最好的照顾。所以即使如此,安然也每次都微笑着将那些特意为她准备的饭菜很努力的吃完。

        只所以说是‘国宝级’的待遇,除了吃的上面秦芸会特地开小灶外,对于动上面,秦芸也严格得有一套标准。每天早晚陪着她在大院里走走散散步,但是除此之外,她绝对不让安然多动什么,抬手绝对不过头顶,绝对不能拿一点有重量的东西,安然有时候闲到太无聊,便想让家里的阿姨教教她一些简单的厨艺,原本她就打算想趁这段时间把自己的厨艺学好,好歹能让以后苏奕丞回家就能有做好了的饭菜等着他回来开饭。

        可秦芸似乎在她身上装了雷达,刚刚才说要出去隔壁张副团家里跟她的一帮老姐妹一起聊聊天,可这才没一会儿功夫,安然这才拍拖阿姨来叫她几手简单的方法,想着人为教程总是要比自己对着那只有文字和彩图的菜谱要好许多,这菜刀才刚拿手上,才准备将那些等下要用到的食材给处理切断,秦芸就进来了,看着她手中的菜刀,忙上前去将拿过,然后煞有其事的说,“怀孕的人不能动刀的,不吉利?!比缓蟛挥煞炙档耐谱虐踩恢苯泳统隽顺?。

        “妈,没事的,我只是想跟阿姨学学做菜?!卑踩唤馐偷?。

        “以后在学,现在你怀孕呢,可不能累着自己,再说了,厨房油烟大?!鼻剀坎辉尥乃档?。

        “妈,不会的,不会累到,我只是想学着以后能做饭给奕丞吃?!?br />
        闻言,秦芸笑了,直接说道:“没事,阿丞手艺不错,以后都让阿丞烧给你吃好了?!?br />
        如此,安然只能干笑着,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苏奕丞每天都会过来,有时候很晚,安然有时候会不忍心他来回这样的辛苦,几次让他太晚了就别过来,可他总是不听,每次不管有多晚,总是要过来,其实什么都不做,当然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是那样两人相拥而眠。

        而每天见他那略有些疲惫的脸色,秦芸总是会坏心的嘲笑他,说老婆孩子热炕头,这老婆孩子跑了,家里的炕头再热某人也待不住了,想当初他总是推说自己忙没时间,现在是忙再晚也要朝这边过来,挡都挡不住。

        苏奕丞理亏,每次都是摸摸鼻子自动忽略假装没听见。

        这晚安然枕着苏奕丞的臂膀,闭着眼,却好一会儿都睡不着,轻轻的翻了翻身,却惊动了身边的男人。

        “怎么了?”苏奕丞带着浓浓的困意说道,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拢了拢。

        “吵醒你啦?!卑踩挥行├⒕?,她知道他每天来回开两个小时的车,而且原本这断时间那个科技城的项目又忙,他每天几乎累得倒床就能睡着。

        苏奕丞闭着眼亲了亲她的发心,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她说道:“怎么不睡觉?”声音还是带着浓浓的困意。

        黑暗中,借着窗外的月光,安然伸手摸上他的脸,用手指描绘着他的轮廓,轻叹了声,说道:“苏奕丞,我们明天回去吧?!彼翟谑遣辉敢馑炎约号恼庋1沽?。

        苏奕丞轻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彼淙徽庋椿赜行└嫌行├?,但是他甘之如饴,并不觉得辛苦。

        安然自然知道他是不会嫌累的,他对她太好,只想迁就她。轻笑的摇摇头,说道:“我才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比缓笊衩刭赓獾那那拇盏剿亩?,说道:“这几天我吃够妈妈给我做的饭菜了,嘴边都没味道了,再待下去,我估计我就要崩溃了。奕丞,我们回家,回家后你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br />
        苏奕丞笑,其实他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过说道母亲给安然做的那所谓的营养餐,他倒是真的吃过,别说味道,那根本就是清水著白菜,淡而无味,也真为难她吃了这些天。

        “好不好嘛?!卑踩蝗鼋康耐忱锊淞瞬?。

        苏奕丞失笑的摇头,抱了抱她,点点头,答应道:“好!”

