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113——116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113孩子

        苏奕丞同招标办的几人坐在小会议室里讨论着这次科技城项目招标的事宜,突然那放在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陌生的号码。伸手直接挂断,抬眼看着在坐的几人,开口说道:“我想知道大家的想法?!?br />
        “我觉得我们应该选择市里有实力的建筑公司,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里,而且质量方面也肯定有保证,现在别的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豆腐渣工程!”一位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不这样认为?!绷硗庖蝗擞行┎煌獾乃档溃骸拔揖醯梦颐遣桓弥豢垂镜拿?,那样还弄什么招标,直接把那些公司的老总叫一起,然后每人分发几个项目,那岂不是更简单?!?br />
        “那按照张主任你的意思呢?!蹦腥朔次?,语气里带着不削。

        被唤做张主任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说道:“按我的意思,这次的招标一定得公平公正,大家可别被几杯酒一顿饭什么的就给吃得忘了自己的原则,谁有实力谁就上,没什么关系或者推荐的!”语气很刚硬,话中的话明显指着在坐的某些人。

        “你这什么意思,别指桑骂槐的!”男人有些激动的看着他,刚想开口继续说,却被突然敲响的门打住。

        郑秘书敲门进来,脸色略有些凝重,直直的走到苏奕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见苏奕丞脸色大变,那原本嘴角饶有意味的笑意一下收敛起来,猛地站起身来,只沉声说了句,“今天先这样,大家明天再讨论吧?!比缓笞ス郎戏抛诺氖只?,就连桌上的文件和资料都没有收拾,直接大步出了会议室。

        在坐的人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纷纷转头奇怪的看着郑秘书。

        郑秘书收拾着桌上苏奕丞留下的文件,看了他们一眼,解释到,“有人来电话,说苏副市的爱人出了意外,现在在市医院里?!?br />
        苏奕丞甚至没有回办公室过,直接从会议室出去便下了楼,甚至连公文包也没有收拾。

        边拿出手机给刚刚的未接电话回过去,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被人接起?!拔??!?br />
        苏奕丞一愣,有些意外刚刚打电话过来的人竟然是周翰,更有些意外他竟然跟安然在一起。

        不过意外归意外,苏奕丞很快就回过神来,问道:“安然现在怎么样,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在市医院,安然还在急救中心?!敝芎渤辽档?。

        “知道了?!泵辉俣嗨?,直接挂了点话,从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坐上去之后直接发动车子朝市医院的方向过去。

        林丽有些坐立不安的站在急救中心门外面,现在的她很慌乱,刚刚看安然的表情,如果她猜的没错,安然怕是?;吃辛?,可是刚刚那样一摔,还有安然那痛苦的表情,她有些担心孩子还保的住保不住,因为经历过,她太清楚这个时候的孩子有多么的脆弱。

        越想越是担心,越想越是害怕,看着那一个人坐在那塑料凳子上低着头的孩子,心里很生气,却也知道不能拿一个孩子怎么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挂了电话的周翰从外面进来,见到他,林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指着他骂道:“你怎么教孩子了,怎么可以这样让他随随便便的推人,孩子可以说是调皮贪玩,可是你们这当父母的是怎么教的,他什么能玩什么不能玩难道你都不能教教他们的吗?现在这么小就出来故意乱推别人,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要杀人放火??!”林丽狠狠的瞪着他,因为气愤,整个人激动的有些不住的颤抖。

        周翰看了她眼,自知理亏,歉意的说道:“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我很抱歉!”

        “哼?!绷掷隼浜?,“道歉要是有用的话,那杀人都不能坐牢了!”瞪着他,“要是安子有什么意外,我看你怎么负责任!”说罢,愤恨转头直接走到了一边,并不去看他。

        周翰看了她一眼,转身朝着在坐在塑料凳子上的小斌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然后冷声的开口问道:“为什么这样做?”

        小家伙有些怯懦的抬头看他,牙齿紧紧咬着唇,乌黑的眼睛盯着他看着,却一句话都不说。

        周翰看着他,见他不答,厉声的朝他吼道:“回答我,我在问你话!”

        因为害怕,小家伙猛的一震,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牙齿仍然紧紧抓着唇,怯怯的看着他,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别说孩子,他这一吼就连林丽也被他吓了一跳,心里慌慌的跳的厉害。

        丝毫没有为孩子的眼泪心疼,周翰的脸色比刚刚越发难看了些,严厉的说道:“周伽斌,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故意去推别人!”

        小家伙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怯怯的看着他,这才松口,说道:“是,是妈妈,妈妈要我去推阿姨的!”

        他这松了口林丽这才看到,那薄薄的下唇竟然被他生生咬出了血来,可见他是有多么的害怕!这么小的孩子,看着都让人心疼。

        闻言,周翰有些痛楚的闭了闭眼,那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着,像是在克制着某种情绪!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看着自己面前的儿子,开口说道,“过来?!庇锲淙槐雀崭栈汉托矶?,让人听着却依旧严厉非常。

        小家伙显然是怕了他,身子朝后面退了退,不上前一步。

        见状,周翰上前伸手想拉他,却被身后的林丽抢先一步挡在面前。

        林丽以为他上前是要打孩子,护在孩子面前冲周翰说道:“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哪有你这样教孩子的!你不知道中国家暴是犯法的吗!”这人简直太野蛮了,孩子错了要教,可也不能打骂丫!

        周翰知道她是误会了,“我——”刚想开口解释,身后急诊室的门被打开了,医生率先从里面出来,边拉掉点上戴着的口罩,边说道:“顾安然,那位是顾安然的家属?!?br />
        闻言,林丽忙上前去,有些激动的抓着那大夫的白大褂,忙说道:“我我我,我是顾安然的朋友,医生,安然怎么样?没有事吧?”

        周翰也转过身去,看着那大夫,表情有些沉重。

        那大夫拍了拍林丽的手,示意她先将自己放开,边说道:“别激动,别激动,还好刚刚你们送过来的及时,而之前撞击的力道被她的手挡了挡因此减弱了不少,大人和小孩都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安全起见,还是要留院观察几天,等一下我让护士把病人转到妇产科去?!?br />
        闻言,林丽这才松了口气,放开那抓着的衣物,嘴里小声低喃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比匆膊煌且缴佬?,说道:“谢谢医生,谢谢医生?!?br />
        那医生朝她笑笑,临走前嘱咐道:“病人现在需要静养,你们等下进去的时候注意别太激动吵了病人休息?!?br />
        林丽忙点头应道:“嗯嗯,好的好的?!?br />
        当苏奕丞赶过来的时候急救中心早已经没有安然他们的身影,又赶忙给周翰打过去,这才知道原来安然已经被转到了八楼的病房。

        待苏奕丞再赶到病房的时候,只见周翰背靠着站在病房门口,而身边周伽斌低头站着。注意到有人过来,转过头,正好对上苏奕丞的眼。

        苏奕丞定定的朝他过去,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安然怎么样?”

        周翰看着他说道:“没事?!?br />
        苏奕丞点点头,心里也因为他的这两个字而放心下来,没有再同他多说什么,越过他准备推开房门进去,身后却传来周翰淡淡的声音。

        “恭喜你?!?br />
        苏奕丞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眉头轻蹙,对于他的恭喜有些疑惑和不解。

        周翰淡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并不知道,只淡淡的轻笑着说道:“医生说安然怀孕了?!?br />
        苏奕丞猛地瞪大眼,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急急的开门进去。

        病房内安然已经醒了,正半躺着跟林丽说话,这两人才说着高兴,门突的被人打开,只见苏奕丞急急的从外面见去,大步走到安然面前,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林丽虽然没有见过苏奕丞,却也能猜出他的身份,转头看了眼安然,只见安然正脉脉含情的看着人家,嘴角勾了勾,然后站起身,识趣的从房里退了出去。

        苏奕丞也不说话,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肚子看着。

        安然率先回过神来,淡笑的轻轻唤他,“奕丞?!比缓蟪斐鍪?,等着他来将她握住。

        苏奕丞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握着她伸过来的手,在床沿坐下,另一只手轻轻从棉被底下探如,摸上她那此刻还平坦着的小腹,眼睛依旧定定看着她,大掌蕴积着温度,轻轻抚触,轻轻触碰,像是在抚触着某一件自己珍惜的宝贝,生怕一点用力就把她碰坏了。低着头看着被子下那轻轻蠕动的手,好一会儿才开口,“真的吗?”声音低沉的厉害,甚至还有些暗哑,语气里带着不敢相信,更带着不可思议。

        “真的!”安然重重的点点头,嘴角挂着笑,鼻尖却没由来的有些发酸,眼眶也一下热了起来,那眼泪就这样没受控制的从眼眶滑落,没有痛苦,没有难受,这是带着幸福味道的眼泪,是喜悦的,是高兴的。

        苏奕丞这才抬起头,看着她嘴角展开笑意,抽出手,欠身上前,捧着她的脸,吻去她脸上的泪,然后最终印上她的红唇,不像以往的热情和深入,这次苏奕丞只是淡淡的贴着,唇瓣贴着唇瓣,似乎仍然有点不敢相信,轻声的在她唇上问道,“安然,我们真的有孩子了?”

