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地鐵全線將可刷二維碼進站 適用所有智能手機 2018-03-28
  • 桂阳县:为百姓创建更加美好的消费环境 2018-03-28
  • 复活节岛石像之谜:高20米重90吨如何运输(或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据) 2018-03-28
  • 杭州有人以1.6万元拍得了车和牌 3月车牌竞价走势如何? 2018-03-28
  • 《人民的名义》续集剧情争议大 达康书记“黑化”? 2018-03-28
  •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过年不回家了”,结果……》 2018-03-28
  • 首批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公布 我省两家单位入选 2018-03-28
  • 山西省3家基层检察院荣膺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 2018-03-28
  • 龍華科技大學>招生資訊>境外生陸生專升本 2018-03-28
  • 乡村振兴是治理“城市病”的一剂良药 2018-03-28
  • 我县“三抓”推进“厕所革命” 2018-03-28
  • 欧元涨势喜人! 重拾1.25关口在望 2018-03-28
  • 新华时评:打贸易战?中国不怕事 2018-03-28
  • 马自达宣布转子引擎回归:2019年发布混动新车 2018-03-28
  • 揭周迅情史:与高圣远甜蜜拥吻 首任系窦唯弟弟 2018-03-28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先婚厚爱》->正文

    第53——56章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woaijihu.com     053这一晚

        一路上安然只是转头看着窗外,目光呆滞,并没有焦距。

        苏奕丞看了她眼,没说话,腾出一只手,拉过她的手紧紧握着。晚上的情况让他有些意外,却也让他弄明白的一件事,关于婚姻,她不是身边没有合适的人,她只是为了心中的人等了六年,最后在她心死不等的时候正好遇上他。

        他想如果那天不是她找错地址,换成另一个男人,也许现在她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妻了。如此想着,苏奕丞只觉得心里一阵闷,有种难受得说不上来的感觉。手上抓着她的力道一下重了好多,连自己都没有自觉。

        安然闷疼的出声,转过头,看着他。

        意识到自己将她抓疼了,苏奕丞讶异自己的失态,同时也抱歉的朝她笑笑,大掌磨搓着她的小手,嘴角淡淡挂着笑,说道:“累吗,累了就靠着睡会儿,到了我叫你?!?br />
        安然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看着椅背缓缓闭上眼睛。

        苏奕丞将她的位置调整好,让她半躺着更舒服些。

        车子开得很平稳,安然半躺靠着,身上盖着苏奕丞的西装外套,呼吸,很平和。

        车子缓缓开进小区的地下室,然后苏奕丞熄火看着身旁靠着椅背闭着眼的安然,他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睡着,虽然呼吸是平和的,但是那颤抖的眉睫出卖了她的伪装。

        苏奕丞安静的看了她会儿,最后并没有将她叫醒,开门下车,再绕过车头开门将她抱出车,然后抱着她进电梯,抱着她开门进屋,最后抱着她进了卧室,将她躺放好在床上。

        着一路,安然一直装睡着,而苏奕丞一直没有戳破,抱着她,只将她当做是真的已经熟睡。坐在床沿看着她额前散乱的刘海,伸手拨开,露出她那好看的秀眉,轻轻的磨搓,抚平她那因为紧蹙而起的褶皱,然后起身进了浴室。当苏奕丞拧了把热毛巾出来的时候,只见躺在床上的安然依旧闭着眼,只是眼角挂着泪。他痴痴看着她那眼角的泪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那种感觉到很久之后再看见她落泪的时候,苏奕丞才明白这种感觉叫心痛,叫不舍。

        依旧没有唤醒她,摊开毛巾替她擦拭去眼角的泪,擦去脸上的粉尘和疲惫,然后再进浴室,换了把毛巾再出来,抓过她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得干干净净。

        安然眉睫颤抖着,甚至连手都不住的动了下,苏奕丞抬眼看她,好一会儿,却并没见她睁眼。也不多说,拉过她的另一只手,同样的方式将她擦拭干净。

        在苏奕丞起身准备将毛巾放回浴室的时候,苏亦娇的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转头看了她一眼,苏奕丞拿着电话出了卧室。