        120不在意

        秦芸虽然不太愿意让安然回去,但是看着儿子每天忙到半夜还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军区大院,做妈的还是会心疼不舍得的。//

        另外她看着安然虽然怀孕了,但是这妊娠反应也不算严重,孕吐也就早上刷牙的时候会有点恶心反胃,其他时候倒也没怎么见她吐得多厉害,如此也就放心了放她回去,不过安然临走前,还是不忘叮嘱她要注意的事项,另外还特地将之前她让苏奕娇给打印的资料让她带回去,让她按照这资料上的来注意营养的摄入。

        从军区大院回来,这才进门,安然就满足的轻叹出声,苏奕丞在身后才带上门,安然就转过身将他拥住。

        苏奕丞被她这突然的动作有些愣住,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轻笑的将她拥住,问道:“怎么了?”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似乎比之前长了,安然没上班之后在他的要求下头发一直都是披肩放着的,他喜欢她这样长发披肩的样子。

        安然摇摇头,轻声的靠在他胸前呢喃着,“回家了?!逼涫荡笤豪镆餐玫?,除去秦芸那过于紧张的这不准那不让的,大院的空气和环境都很好,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过于严重的环境污染,只是毕竟和大家住在一起,多少都少了点自由,就像现在这样抱着他都要顾及好多,生怕给人看了去又要闹笑话??墒腔丶伊司筒灰谎?,这里是她和他两个人的家,不管怎么样拥抱亲吻都不会有人看见笑话。

        想着,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笑笑的看着他,说道:“我想吻你?!?br />
        苏奕丞挑了挑没,看了看她身后,不动声色好笑的问道:“你确定?”

        安然没有注意到他眼神里的古怪,撇了撇嘴,微红着脸说道:“不要算了?!弊肀阆胍肟?,手却在她要转头的瞬间被苏奕丞拉住,然后不等她反应,苏奕丞的吻直接压了下来,手捧着她的头,给了她一个炙热缠绵的吻,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到底是想要还是不要。

        “砰?!蓖蝗簧砗笥惺裁炊鞅慌龅沟纳?。

        安然猛的回过神,从苏奕丞的怀里退出,转头看去,只见身后张嫂有些尴尬的站在吧台那边,忙反应过来,连连说道:“那个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说着又赶紧闭上眼连忙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

        安然整个人爆红起来,不止脸蛋,就连脖子都开始涨红起来。

        苏奕丞强忍着笑,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张嫂来了,因为门口拖着张嫂的鞋,另外今天也正好是周六,是固定张嫂过来打扫的日子,所以刚刚安然突然说要吻他的时候,他才那样问她,那个时候他已经在他身后看到张嫂了,即使不太喜欢当着别人的面,但是他却也并不想错过她的主动要求,所以就这样捧着她的脸就压下唇了。

        安然简直就想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在里面,羞恼的拍了下苏奕丞,转身就往主卧跑去。

        看着安然跑进卧室,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这才转头对张嫂说道:“张嫂,你先回去吧,不然有人估计这一天都不肯迈出房门一步了?!?br />
        张嫂也笑,伸手去解自己身上的围裙,其实打扫的已经快差不多了,突然又想到什么,说道:“要不我给先生和太太先把晚餐做了再回去吧?!?br />
        “不用了,安然说今天想吃我做的菜,我给她做就好?!彼辙蓉┪潞偷乃档?。

        闻言张嫂也不再多说什么,解下身上的围裙放到厨房里放好,边说道:“先生对太太真好?!?br />
        苏奕丞笑,抬手看了看手表,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边脱下放在沙发上,边说道:“不对自己的老婆好对谁好?!彼底懦磕潜吖?。

        因为之前一个星期都在军区大院,安然错过了林爸爸的手术,不过好在手术很成功,现在林爸爸只在静养着就好,不过至于癌细胞会不会再扩散复发,那手术后还得再每个段时间再回医院复查。

        在从军区大院回来后的第二天,苏奕丞和安然一起去医院看了手术后的林爸爸,林爸爸的气色看上去很不错,而这次再过来,林妈妈的脸上也有笑容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总是愁容满面的。

        苏奕丞只在医院里逗留了一会儿,询问了林爸爸现在的一些基本情况,还没开始多聊,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是郑秘大来的电话,也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些什,直接跟安然说了声回了办公室。

        安然同林爸爸林妈妈聊了会儿,林妈妈知道她怀孕也叮嘱她要小心,不过安然从林妈妈脸上看出了落寞。安然知道她怕是在想林丽那个没有机会出生的孩子。

        在病房里待了好一会儿,林妈妈让林丽跟安然下去走医院里的花园里走走。

        今天的林丽似乎有些不对劲,沉默的让人有些怀疑。两人在花园里的走道上坐下。

        没等安然开口,林丽直接坦白道,“我昨天看到程翔了”