        安然抬手摸着他的头发,嘴角勾着抑制不住的笑意,轻轻的点头,“嗯,医生说已经快2个月了,我们好粗心,都没有发现?!?br />
        “是好粗心?!彼辙蓉┠剜潘档?,又拥着她抱了会儿才将她放开,刚想说什么,这才注意到她的手,眉头微微皱着,伸手将她的手拉过,轻轻的抚过她那用白色纱布包裹着的手肘,问道:“怎么弄的?”

        “不小心摔了一跤,还好用手挡了下,这才落地时候的重量?!卑踩坏乃?,现在再回想都觉得有些后怕,摔倒的时候要是真没有本能的去抓了下车子,另外用手撑了下底面,就那样重重的摔坐下去的话,那后果会如何,她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苏奕丞抓着她的手看着,伤口虽然被纱布包裹住了,可是手肘部位旁边的肌肤也不少被擦破了皮,挂着一条一条血丝,看着苏奕丞又紧了紧眼眉,再抬头看安然,轻轻的问道:“还疼吗?”

        安然摇摇头,“哪那么娇气,擦破点皮而已,不疼了?!毕衷谡庋慕峁?,比自己想象的简直好太多了,只要孩子在,再疼那都是皮外伤,算不上什么。

        苏奕丞又盯着手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将她放开,伸手掀开那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然后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肚子看着,最后缓缓的俯下身去,将耳朵轻轻覆在她的肚子上,认真的听着,像是真能听得到什么声响,好一会儿没动,然后又用脸蹭了蹭她的肚皮,轻声的呢喃着问道,“你说宝宝能感觉得到吗?”

        “呵呵……”安然咯咯的笑出声来,脸上被满满的幸福感包围着,伸手梳理着他的头发,好笑的说道,“怎么跟个孩子似地,现在两个月都不到,根本就还没成型,她怎么可能能感觉到?!?br />
        苏奕丞突然猛地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

        安然被他看的一愣,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安然,你说我们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看了好半响,苏奕丞憋出这么句话来。

        安然有些忍不住的嗤笑出声,他们说恋爱中的那女智商是为0的,依她现在看来,这做了父亲的男人智商别说是零,那简直根本就是负数,想他苏奕丞以往是多么理智多么睿智的人,总能站在别人忽略的角度来看问题,然后正确的判断每一件事??墒窍衷诳此?,哪里还有平时的半点精明,整个跟孩子似地,问着不着调的问题。

        微笑的看着他,好笑的问道:“那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当然是女孩!”苏奕丞快速接道,几乎连考虑都没有,直接张口就回答了。

        看着他,安然故作生气,不满的说道:“哼,我看你根本就是念念不忘你的小情人!”

        苏奕丞一愣,奇怪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小情人,他哪里来有什么小情人!

        安然故意用手戳了戳他,嘟囔着嘴说道:“他们都是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你说你就那么喜欢女儿,还不就是想回回你的小情人??!”

        闻言,苏奕丞大笑出声,然后一把将她拥进怀里,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我更喜欢我小情人的妈妈?!?br />
        “噗?!卑踩秽托?,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说道:“苏领导,你很重口味哦!”

        苏奕丞只笑着,手来回抚触着她那并不算太长的头发,好一会儿才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安然,谢谢你!”谢谢她愿意为他孕育孩子,谢谢她给他带来这么多美好的体验。他会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着的幸福。

        安然摇摇头,静静的靠在他怀里,手圈着他那精瘦的腰线,要说谢谢的该是她才是,在她对婚姻并不抱有期望的时候,是他给了她最体贴最真实的温暖,让她感觉到原来幸??梢哉庋募虻?,不需要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才是生活的全部。

        两人就这样紧紧的相拥着,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和安详。

        待苏奕丞再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一小时候的事了,安然觉得有些困意,苏奕丞看着她躺下,这才起身出来准备去外面给买些饭菜,这样等安然醒了就能直接有的吃。

        苏奕丞开门出来的时候,林丽正准备要敲门进去。见他出来,林丽探身看了看房间里面,小声的问道:“安子睡着了?”

        苏奕丞点点头,“刚睡下?!?br />
        林丽了然的点点头,提了提手中刚从外面打过来的清粥和小菜,撇了撇嘴说道,“还想让她吃过后再休息呢,看来只能等她醒了之后再迟了?!彼底沤种械亩鞯莨母辙蓉?,说道:“那就交给你了,等一下安子醒了之后你把饭菜放到开水里热过之后给她吃?!?br />
        苏奕丞伸手接过,看着她点点头,说道,“谢谢?!蹦压职踩皇铀詈玫呐笥?,他这个做丈夫都没有想到的事,她已经注意到了。

        “要说谢谢的是我,安然把你藏得太好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这次总算是见到了,真的很感谢你上次还有这次的帮忙,谢谢!”林丽说的很真诚,她是真心感谢。

        苏奕丞淡笑,只说道:“没什么,都是举手之劳,再说,你是安然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br />
        林丽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有些感慨的说道:“安子遇到你,是幸运的?!?br />
        “我遇到安然,也是我的运气?!彼辙蓉┑乃档?。指了指边上那靠墙放置的长椅,“坐下聊聊吧?!?br />
        林丽点点头坐下,有些感慨的说,“也许冥冥中都有注定,你们俩过去的磨难和挫折都是为了你们后来的相遇?!?br />
        “不止我们,大家都一样?!彼辙蓉┰谒肀咦?,意有所指的说道。

        林丽看了他一眼,转开脸去,没有再接他的话。

        苏奕丞知道她听懂,不过是现在伤口太深,没有那么容易愈合罢了。对此话题没再多说,只是问道:“能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吗?”安然为什么会受伤?又为什么会跟周翰一起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下午安然帮我收拾好东西让我搬去了你们之前的那一套公寓,再一切全都收拾完出来一句快5点多了,我准备赶着回医院,而安然准备赶回家给你做饭,就在我们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身后有小孩叫安然,安然认得那孩子,就跟他打了招呼说了会儿话,可是没想到那孩子突然就伸手狠狠的推了安然一把,安然没有一点防备,被推了之后整个人往后面倒退了好几步,这才摔到了地上?!绷掷鼍菔邓档?,突然有些感慨的说道:“不过谢天谢地,还好一切都没事?!?br />
        苏奕丞挑了挑眉,有些不解的问,“什么孩子?”

        “就是刚刚那个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教的,那么点大的孩子,上来就推了?!绷掷鲇行┓叻叩乃档?,想起周翰那个样子,不禁摇摇头,心想,只知道吼人还想动手打人的父亲能是什么好父亲。

        苏奕丞皱眉,轻声的自语道:“他们怎么会去哪?”

        “他们不住哪吗?我看孩子是从大楼里面跑出来的?!绷掷鲇行┎唤獾目醋潘?。

        闻言,苏奕丞转头看着她,似乎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在遇到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也遇到一个女人?”

        “女人?”林丽皱了皱眉,说道:“孩子是一个人跑过来的,身边并没有什么女人,不过他倒是老是回头看着什么。说起遇到什么女人的话,我们在等电梯的时候倒真遇到过一个,姓凌,看得出她对安子挺有敌意的!”

        苏奕丞冷笑的点点头,他想她倒是知道那孩子为什么突然故意推安然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坐在一旁的林丽忙说道,“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刚刚那个男人问那孩子的时候,还孩子说是他妈妈要他这么做的!”说着林丽不禁摇头,“天哪,哪有这样的父母,怎么可以这样教育孩子呢!”

        闻言,苏奕丞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教唆孩子去推安然的不会有别人,一定是凌苒!她真的是变得他越来越不认识了!

        114警告

        “叮咚!——”门铃在黑夜中响起,带着点孤寂的味道。

        好半响,门打开了,看着门外站着的周翰,凌苒转过身背靠着门板,低头看着自己昨天那刚刚修过的美甲。绚烂的颜色有种妖艳的美丽?!坝惺侣??”

        周翰不说话,上前,伸手钳住她的下颚,力道有些重,看着她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做什么我阻止不了你,但是我警告你,你别扯上小斌,他还不过是个孩子!”

        凌苒被他这样抓着,不的不仰头看着他,有些吃痛,伸手要拍掉他的手,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br />
        周翰没有松手,钳制住她的力道更加重了些,逼近她,说道:“是你叫他去推顾安然的!”

        凌苒有些发狠的将他的手甩开,看着她还一脸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一个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她摔到是她自己没有站好,怪得了谁,再说了,摔一下又怎么样,还真会少一块肉不成??!”

        周翰看着她,许久才摇头说道:“你真的没救了!”想来都觉得可笑,他当初竟然爱上这样一个女人,甚至还不惜众叛亲离兄弟反目!

        “呵,我没救了,呵呵,我早就没救了?!绷柢劾湫ψ?,直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随手抓过那扔在矮几上的女士香烟,打开从里面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狠狠吸了口,冷笑着说道:“从你执意要跟我离婚起,我就没救了?!?br />
        周翰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自己的女人同时有着还几个男人!”说话的同时,那垂直放在两侧的手狠狠的紧握着,像是在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

        凌苒站起身看着他,朝他一步一步过去,“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总在无休止的工作,你总有忙不完的应酬,你之前说的爱我疼我全都成了屁话?!绷柢劭醋潘樾饔行┘ざ乃档?,“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寂寞,在我需要人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你连个人影都没有,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一个人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屋子!”

        周翰只觉得好笑,“这就是你出轨背叛我的理由?”如果所有的出轨都用寂寞来解释,那着世上得有多少人背着自己的丈夫或者妻子出去偷人!

        “我当初不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背叛的阿丞嘛,你不记得了?”凌苒挑衅的说道。

        周翰的身子猛地一僵,定定的看着她,两侧手紧紧攥着,那修剪过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却完全不自知。

        凌苒不去看他,抬起手将烟放到口中,又狠狠的深吸了一口,冷冷的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小斌跟着我会学坏的话,那就别再让他过来了?!?br />
        周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冷笑的开口,说道:“我根本就不该对你抱有希望?!笔撬背跸沽搜?,竟然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凌苒转过身并不看他,自顾自的抽着烟,深吸口,然后从嘴里吐出那白色的烟圈,缓缓上升,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冷漠不带一点温度的最后看了她一眼,周翰直接转身出了门。

        安然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见苏奕丞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前面的矮几上还摊放着一堆安然睡着时候郑秘书替他送来的公文和资料。

        安然伸手半撑着要坐起身来,却没留心触碰到手肘的伤口,不禁让她有些吃痛的轻唤出声,“??!”

        闻声,苏奕丞抬头,见她已经醒来,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朝她过去,扶着她让她靠坐好,伸手拿了枕头让她放在背后枕着,待她坐好,这才在床沿坐下,拉过她的手,小心的看着,轻轻的触碰,眉头微微蹙着,问道:“还疼吗?”

        安然轻笑的摇摇头,“没有很疼,刚刚不小心碰到了?!?br />
        苏奕丞还是有些不舍,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吻,这才问道:“肚子饿吗?一晚上没吃东西了。刚刚林丽有给你打了粥过来,放在保温瓶里,现在应该还热着,要不要吃点?”

        说道肚子,倒还真有些饿了,中午吃了道现在,不提还好,这一提,现在肚子还真的空空的有些难受,看着他点点有,“好?!?br />
        苏奕丞起身,将那放在一旁柜子上的保温瓶拿过,这是林丽回去后又折返送过来的,为的就是怕安然睡得久,这起来那粥都要凉了。

        安然伸手想去接,却被苏奕丞直接拒绝,“我来?!彼底?,从保温瓶里将盛着粥的塑料碗端出来,打开,保温的效果挺好,粥到现在还冒着热气。拿过汤匙给她轻轻舀了一口,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气,这才递到她的嘴边。

        安然简直觉得这个男人太会宠人了,她不过是怀个孕,不过是手蹭掉了点皮,哪里至于他这样亲自端着碗喂着她,心里热热暖暖的,脸上却脸皮薄的红了脸蛋,看着他嘟着嘴说道:“我自己来拉?!?br />
        苏奕丞摇头,坚持说道,“让我喂你?!?br />
        安然有些执拗不过他的坚持,最终只能张口任由着他一勺一勺的喂着她,两红的厉害,可那心也跟脸上的温度一样,暖得不可思议。

        一碗粥喂了一大半,安然这才有些适应过来,看着他突然想到,问道:“你吃了吗?”

        苏奕丞淡笑的点点头,“嗯?!?br />
        安然看着他,有些狐疑的皱了皱眉,待苏奕丞再舀了勺粥递上前的时候,只定定的看着他,说道:“你根本还没吃,你骗我对不对?!?br />
        苏奕丞看着她,有些意外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却也并不承认,举着粥递到她面前诱哄着说道:“听话,先张口把粥吃完,宝宝她饿了?!?br />
        安然摇摇头,态度很坚决,“你吃?!北Ρο衷谧詈檬悄苤蓝霾欢隼?,这男人当她是三岁孩子吗?

        “我真的吃过了?!彼辙蓉┖迤潘?。

        安然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也不说什么,只定定的看着他,就是不张口。

        苏奕丞真有些被她的坚持而打败,妥协的说道:“那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安然想了会儿,最终点点头,说道:“你先吃?!?br />
        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张口将那勺粥自己咽下,然后又重新舀了一勺,递到她面前,说道:“该你了?!?br />
        安然果然听话的张口,然后再等苏奕丞舀第二口给她的时候,只定定的看着他,并不张口。苏奕丞真的是被她的坚持给完全打败,摇摇头将粥放到自己的口中,就这样,夫妻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将这一碗并不算小碗的粥吃完。

        苏奕丞体贴的到了水让她漱口,然后又直接拿着碗筷进洗手间将东西洗干净放好。出来的时候,只见安然半笑的靠坐在病床上,淡淡的看着他笑着。

        擦了擦手朝她过去,坐在床沿,伸手绕过她的背,让她枕着自己的肩膀半靠在自己的胸膛,然后小心的避开她那受伤了的手,大掌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手指来回在她的手心画着圈。

        安然被他挠的有些痒,咯咯的靠在他胸前笑出声来,半扭捏着身子,连连说道:“好了好了,不要挠了,痒,好痒?!?br />
        闻言,苏奕丞也不挠她,大掌紧紧包裹住她的小手,低头轻吻着她的发心,吸附着她那淡淡的清香。

        安然看了看那矮几上摊了一桌的文件和资料,又仰头看了看他,问道:“不去忙吗?”她知道科技城的项目这段时间刚开,他这段时间定要忙碌非常的。这几天每晚都看文件看资料到半夜,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苏奕丞将怀中的她拥得更紧了些,摇摇头,说道:“今晚不看了,陪着你和宝宝睡觉?!彼底?,直接脱了鞋袜上床。

        安然好笑的往边上挪了挪,腾出更多的位子给分给他,然后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舒心的窝着,耳朵正好贴着他的胸膛,可以清晰的听到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苏奕丞拥着她,一手揉着她的肩膀,一手搭放到她那此时还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的来回抚触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奕丞,我们先不告诉爸妈吧?!笨吭谒忱?,安然淡淡的说道。不想说,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一切还是等她出院了之后在通知他们,不然,如果现在告诉他们,估计未来两天,这病房里就该热闹非常了,所以一切还是等她出院之后再说好了。