        安然一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林丽淡笑着,只是笑容有些苦涩,“他没看到我,身后跟着那个女的?!?br />
        “林丽……”安然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林丽转头看她,淡淡的摇摇头,“我没事,告诉你只是不想骗你,看见了不能说完全没有感受,还是挺难受的?!?br />
        安然不说话,只是伸手将她的手握住。

        林丽也回握着她,眼泪一下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告诉自己那个男人已经是过去时,告诉自己不要再为那个人难受悲伤,可是也许是时间还不够,再想着那个画面,心里总是难受的紧。

        安然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可是看着她这样,她也跟着替她难受,上前将她拥住,两人就这样抱着哭了好一会儿。

        再放开,看着两人那哭得有些红肿的眼,两人不禁笑开了。

        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林丽说道:“我明天准备去找工作了,你祝我好运哈?!?br />
        安然重重的点点头,看着她说道:“明天一举成功!”

        林丽好气又好笑的白了一眼安然,说道:“你祝我点靠谱的行不?!彼晕夜ぷ骶透嫠频陌?!

        “苏太太?!绷饺苏敌ψ?,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安然转过头来,只见童筱婕正站着她们身后几步远处,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的。

        “怎么是她?!绷掷鲂∩牡袜?,转过头看了看安然。

        安然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只看着她淡淡的点点头,“童小姐?!?br />
        童筱婕朝他们过去,然后在安然面前站定,嘴角依旧似笑非笑的半勾,轻轻的开口,说道:“其实我更喜欢别人叫我莫太太?!彼坪跏窃诤次雷约旱闹魅ê土焱?,她喜欢别人把她贴上莫非的标签,好像这样就能证明莫非就真的只是属于她一个人似得。

        安然晃了会儿神,点点头说道:“确实该叫莫太太,是我冒昧了,莫太太别介意?!?br />
        “不介意,以后记得就行?!惫梭沔妓坪趸袄镉谢?,看着她眼里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深意。

        安然点点头,淡笑着没有说话。以前若说对童筱婕还有一点点在意的话,那么现在真的是全然没有了,因为真正做到了将莫非放下,所以又怎么会在意童筱婕。

        执着了这么多年,到最近才明白过来有些事根本不过是心里包袱。即使当初莫非没走,即使莫非早在几年前就回头找她,她也不可能再会去接受他,因为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背叛,之所以执着了这么多年,也许只是替当年的自己委屈,因为连分手都那么不明不白的,其实执着的不过是一个解释而已。

        有些人有些事根本就值得自己去执着去揪着不放,当陈澄告诉她那个盗了设计图的人就是莫非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执着和放不下是多么的可笑,仅仅只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太没有意义了。

        “苏太太不问问我来医院做什么?”童筱婕说道,看着她,脸上似乎有种在炫耀的姿态。

        安然笑着摇头,问道:“莫太太来医院做什么跟我有关系吗?”

        童筱婕一愣,然后低声笑了出来,说道:“确实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我倒是真心的希望苏太太的够亲口祝福我?!?br />
        安然挑了挑眉,问道:“什么?”

        童筱婕定定的看着她,然后开口,说道:“我怀孕了,苏太太会祝福我跟莫非吧?!毖劬χ敝惫垂吹目醋潘?,似乎是想将她整个人看穿看通透。

        闻言,林丽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安然,却只见安然平静的脸上一点情绪一点变化都没有。

        迎视着她的目光,安然淡淡的笑,如她所愿说道:“恭喜你和莫非,我祝福你们?!比缓笱劢瞧臣派洗┑哪撬阕阌?0公分高的高跟鞋,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怀孕了还是尽量别穿高跟鞋了,穿高跟鞋太过危险,另外,对血液循环也不好?!?br />
        她的平静是出乎童筱婕意料之外的,她以为她心里依旧还放不下莫非,可是她的平静让她觉得自己似乎猜错了,或者她真的已经将莫非放下了?

        愣愣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童筱婕这才有些狼狈的回过神,干笑的点点头,只说道:“谢谢?!彼低暧挚戳怂靡换岫?,这才转身离开。

        林丽看着她那离开的背影,转头又看了看安然,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安子,你……真的不介意,真的放下了?”