        苏奕丞自然明白她的顾虑,其实她不知道林筱芬是否会因为这消息激动过度,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如若她跟母亲说了,怕根本就不用等到明天,她定会连夜开车下来!再说医生说了安然笑着要静养,并不适宜人多喧吵,如此想着,点点头说道:“好,先不告诉他们?!?br />
        “不工作真的没关系吗?”安然怕自己耽误了他工作,靠在他怀里,仍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彼辙蓉┤嗳嗔怂耐贩?,让她在自己怀里调整好姿势,“累吗,累的话就靠在我怀里睡一下?!?br />
        安然摇摇头,嘟嘴呢喃着说道:“哪里这么容易累,我刚睡醒呢,这样吃了睡,睡了吃的,没过几天,我估计就要胖死了?!?br />
        “胖点好,你就是太瘦了?!彼底?,那放在她小腹上的手往侧边移了移,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皱了皱眉,一蹦正经的说道:“太瘦了,摸着全是骨头,太硌手了!以后多吃点,吃胖点?!?br />
        “不要,胖了你就该要嫌弃我了,我才不要给你有借口去找小三?!卑踩淮蛉ぷ潘档?。

        苏奕丞失笑,惩罚的伸手又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说道:“我是这样的人吗?嗯?”说着,忍不住又挠了挠她的胳肢窝,果不其然见她浑身一震,如此苏奕丞坏心的便来的性质,故意的挠着她的腰,挠着她的胳肢窝。

        安然怕痒,被他折腾的不行,连忙讨好着求饶,“哈哈哈,别,被挠了,我,我说错话了,我不敢了,哈哈,不敢了,再也不敢了?!?br />
        两人在床上笑着抱滚成了一团,待平息下来,两人的位置比刚刚早就起了变化,原本半躺靠着的两人,现在整个滑下躺在了床上,身子叠着身子,额头抵着额头,气氛一下就暧昧了起来。

        苏奕丞定定的看着身下的人儿,看着她那因为水汽而变得有些迷蒙的双眼,还有那艳丽的红唇,心中一动,特别想拥着她轻吻,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只会想的人,在想的同时也立马就付诸了行动,轻轻低头,唇吻上她的唇,轻轻啃咬,然后灵舌抵近她的牙关,撬开她的贝齿,然后邀着她口中的丁香小舌一起同他翩然起舞着,轻轻辗转,吸允。

        两个彼此知道心意的人,又是以这样暧昧姿势相拥着的人,如此热情的深吻总会冲动的一发有些不可收拾,随着亲吻,两人间的温度和热情一下随之升高,就连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也不断的往上攀上,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暧昧的气息。

        想索取的更多,吻开始慢慢的不能满足,苏奕丞的大掌开始循着她那曼妙的身子缓缓开始探索,唇也不曾空闲着,顺着她的唇,顺着她那光滑的脖颈缓缓而下,手灵巧且熟悉的顺着她的衣服下摆轻轻探了进去,然后顺着她那光滑的肌肤来回流连,探索。

        安然紧紧闭着眼,因为他的吻和他的手整个人燥热动情起来,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头发,整个人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起来。

        苏奕丞看着身下的她情动的红了脸,身子直觉得以下紧绷了起来,身子似乎一下积聚到某一点,似乎就要爆炸开似的。那呼吸开始有些粗喘,那修长的腿滑进她的两腿之间,那探索着的手也开始缓缓的下移,这段时间因为科技城项目的事,他一直在不停的忙碌着,他们之间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如此亲密过了,如此想着,那**来的越发汹涌越发快了起来,两手摸索着褪去两人间的阻碍,沉下身子就要结合,然后时间突然一切全都暂停,定格了似的。苏奕丞整个人紧绷的厉害,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安然,紧紧屏息着气,似乎已经忘了该如何正常的去呼吸。

        安然脸上有动情的潮红,迷蒙着睁开眼来,眼里因为含着水汽而变得有些扑朔,看着他,不禁轻声唤他,“奕,奕丞……”那声音饱含着**,柔柔软软的,听着尤为动人。

        苏奕丞身下一紧,埋头将自己的脸靠在她的肩窝,“嗯……”有些痛楚的轻呜出声,声音里似乎有些痛苦的在压抑着心中的某种渴望。

        安然迷蒙的伸手覆上他的头,那纤长的手指插在他的发间,有些难受的呜咽,“奕,奕丞……”她其实也是想他的,尤其在这样被她撩拨之后。

        苏奕丞紧紧的将她腰抱住,抬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有些难受发狠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安然有些吃痛的叫出声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有些不解,不解他为何如此!

        苏奕丞只觉得自己现在此刻浑身上下的在发疼,而且疼的厉害,一把紧紧的将她搂住,让她能更清晰的感受到他此刻的变化,然后声音紧绷的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在她耳边说道:“别再诱惑我!我不想伤害你和宝宝!”他也想,好想好想,但是不能,此刻的安然不同过去,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孩子,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欲念自私的让孩子去冒险,纵使他知道他此刻明明疼的想死!

        安然自然知道他伸上那明显的变化,然后因为他的话一下清醒过来,是啊,宝宝,他们有宝宝了!猛的伸手想去推开他,却一把被他搂得更紧了些,两人的身子靠贴得更近了些。

        “苏,苏奕丞,不,不可以!”安然抓着他的手,想要将他冲自己身上推开!

        苏奕丞将她揉得越发紧了些,哑声在头耳边说道,“别动,再动我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闻言,安然猛的停住了手,任由着他紧紧抱着,再也不敢乱动一下。

        两人就这样相拥的紧紧抱着,安然根本就一点都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乱动会刺激到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奕丞终于将安然放开,定定的看着她,嘴角浮着淡淡的苦笑。她似乎从来没有这么乖过,可是她再乖顺他特只能看着不能吃,美人在怀,却只能看不能吃,想想都觉得有够挫的。

        安然也定定的回视着她,两人身子仍旧紧紧贴合着,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变化消退下去??醋潘钋澳潜”〉囊怀晾浜?,抬手,轻轻的替她擦拭去额头的汗滴。

        苏奕丞翻身从她身上下来,然后侧身紧紧的将她用在怀里。安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渐渐的任由着家人抱着。

        也不知道最后两人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两人紧紧相拥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病房里早已经没了死奕丞的身影。那昨晚原本放在矮几上的文件和资料也早已经不见。

        揉了揉那有些发酸发疼的肩膀,掀开被子翻身从床上下来,才走到矮几身边,这才看见了那原本放在桌上的纸条,是苏奕丞上班直接留下的,上面只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字,

        “上班去了,照顾好自己,晚上来?!蓉?!”

        安然微笑的将那字条折叠起来放到口袋里收好,这才转身进卫生间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正好林丽敲门捡来,看着安然有些暧昧的说道:“你们家苏大领导对你可真好,一大找就去找我,让我今天有时间来多陪陪你。安然,你说你是是未成年还是刚满十八岁的小女生??!你还用得着别人陪吗?”

        闻言,安然只淡淡的轻笑着,也不说话,脸上洋溢着的却是一脸的幸福。

        苏奕丞在上班前直接先去了趟之前的公寓的小区,不过并没有回公寓,而是乘着电梯直接上了18楼,然后在B座门口站定,伸手按住那门边上的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好几响,许久里面才传来细微开门的动静,然后门被打开,只见凌苒的双眼还略有些迷蒙不清,半打着哈欠,轻拍了拍,缓缓的抬头,“谁一大清早……”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站着的苏奕丞,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阿,阿丞?”语气仍然是不确定的,看着他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奕丞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凌苒,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今天来只是想警告你一次,别再做哪些无谓的事情,即使没有安然,我跟你也再无可能,我不会去接受一个背叛过我的人!另外如果再有下次让我知道你对安然出手,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你知道我是说道做到的?!?br />
        凌苒被他说的猛的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干笑着说道:“阿,阿丞,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br />
        “你听不听得动你我大家心里都清楚,别以为你教唆孩子去推人别人就不知道,责任你就可以推脱的干干净净,这次还好安然和孩子都没有事,不然,你负不起这个责任!”苏奕丞冷眼看着她,眼中对她充满着厌恶和不喜。

        “你,你说什么?”凌苒瞪大了眼看着他,他说孩子,“顾安然有孩子了?”

        苏奕丞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跟她废话一个字,直接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过去,要说的话他都已经说到,其他的就多说无益,他也不想同她浪费那没有必要的口水,如果她还知道好好想想他刚刚的这些话,那么她便知道该做。

        身后凌苒看着他来了又走,唇瓣紧紧的咬着,那垂在两侧的手也不自觉的紧紧攥握成拳,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和暴戾!

        115回家

        在医院里住了3天,在医生确定一切状况都是正常的之后,第4天下午,苏奕丞特地将行程排开,然后到医院里来接安然回家。

        其实就住院的这两三天,苏奕丞除了去上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待着,回家也只是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又赶到医院里来。安然有些担心他这样身体会吃不消,让他回去睡一晚,可是被他坚决拒绝了,说要陪在她和孩子身边,安然无奈,只是心疼他工作压力这么大,还要为她这样奔波于医院。

        终于在第4天的下午,待做过所有的常规的非常规的检查之后,医生大笔一挥说可以安排出院了,安然这才松了口气。

        回去前安然特地去了林爸爸那边看了下他,林爸爸这两天的气色比前几天看着要好很多,而她也有听林丽说,医院方面已经安排手术的时间,医生方面也请了权威的专家过来亲自操刀。对于这个消息,林丽和林妈妈全都是欣喜的,安然也替她们感到高兴。

        两人提着东西去家,才开门进去,在玄关处换鞋,突然从客厅里出来一人,笑着冲他们说道:“先生回来了啊,这位是太太吧?!彼祷暗娜耸俏暝?0多的中年妇人,看着安然他们,忙嬉笑的上前,伸手接过苏奕丞手中的东西,边说道:“我来把这些东西放好?!?br />
        安然有些奇怪的转头看着苏奕丞,完全不明白这是一什么状况,纳纳的问道:“她,她是谁?”

        也不待苏奕丞回答,闻言,那中年妇人笑着转身,看着安然说道:“我是先生请来的阿姨,太太以后叫我张嫂就好?!?br />
        安然看着她干干的笑,表情很是不自然,有些情况太突然,她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难以消化。转头愣愣的看着苏奕丞,表情有些怪异,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苏奕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转头朝张嫂说道:“张嫂,你先把这些东西放好吧,好了之后去厨房给安然下个面,她中午没怎么出?!?br />
        张嫂闻言,连连点头道:“诶诶,好的好的,我这就去?!?br />
        苏奕丞点点头,然后转身带着淡笑,然后牵着安然的手直接回了两人的房间。

        “这,她,你……?!弊诖采?,安然指了指门外,有指了指苏奕丞,“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嘛?”

        苏奕丞被她的样子惹笑,伸手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看着她好笑的说道,“张嫂是我请来的保姆,现在你怀孕了,我也要上班,有很多地方我也照顾不到你,所以平时让张嫂来照顾你,顺便帮着家里打扫卫生之类的?!?br />
        “我,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啊,卫生什么的我也可以自己打扫,我现在不正好没工作了嘛,这些事我都可以自己做?!彼睦锬敲唇科?,还特地请一个人来侍候她,再说了,家里突然这样多出了一个外人,怎么都觉得怪怪的,而且她还想趁着这段时间没有工作上班,乘机把自己那蹩脚的厨艺学一学,总不能老是叫他每天上班回来还要做放给她吃??!“家里突然多了个人,好奇怪?!?br />
        “嗯,我知道?!彼辙蓉┛醋潘阃?,大掌握着她的小手,边说道:“但是你现在情况不一样,你怀孕了,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我不想累着你?!?br />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闷闷的说道:“你是怕我照顾不好你的小情人吗?”

        “哈哈?!彼辙蓉┐笮?,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她的背,说道:“我更在乎小情人的妈妈?!?br />
        安然用手用力的戳了戳他的胸膛,闷闷的说道:“就知道甜言蜜语?!?br />
        苏奕丞笑,拥着她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商量的问她道:“我们让张嫂一周来两次,帮着家里打扫为什么什么的,等以后你肚子大了,我们再让她每天过来,好不好?!?br />
        安然靠在他的怀中,轻轻的点点头,“嗯?!彼馊吮冉瞎虐?,有些事她总是很难一下就能去接受,总要很充裕的时间来让她慢慢接受慢慢适应,不过说来也奇怪,对于她和他着两人的婚姻,时间虽然短促,相处并不算久,她却能适应的很好,甚至可以说有些如鱼得水,而且像现在这样靠在他怀里撒娇,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一点都不觉得不自在,仿佛两人本就该是这样的。

        就在两人这样相拥着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是张嫂刚将面煮好,过来叫他们出去吃。

        张嫂的厨艺不错,东西做的朴实无华,味道却很情切,很家常的味道。

        面条做的很大碗,其实安然中午有吃的,只是吃完之后连着吐了两次,几乎把中午所有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但是纵使这样,但现在肚子也并说不上有多饿。

        安然很努力的吃了大半碗,不过无奈张嫂做的太实在,安然这样努力的吃了半天,碗里还剩了大半,安然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对面的苏奕丞。

        “再吃点?!彼辙蓉┣岷遄畔袢盟喑缘?,中午看着她吃进去却全都吐了出来,整个人甚至被孕吐的有些虚脱,脸都发白了,说真的,看着有些慎人。

        安然摇摇头,她实在是吃不下了,她的胃不大,这一大碗的汤面完全就超出了她的食量,而她并没有像林丽一样拥有者一个无敌的胃,想吃多少都装得下。

        苏奕丞摇摇头,伸手将她面前的汤面端过放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拿过她手中的筷子,这样夹着就开始吃了起来,完全没有介意这是她刚刚吃过吃剩下的。

        而张嫂收拾客厅过来看到,还以为他也肚子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要不我再做一碗吧,刚刚先生只让我做太太的,我也没想多,就只做了一碗,先生要是也饿了,我现在这就放进去煮,很快的,一下就有的吃了?!彼底抛肀阋咳ブ匦略俑辙蓉┫乱煌朊?。

        安然见状,忙出声唤道:“不用了张嫂?!苯馐妥潘档溃骸笆俏页圆幌铝?,奕丞才帮我吃的?!?br />
        张嫂一愣,瞪大了眼看了看安然又看了看苏奕丞,嘴巴也微微的张开着,好一会儿才纳纳的说道:“先生和太太两人的感情可真好!”

        安然好笑的看了眼苏奕丞,转头问她说道:“就因为他帮我吃面吗?”

        “在我们老家,男人是不会吃女人剩下的东西的,要吃也是女人吃男人们吃剩下的饭菜,因为男人是天,是一家之主有什么东西要也都是男人吃了先,女人可不能将自己吃剩下的东西给男人吃,就算不吃,也只能倒掉?!闭派┥酚衅涫碌乃档?。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现在都讲究男女平等了,哪里还有什么男人是天这样的说法?!卑踩徊灰晕獾乃档?。

        “那是你们这些大城市里人说的话,像在我们那些农村,那男人就是天?!闭派┤险娴乃档?。

        安然朝她笑笑,并不同她多做争论,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只见苏奕丞已经吃完放下筷子,可此正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半弯着嘴角。而张嫂则眼快的上前,将吧台那上面的碗筷收拾起来,绕过身将碗筷直接放进了水槽。苏奕丞拉过桌上放着的纸巾,擦了擦嘴角,伸手将她的手拉过,看着她手肘出那结痂的了伤口,指腹轻轻的在上面抚触着,抬头问她,“还疼吗?”

        安然笑,摇摇头,说道:“本来就没有多疼?!?br />
        苏奕丞也笑,淡淡的,温和的,然后开口说道:“累吗?等下我们会家躺吧,看看爸妈他们,顺便告诉她我们有孩子了?!?br />
        安然没多想,直觉的以为她说的是回苏家大院,点点头,应声道:“好?!?br />
        安然进房间先去换了身衣服,再出来的时候只看见苏奕丞在客厅里同张嫂说着什么,张嫂频频的点头说好。见安然出来,朝安然笑笑的点头。再看着书奕丞询问道:“那我每周三和周六过来打扫,你看合适吗?”

        苏奕丞点头,“可以的,那以后还麻烦张嫂了?!?br />
        “诶,瞧先生这话说的,我原本就是打工,是拿了钱才干活的,那里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闭派┧底?,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苏奕丞又朝张嫂交代了好些事,着好些都是安然的习惯和喜好,连安然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事他全都了若指掌。

        车里放着轻缓的音乐,低低柔柔的听着很舒心,苏奕丞定定的看着前面的路况,车子开的不快,被超过了去了好些车,但是并不急躁,依旧故我的平稳的开着,他不追求速度,最求的是平稳和安全。

        眼睛定定看着前面,嘴角轻微的带着笑意,一只手在车子底下紧紧的来着安然的手。这一路,他一直都在被某人注视着,从上车就这样看了他一路。平常总爱看着窗外风景的人,这次全然把他当做的窗外的风景,竟然看的很入神,有滋有味的。

        眼看着前面再拐个弯就到了,苏奕丞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醒着她说道,“苏太太,你准备还要这样盯着我看多久?”