        安然好笑的看着她,反问道:“你看我这样像是介意像是没有放下吗?”她都快要做妈妈了,再放不下,她就真该死了。

        林丽失笑的摇摇头,说道:“你们家苏领导真的是有一套,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将你全部拿下,可见手段之高啊?!?br />
        “噗哧?!卑踩恍Τ錾?,不过不可否认,苏奕丞确实有魅力,他是一个温柔又体贴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太难让人拒绝,喜欢他爱上他一切都太过容易了,不费一点力气,他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大起大落那些电视里轰轰烈烈的事,他们的生活平淡中带着真实,让人感觉幸福原来可以触手可及,当然这样的平淡和真实中却又不缺乏温馨和小浪漫。遇上苏奕丞,真的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伸手拉过林丽的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你也会遇到,会遇到那个真心疼你,宠你,爱你的男人,只是他还在路上,你别走太快,放慢脚步来等他赶上来?!?br />
        林丽看着她,压下那有些想要翻涌起来的泪意,没好气的白了她眼,笑骂道:“安子,你好三八?!?br />
        安然没说话,只是笑着,林丽也笑,两人全都笑了。

        苏奕丞看着手中那份张主任推荐中标的公司资料,看着这家公司企业法人的名字,愣愣的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见他久久不动也不说话,坐在他面前的张主任试探的唤道:“苏副市长?”

        苏奕丞这才回过神,抬头看着他,开口说道:“嗯,这就是大家投票选出来城北老区改建项目的中标公司吗?”

        张主任点点头,“嗯,是的。大家一致认为张家公司可以胜任?!?br />
        合上文件夹,重新放到那棕黑色的办公桌上,淡淡的开口,“这家公司刚刚发展起来,这么大的项目丫下来,不怕吃不消?”

        “其实我们调查过,这家公司之前在美国那边成功的做过几个案子,不过半年前去不知道什么原因直接搬回了国内,我查过他们之前在美国做的项目,反响非常的好,所以我们绝对相信他们能将老区改建的项目做好?!?br />
        苏奕丞没说话,只是又重新拿过那桌上的文件夹,打开,看着那投标公司法人上赫然写着的两个字——周翰,好一会儿有些回不过神来。

        见他迟迟没有开口下决定,张主任有试探的问道:“苏副市长觉得有什么不妥?”

        半响,苏奕丞摇摇头,只淡淡的开口,“如果大家没有意见一直通过的话,我就按大家的意思办吧?!?br />
        “好的,我这就安排下去?!闭胖魅蔚阃酚ο?,说着直接起身退出了苏奕丞的办公室。

        捏了捏有些酸疼的眉,苏奕丞靠坐在那真皮的大转椅上。而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叶梓温打来的电话。伸手拿过手机接起,有些疲惫的应道:“喂?!?br />
        “阿丞,晚上出来喝一杯吧?!币惰魑轮苯涌偶降乃档?。

        “不行,安然一个人在家,我得早点回去?!彼辙蓉┘负跏窍攵济幌氲闹苯泳芫?。

        “苏奕丞,顾安然是小孩吗,自己一个人在家还不敢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妻管严,你会不会太妻奴了点!”叶梓温得有些不满的说道,这都是第几次了,似乎自从他闪婚之后,他们似乎就再也没出来一起喝过酒,男人结了婚都是这样吗?那也会不会太恐怖了!

        “安然怀孕了情况不一样?!彼辙蓉┑?,似乎并不介意他说什么,他宠自己的老婆,并不介意被说成妻奴还是妻管严。

        电话那边叶梓温一愣,大笑出声,“行啊阿丞,真有你的,你说你这结婚才多久,你会不会太卖力了点?!?br />
        “没事其他事的话我挂了?”苏奕丞淡淡的说,他可不会跟他讨论自己卖不卖力的事。

        听他说要挂断,叶梓温忙说道:“等等,阿丞晚上出来坐会儿吧?!币惰魑碌挠锲训帽涞谜鹄?。

        苏奕丞挑了挑眉,问道:“出事了?”