        似乎等他开口等了一路,安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急急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讨厌一切粉粉的东西,还有知道我不喜欢吃胡萝卜,还知道我喜欢吃苹果却非常讨厌吃香蕉,知道我喝咖啡的时候喜欢用KT猫的杯子,而喝水的时候却一定要那海绵宝宝的马克杯!”这些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刚刚听他跟张嫂交代,这才注意到自己那别扭的小个性,然后再坐到车上细细的回想他说的这一切,竟然全部说中,不是百分之九十,也不是百分之九十九,而是百分之一百,全中,没有一项例外!

        苏奕丞转头看了她一眼,打转了个方向盘,将车子拐了个弯直接开进顾家所在的那个小区,缓缓的在苏家大楼前停下,淡淡且温和的说道:“这些事你每天几乎都会在重复的做,你做多了,我看多了,也就记住了?!?br />
        安然看着他,定定的看着,心里暖烘烘的,确实每天都在重复着做的事,可是太小太过平凡,感动的是如此平凡的小事他还能心心念念着,然后一点一点记在心里。相比起自己,她这个妻子似乎做的太不称职了点,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喜好,不了解他的习惯,甚至失败到连想做一餐稍微正常点,能上了了桌面的饭菜都如此的困难。想着,有些闷闷不乐的转过头,低着头,喃喃自语的说道:“我是不是很不称职,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北绕鹚?,她真的快有些无地自容了。

        苏奕丞笑,倾身将她的身子板过来,淡笑且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问我,我一定全都告诉你?!?br />
        “那有什么意思?!卑踩恍∩止?,就是因为不知道,因为意外他原来在背后默默的做了那么多,这才令人感动和意外,要是事事问过他,那根本就是在背书,没有一点新意的和意外。

        “那我就假装不知道,假装很惊喜?!彼辙蓉┧匙潘?。

        安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脸上要笑不笑的看着他说道:“苏大领导,苏副市长,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打假’吗?你竟然还想带头要知法犯法!”

        苏奕丞一个没忍住,整个噗嗤笑出了声,“你还能比喻得更形象点吗?”还打假咧,这完全不在同一个概念上才是。

        安然有些得意的笑,这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停下,“已经到到吗?”安然疑惑的转过头,今天是他开太快了还是路程短了,她明明记得这才上车没多久吧!如此想着,不经意的瞥到外面,着才注意到这窗外的一景一物,愣愣的转过头,看着他,有些讶异的问道:“呃,不是回军区大院吗?”他说回家,她还以为他说的是军区大院里的苏家,却没想到他指的是她的娘家。

        苏奕丞淡淡轻笑,“妈妈上次出院之后我们就没有好好的来看过她,今天正好是周末,想来她和爸爸都应该没有上班?!彼底叛劬聪蛩亩亲?,说道:“正好也可以告诉他们,他们即将做外公外婆了?!?br />
        安然看着她,他永远比她想的多,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她的家人,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显得有些一无是处,刚刚明白了解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妻子,现在又从他着了解到自己不仅不是个合格的妻子,甚至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为人儿女,却一点没有尽到对父母的孝心,明明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班了,却一次都没有回家来看过。

        嘟喃着嘴,有些不满的朝他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这样会让我自己觉得自己做狠糟糕?!?br />
        苏奕丞大笑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走吧,下车吧?!?br />
        安然点点头,边顺着头发变跟着他开门下车。

        苏奕丞说计算的没错,诚如他说的,林筱芬和顾恒文都没有上班。安然他们过去的时候,林筱芬正在厨房里炖着鸡汤,着锅鸡汤她快顿一天了,那鸡是早上一大早特地去传统的菜市买的老母鸡,品种很正。林筱芬宰杀了顿了汤晚上准备给安然和苏奕丞送去,其实送汤倒是其次的,这么久没见女儿,她多少还是想念着的。

        顾恒文今天也没上班,此刻在书房里拿着毛笔正在练大字,至于为什么这么空闲,一来是已经暑假,上一届带的高三毕业班早在一个多月前全部都已经高考完毕,而暑假这段时间带的则是今年高二刚升上来的高三年级,也因为是暑假的关系,课程安排的并不算紧,所以没课的时候,空余时间还是比较多的。

        门铃响起,林筱芬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直接去开门,这门打开她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苏奕丞淡笑着看着她轻唤,“妈妈?!?br />
        林筱芬大喜,看着他忙笑着问道:“奕丞,你怎么来了,安然呢?没一起过来吗?”看了看他身后,并没有安然的身影。

        苏奕丞笑,伸手冲墙壁后面将安然拉了过来,边说道:“她说要面壁思过,觉得自己这么久没回家看看而有些惭愧?!?br />
        安然嬉笑的看着林筱芬,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

        林筱芬没好气的看她,“你还知道惭愧啊,我还以为你嫁了人,有了老公就不要你爸你妈了呢?!倍妓蹬褪悄瞧贸鋈サ乃?,嫁人了有自己家庭了,就不爱回来了。

        “我哪里有?!卑踩恍∩目挂?,然后很小声的嘀咕着说道:“当初还不是您,老嫌弃我在家里妨碍着你,巴不得我早嫁的是你,现在埋怨我不回来的也是你,我这是做不做,这么做全都是错错错?!?br />
        “你还有理了你?!绷煮惴颐缓闷那岢?。然后再转过头,对苏奕丞说道:“奕丞,来来来,赶紧进屋里坐?!?br />
        只明显的差别待遇,安然不服气小声的嘀咕,“差别待遇,妈,你可别忘我了才是你女儿?!?br />
        林筱芬耳朵可精着呢,她那小声的嘀咕一下全落进了她的耳中。说道:“阿丞这个半子可比某些亲生的强多了?!?br />
        安然偏过头,故意不去看她,似乎在躲避着她的目光。手轻轻的拉了拉某人的衣角,示意他快点来救场。

        苏奕丞收到命令,淡笑的上前,挡在她和安然的中间,看着他认真的询问着说道:“妈妈最近身体状况怎么样样?最近一直在忙科技城项目招标的事情,一直抽不出时间来陪安然回来,而安然一个人我又有些不放心,所以她说她想走,是我非没让,有些不放心?!奔蚣虻ササ囊痪浠?,既吐露了自己的关心之情,有简单的解释了安然没回来的原因,却也只是点到即止,并不会给人一种你故意胡诌狡辩的感觉。

        林筱芬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她哪里会对安然真生气,那些气话也不过是说着挠着玩罢了,心里哪里会对他计较,而刚刚看他维护安然的样子,心里也就再也有什么替安然担心的了。对于苏奕丞整个女婿,她是满意的没有话说的。

        轻笑着淡淡的说道,“都挺好的,不用替我担心,倒是你自己,我看报纸也听说了那个科技城的项目,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br />
        苏奕丞点点头,回应着说道:“我会的,妈妈不用替我担心?!?br />
        林筱芬从冰箱里拿了罐饮料递给苏奕丞,却没有安然的。安然只觉得有些口渴,伸手便要去拿那罐给苏奕丞的名字,开打仰头正准备喝的时候,手中的饮料突然猛地被人抽走。

        苏奕丞微微皱着眉,略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问道:“你能喝冰的吗!”

        安然猛的幡然反应过来,赶忙表明自己的态度,说道:“我喝白开水?!?br />
        林筱芬奇怪的看着他们两,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怪怪的,不禁好奇的问:“怎么了?”

        苏奕丞淡笑,朝林筱芬说道:“妈妈,其实今天我们过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和爸爸?!?br />
        “什么好消息?”林筱芬笑着问道。

        苏奕丞看了眼安然,伸手将她的手握住,再转头,定定的看着林筱芬说道:“妈妈,安然怀孕了?!?br />
        闻言,林筱芬一顿,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安然,最后眼睛直直的盯着安然的肚子,还有些不敢相信似得,再抬头有些怀疑的问安然道:“然然,你真的怀孕了?”

        安然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点点头,轻声应道:“嗯?!绷成衔⑽⒎鹤藕?,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是满足的,也是幸福的。

        林筱芬还是愣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笑着,“呵呵,太好了?!北咚当叱榉抗?,“老顾,你要当外公了!…?!?br />
        116谁盗了图纸?

        一家人吃过晚饭,林筱芬拉着安然在客厅里说着一些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什么生冷的东西不能吃,什么重物不能提,什么抬头也不能过头顶等等之类的,而苏奕丞则同顾爸爸在书房里边跑着功夫茶边下棋聊天。

        顾恒文一晚上都嘴角微扬着,心情很好,甚至好几次下错了棋待被苏奕丞吃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走错了步。

        顾恒文走步棋,然后伸手端过那放在一旁过了几遍水的功夫茶,为自己也为苏奕丞倒上,嘴角的笑意一晚都没有合上。

        苏奕丞起車直接正对着顾恒文的帅,微笑着淡淡的说道:“爸爸,将军了?!?br />
        顾恒文一愣,转过头来看着棋局,何止是将军,根本是死将,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大笑开来,将茶递过去给苏奕丞,说道:“看来今天我是别想从你这赢回来了,下几盘输几盘?!?br />
        苏奕丞两手接过,笑着说道:“是爸爸晃神了,我侥幸赢了几盘?!?br />
        “我是太开心了?!惫撕阄男ψ潘档溃骸凹依锖芫妹挥邢彩铝?,只要想到再过不久我就要当外公,这心情啊就真的有些难以控制的有些激动?!?br />
        苏奕丞听着,嘴角是淡淡的笑容。

        “想想这时间过的真快哈,一转眼都快三十年了,想当初然然出生的时候,才5斤多,那么小的一只?!惫撕阄谋咚底疟呱焓直然?,嘴角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当初护士将然然抱给我的时候,说真的我还真的有些不敢接,太小了,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抱着碰坏了??墒悄睦锬懿槐а?,她哭的那么可怜?!彼底?,想到什么,看了看外面,说道:“小时候安然可爱哭了,动不动就瘪嘴,眼泪特别多?!?br />
        “呵呵,是吗?!彼辙蓉┑Φ慕拥?。

        “是啊?!惫撕阄目醋糯巴獾暮谝?,略有些感慨,“唉,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当初还抱在手里哇哇哭得让人怜的娃娃现在都长大结婚了,再过不久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体验做父母的感觉了?!闭庑┠昀?,看着她长大,看着她求学,看着她工作,甚至看着她恋爱,然后看着她因为恋情的失败而伤心难过,再看着她因为工作而几天几夜不睡觉,然后再是看着她结婚,虽然没有亲手把她送进礼堂把她的手教给那个将来要同她一起走过一生的男人,但是还好看的出来她过的很幸福,过得很快乐,现在她怀孕了,也许后面就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如何做一个好妈妈了。

        转头看看苏奕丞,失笑的摇头,“现在回想这一切,真的是感受良多,现在你和安然有孩子了,以后就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了?!?br />
        苏奕丞点头,看着顾恒文,定定的说道:“谢谢爸爸把安然教育的这么好,因为你和妈妈,我才能有机会同安然遇到,和她一起生活,现在还有了孩子?!?br />
        顾恒文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不会明白安然对我来说具有怎么样的意义,但是如果以后你让安然伤心难过的话,我第一个不饶你,这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的疼惜,也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警告?!?br />
        闻言,苏奕丞很认真的点头,“也许我可能给不了安然最好的生活,但是一定会让安然幸福?!闭馐撬运谋V?。

        顾恒文看着他,再回想当初那个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那么丁点大的孩子,时间真的是匆匆,现在回想,他真的很庆幸当初让筱芬留下孩子,不过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有没有血缘关系,她都是他顾恒文的女儿。

        再从顾家出来已经晚上快近9点了,临回家前林筱芬还是用那保温瓶将那晚上喝了还剩下大半鸡汤给他们倒起来让他们带回来喝。

        坐在车上,安然腿上抱着那保温瓶,嘴里哼哼唧唧的在轻唱着什么,嘴角那勾着的笑意一晚上就没有放下来过。

        甚至回到家也轻轻哼着,待苏奕丞从客房的浴室里洗了澡回房,只见安然已经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看着手中的杂志,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的,嘴里还念念的说着什么。

        苏奕丞似乎也被她的笑容感染,好笑的从床的另一边上床,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今晚他暂时不想去想那永远忙不完的工作,他就想这样用着她好好的陪陪她和孩子,手轻轻拍着她的被,让她在自己怀里调整好一个舒适的位子,然后才问道:“晚上都跟妈妈说什么了,看你一晚上乐的?!?br />
        安然将手中的杂志递给他看,指着上面一张图片,图片里是一家三口,三人穿着亲子装,特别的有意思,以往这样的图她定是一翻而过的,而现在却能盯着这张图看好久,明知道着图上的三人不一定是一家人,却还是会盯着看,研究孩子长的究竟是像妈妈还是像爸爸,研究他们身上的亲子装究竟是哪里买的,多大的孩子能穿,反正以前她觉得无聊没有意义的事情,现在看来却变的非常有趣好玩。仰头看他,说道:“看,这套亲子装真好看,还有帽子能,好玩吧?!?br />
        苏奕丞认真的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怎么是男孩?!蹦怯锲啪谷换褂械阆悠奈兜?。

        安然捏了下他的腰,说道:“你管人家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是问你这样的亲子装好看吗?”

        苏奕丞挑了挑眉,看着那张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好,没有女孩的,我们的宝宝是女孩,一定是女孩,真要买亲子装什么的话,那一定要买女孩的衣服?!?br />
        安然真是被他的坚持有些打败,好气又好笑的拍了他一下,说道:“你以为你的眼角是B超机啊,说的跟看到的似的?!?br />
        苏奕丞也笑将她揉得更紧了写,轻轻缓缓的在她耳边说道,“先买女孩的衣服,粉粉的到时候我们跟宝宝一起穿,穿着一定很好看?!?br />
        “那要是男孩呢?”靠在他的怀里,安然非要跟他唱反调。

        对于她的言论苏奕丞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笃定的说道:“要是男孩,那也穿女孩的衣服!”

        因为他的话,安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从他怀里退出,撑坐起身来,拍了拍他,安然抗议,“苏奕丞,哪有你这样!”

        苏奕丞大笑,伸手重新将她捞回到怀里,头抵着她的肩膀,亲了亲她的脸颊,紧紧的拥着她,“安然?!?br />
        “嗯?”安然轻轻应着他,小手恶作剧的玩着他的大掌。

        大掌直接抓住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着,说道:“我们生女儿好不好?!?br />
        “苏奕丞!”真的是要给他气死,转头瞪着他,问道:“这个是我能决定的吗!”

        苏奕丞看着她好一会儿,然后笑开来,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一定是女儿!”

        “你疯了,想女儿想疯了?!卑踩豢醋潘?,摇着头,他对女儿也太过执着了吧!

        苏奕丞一把将她抱住,吻随之印下,捧着她的脸,不用力,却很深情。

        安然回应着他的吻,张手环抱着他。

        辗转她的唇齿间,苏奕丞有些情动,拥得她更紧了些,几乎想将她紧紧的融入自己的血液,让她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撇过头将自己的脸深深埋在她的肩窝,鼻尖全都是她的味道,她的馨香,他想继续,却理智告诉他不能,因为安然怀孕了,而医生说前三个月是胎儿最脆弱的时候。

        两人紧紧的相拥贴合着,安然自然可以感觉到他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也清楚他为何停了下来。张手更紧的回抱着他。

        好一会儿,待那份悸动慢慢消退下去,苏奕丞这才从她肩窝里将头抬起,却并没有将她松开,手缓缓的下探,覆上她那此刻还平坦的小腹,只轻声的在安然耳边说道:“肯定是女儿!……”

        对于他的坚持和笃定,安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知道他一样肯定都是疼爱的。

        就在两人这样静静相拥着的时候,那放在床头柜上苏奕丞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那轻缓的音乐打破了这样的平静,在这样的空间和氛围中变得有些突兀,有些累赘。

        苏奕丞并没有马上转身就去接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而是依旧这样紧紧的拥着安然好一会儿,待安然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电话,先去接电话?!?br />
        苏奕丞这才依言放开她,横过身将手机拿过接起,“喂?!?br />
        这通电话是军区大院那边打来的,在手机响了许久,终于被他接起来之后,电话那边秦芸并没有恼火或者怒意,反而略有些暧昧的问道:“儿子,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该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吧!”