        “有事情想要问你?!币惰魑侣杂行┞淠乃?,“6点,在老地方等你?!?br />
        苏奕丞没再拒绝,点点头,“好?!?br />
        挂了电话,想了想,调出安然的号码,直接给她拨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安然淡笑着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喂,苏大领导,您终于忙好啦?”带着调侃的语气,安然用这种方式像他透露着自己的小小的不满,原本约好说先去医院看林爸爸,看过林爸爸之后两人要约会的,在两人相互表明了心意之后的真正的约会,不用按计划,想到什么去做什么,什么开心就去干什么,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一个电话过来,约会神马的,就这么夭折了。

        “抱歉?!彼辙蓉┲鞫腥洗砦?,解释说道:“临时这边出了点事?!?br />
        “我又没说什么?!卑踩秽竭娴乃档?,其实她哪里会不知道他工作忙,自然是理解他的,只是理解的同时也心疼他,怕他这样都没有休息,太累了。

        “嗯,我老婆最善解人意?!彼辙蓉┛浣弊潘档?。

        “油嘴滑舌?!钡缁澳潜甙踩凰淙徽庋?,可嘴角那抑制不住的笑意就那样勾着,特别的好看。

        苏奕丞轻笑着问,“从医院回来了?”

        “嗯,我现在在妈妈家里,妈妈说让你晚上过来吃饭?!卑踩凰档?。

        听闻她在娘家,这正合他意,说道:“晚上梓温找我有点事要谈,就不过去吃饭了,我跟梓温谈好再过去接你?!?br />
        说道叶梓温,安然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奕丞,你晚上试探下叶梓温?!毕肫鹕洗卧诰笤豪?,奕娇哭的那样的委屈和无助,怪心疼人的。

        挑了挑眉,苏奕丞有些不解的问:“怎么了?”

        安然把上次的事大略的跟他简单的讲了下,“你试探看他到底对奕娇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要是真的不喜欢不可能的话,那我们也好早让奕娇放手?!备星榈氖虑槲薹闱?,拖得越久伤得只会越深,有时候就需要这样当机立断,就算是痛,那也只是短暂的。

        苏奕丞沉默了会儿,点点头,说道:“好?!?br />
        叶梓温指的老地方是一个高级的休闲会所,里面有独立的咖啡厅和酒吧,是一些喜欢清静,不想被人打扰到私隐的人最好的去处,当然这里的门槛也高,一般人基本进不去,单单是年费就高达上百万。而叶梓温是张家会所当初的设计师,所以有这里的终生会员,因为考虑到苏奕丞的身份,却夜店之类的酒吧怕被好事者拿来做了文章,所以这里就成了他们聚会最常来的地方。

        苏奕丞到的时候叶梓温正一个人坐在吧台那边喝酒,开了一瓶威士忌,竟然已经喝了大半。

        在他身边坐下,跟服务员要了杯白开水,另外点了一意面,晚上他可没打算喝酒,等下还要开车去接安然回家。转身再看了看身边的人,苏奕丞凉凉的说道:“你叫我来该不是想让我等下负责开车送你回去的吧?!?br />
        叶梓温又仰头喝了口,然后转头定定的看着苏奕丞,问道:“小娇有男朋友了?”前两天他看到她很亲昵的挽着一个男人手在逛街,两人还有说有笑的,而且最近一个星期,那丫头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他,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害他这几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浑身不自在!

        苏奕丞微微挑了挑眉,似乎不用他开口试探,某人直接不打自招了。

        并没有马上急于回答他的问题,转身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水,苏奕丞礼貌的道谢,“谢谢?!?br />
        有人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有些不满的说道:“喂,我在问你话呢?!?br />
        苏奕丞这才转过头看他,平静的摇摇头,说道:“我不清楚?!?br />
        叶梓温皱眉,“你怎么做人家哥哥的,一点都不关心她!”

        苏奕丞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平淡的说道:“她已经不是小孩了,做什么不用我们在事事盯着?!?br />
        “那她还是你妹妹??!”对于他的漠然叶梓温有些激动不满。

        再转过头,苏奕丞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叶梓温有些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你看什么?”

        苏奕丞轻笑的说道:“我以为你早就二十几年前就知道奕娇是我妹妹了?!?br />
        叶梓温一窒,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苏奕丞开口,略有些严肃的说道:“叶梓温,如果你给不了奕娇想要的感情,那么你就别胡乱给她希望,时间久了,得不到你的回应,她总有一天也会放手的?!闭馐且桓龈绺缣郯约旱拿妹枚运木?!

        叶梓温愣愣的看着他,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奕娇会走开,她从小就跟跟屁虫似得跟在他身后,他真的没有想过她要是以后不跟在他身后了他会怎么样,从来没有想过!

        苏奕丞转过身,不再去看他,喝着水等着意面上来。

        “梓温?”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叶梓温似乎还沉寂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他身边的苏奕丞转过身去,当看清离他们几步远的那个男人时,略微有些意外。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