        苏奕丞笑,看了眼安然,直接说道:“你确实打扰到我了?!贝蛉诺剿О踩?,打扰到他正伸手去同安然怀中的小宝贝在打招呼,告诉她他是爸爸。

        “啊,那要不我先挂?”秦芸问道,而且还是一脸的认真,连语气也是诚恳的。

        “好了,妈妈,你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总该不会只是闲着无聊故意打电话来打扰一下吧!

        不说还好,这一说起来,秦芸就有些不满,语气略有些不悦的说道:“该不会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吧?”

        闻言,苏奕丞皱了皱眉,脑袋里快速的回想着明天是几号,又是什么重要的日子,7月24,猛的记起明天是爷爷的生日,爷爷并不喜欢铺张不喜欢吵闹,但是每年生日,最简单的要求就是一家人好好一起吃个饭,不用大鱼大肉,甚至不用蛋糕寿面,就一顿简单的家常饭,那便可以满足。

        “还没想起来?”秦芸在电话那边问道,语气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想起来了,明天我会带安然回去?!彼辙蓉┑幕卮?,转头看着自己和那还和安然十指相扣着的手,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科技城的项目,而这几天安然的这个小意外,太多的事挤到一起,让他竟然疏忽忘了明天就是爷爷的生日。

        “明天是周末,你和安然有没有班,两人记得早点回来,爷爷没说,可心里还挺惦念着你们的,不过你们也真是的,这么久也不不知道回家看看,还有亦娇,一个个的都不愿意回家?!鼻剀坑行┎宦泥止咀?,其实还是不过是想他们了。

        “我知道了?!彼辙蓉┯Φ?,自知理亏,说道:“明天早上我就跟安然回去,中午记得煮我们俩人的饭?!?br />
        听他们说明天中午便要回来吃饭,秦芸自然开心的连连点头,还说明早要亲自跟着阿姨去市场买菜,要给安然补补身子,又叮嘱了几句,无非就是让他明天早上开车注意等等的那些话。

        挂了电话,安然定定的看着他,问道:“明天什么日子???”秦芸的嗓门有些大,即使隔着有点距离,安然还是能很清晰的挺听到她说的话。

        “明天是爷爷的生日,按照家庭惯例,每年爷爷生日我们都会一家人好好围坐在一起吃个饭就算当给爷爷庆祝?!彼辙蓉┙馐退档?。

        “啊,你怎么不早说,我们都没有准备礼物!”安然轻呼着说道,心里盘算的明天一大早起来去商场给爷爷买个现成的礼物行不行得通。

        苏奕丞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放心,礼物我们早已经准备好了,爷爷一定会非常喜欢的?!?br />
        “是什么?”安然好奇的问,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似乎某人根本就忙的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是说礼物在此之前就已经准备了?

        苏奕丞但笑不语,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小腹看着,那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的礼物不是别的,就是安然肚子里,也要的小曾孙!

        安然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自己的肚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伸手轻轻覆上自己的肚子,嘴角却是静静的带着笑。

        第二天最终还是拗不过安然的坚持,两人在开车回军区大院的时候经过一家保健品的店特地进去买了些适合爷爷吃的保健品。

        两人在买单结算的时候,安然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本市的手机号,只觉得尾号有些熟悉,却并没有显示名字。安然微微轻轻蹙了蹙眉,还是身后将电话接起?!拔??”

        “顾姐?!?br />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女音,安然听的出来是陈澄的声音,其实她们之前在咖啡厅见过之后并再也没有见过,虽然安然知道她盗图也是迫于无奈,确实是有苦衷和困难,但是对于这样的行为,她没法做到完全原谅。只淡淡的回道:“嗯,有事吗?”

        “顾姐,‘活动庄园’的项目投标结果出来了?!背鲁嗡档?,语气有些沉重。

        算算时间,投标的结果确实是在这段时间该出来,不过让安然有些讶异的是,陈澄竟然还在关注这个项目,就连她都差点已经把这件事忘到天边去了,没想到她还在注意。

        “哦,是吗?”安然有些平淡的回道,语气里没有一点波澜,那似乎就是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无需要她再去费神,再去为此大动情绪。

        安然的平静让陈澄有些讶异,问道:“顾姐,你不在意是那家公司中标吗?”她以为她至少会问是那家公司中标,他们的设计图纸又是如何,与之前她设计的相比较谁的胜算会更大些,其实关于设计师,参加这类类似与比赛的竞争,更看重的不就是谁的设计图更优胜些嘛。

        安然看了苏奕丞一眼,指指手机,又指指外面,意思是说自己先出去在外面等他。

        苏奕丞看着她淡淡的点点头,

        安然边朝店门口走去,边拿着手机说道:“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不管是谁中标,那都是别人的事,我也不会特地过去同他道贺说恭喜他中标,那又何必知道,是谁又有什么差别?!?br />
        “是吗?!背鲁温杂行┏聊?,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听说你也辞职了?!彼诠镜氖焙蚋疤ǖ男∶霉叵祷共淮?,即使现在出来,两人还有联系,她离开的消息也是前台的小妹告诉她的。

        “嗯,离开了?!卑踩坏挠Φ?,看着街道上那来来往往的车子和人群,今天的天气不错,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那金色的阳光笼罩着整个江城,天很蓝,只是云朵稀少了点。

        闻言,陈澄有些愧疚,“对不起,要不是我——”

        没等她说完,安然直接打断她说道:“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人,这件事她们针对的是我,并不是其他?!?br />
        如果她想的没错的话,黄德兴背后怕是凌家的姐妹在后面施的压,有时候想想权势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没有嫁给苏奕丞之前,她虽然在公司也有些被打压,但倒也活的潇洒自在,而现在为了科技城的项目的事情,看被弄出了多少事,黄德兴变相的讨着其中的一些项目,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压力。不过再反过来想,权势也真的是种好东西,如若苏奕丞没有在这个职位,关于这次辞职离开,怕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陈澄沉默,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说到底,其实内心还是后悔,对安然还是觉得很是愧疚的。

        转身见里面店员小姐将那放在纸袋里的保健品替过去给苏奕丞,安然无心在同陈澄说什么,只淡淡的说道:“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挂了?!?br />
        “等等?!碧档焦叶?,陈澄忙出声唤道。

        眉头轻蹙,问道:“还有事?”她并不认为自己跟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虽然你并不想知道究竟是谁中了‘活动庄园’项目的标,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也好对他们有个防备?!背鲁稳绱?br />
        闻言,安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有些听不太懂她着话里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br />
        “这次中标的是‘非凡建筑’?!背鲁嗡档?。

        “‘非凡建筑’?”安然轻声的嘀咕着,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公司。

        “对于‘非凡’的中标,似乎大家都很意外,因为在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这家濒临倒闭的公司迅速的崛起,这两个月已经在国内拿下了好几个大的项目,而现在又拿下了这样一个国际上重量级的项目,确实太神奇了?!背鲁稳绱怂档?。

        “也许他们是真的有实力?!卑踩坏幕氐?,别人的事她并不在意,是不是有实力还是靠关系,全都与她无关。

        “不?!背鲁畏窬鏊乃捣?,说道:“我看过他们这次中标的设计,你不会想到,他们这次用的设计竟然里面有百分之八十多跟我们之前的那张设计图相似,采光,还有天花上的设计,甚至连一些数据和比例竟然也一模一样,这太不可思议了,你觉得会有这样的巧合吗?”不会有这样的巧合,这根本就是剽窃,她敢肯定,他们绝对是看过她们之前的设计图,不然不可能画出如此设计相近的作品!

        “你说什么?”百分之八十相同,那不是盗图抄袭又是什么!

        突然想到什么,电话那边的陈澄问道:“顾姐跟莫非认识吗?”

        闻言,安然蓦地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你说谁!”

        “莫非,就是这次‘非凡’的设计师,这次的作品就是出自他的手,他好像也是‘非凡’的首席执设计师和执行官……”

        电话那边陈澄再说什么安然已经听不知道了,此刻脑袋里嗡嗡的整个一片空白。是啊,她想起来了为什么‘非凡’这个名字那么熟悉,那不就正是莫非的公司嘛,只是她没想到盗她图纸的竟然会是莫非,这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