        安然在他出去的同时睁开眼,看着他的背影走出门口,顺手拉过门,却因为力道不够,房门并么有带上。

        她可以清晰听见他打电话的声音,可以猜测得出打电话来的是苏亦娇,根据他回话的内容,也可以猜得出苏亦娇打电话来的目的,想必是听说了晚上在悠然居门口的那场闹剧。

        安然不知道苏奕丞如何回答,因为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拿着手机逐步走远。

        安然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今晚的莫非是陌生的,完全和六年前的人无法重合。

        以前的他温和中带着阳光,每次见他总是挂着笑脸,从来没有放过脸色,甚至当时转身离开的时候,嘴角也是带着微笑,虽然是饱含愧疚的笑意。而今天的他在她看来一点没有六年前的阳光体贴,更多的多了份可怕,那种阴狠的表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时间真的是把刀,剥落了事物最初的面貌,再相见,已经面目全非,再也没有一点以前熟悉的地方。

        最让她意外的是苏奕丞竟然什么都不问,她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却很感谢他的不问,今晚太乱,即使问了,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如何说起。

        有些伤疤,并不是好了就能不疼的。

        听闻到他的脚步声,安然缓缓将眼闭上,转了个身,让身子背对着门口的方向。

        苏奕丞看着她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静静看了会儿,终是没有说话,从衣橱里将换洗的睡衣那过,然后直径进了浴室。

        当苏奕丞洗完澡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安然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未动的摸样。

        将头发擦拭至半干,将毛巾放到一旁,苏奕丞掀被在她身边躺下,按了灯,黑安中,然后依照往常,伸手将她带进怀里,让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自己的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发心。手半圈住她的腰,绕到她的腹前,抓着她的手,然后十指相扣着。

        他听见她的呼吸略有些紊乱,身子略有些僵硬不自然。黑暗中拿舒适的蚕丝被下,苏奕丞将她的身子更往怀中带了带,让她更紧的贴着自己。低头亲柔的吻落在她的发心,低低缓缓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睡吧……!”

        黑暗中背对着他,安然睁了睁眼,与他相握着的手紧了紧,然后重新再缓缓闭上。

        再没多久,这只有淡淡月光照着的房间里淡淡传来平缓的呼吸,悠远且绵长。拥着安然的苏奕丞嘴角终是缓缓半倾着勾起,这次他确定她是真的已经睡着,并非闭着眼假装。

        然后,拥着她那娇柔的身子,苏奕丞也缓缓闭上眼,一同与她睡去,呼吸纠缠着她的呼吸,在黑夜中有着种有趣的节拍。

        054早餐

        迷迷糊糊中似乎少了拥抱,少了温暖,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不大,却惊扰了睡得并不安稳的安然。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室内的光线很暗,只有少许的晨光透过窗帘闯进来,却也并不明亮。

        缓缓的转过身转过头,只见昏暗中苏奕丞已经下床,站在衣橱前已经把运动服换上,然后转头,正好对上安然那睡意惺忪的眼,然后一愣,随即淡笑开,“朝醒你了?”

        安然并不答话,看着他,眼中的睡意渐渐淡去,眼睛慢慢清晰,他的轮廓越发的明显,没有西装革履的他,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多了份阳光,多了份朝气,年纪也一下年轻了几岁,仿佛也才刚出社会的大学生。

        见她不语,苏奕丞朝她过来,半蹲在床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确认并没有什么发烧之类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她的眼睛,手顺着她的额头抚着她的脸,淡笑着问:“怎么了?身体会不舒服吗?”

        安然定定看着他,摇摇头。手缓缓覆上他的大掌,人真的好奇怪,习惯也真的好可怕,这才多久,她已经记得他的温度,记得他的大掌磨搓着自己脸庞的感觉,记得这个男人给自己的一切。

        苏奕丞笑了笑,低头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然后说道:“再睡会儿,还早?!?br />
        “你,要去哪?”安然呐呐的问道,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着。

        苏奕丞轻笑的站起身,说道:“我去晨跑,你再睡会儿?!币郧霸诖笤好刻於蓟岣乓霾?,这个习惯打小养着,然后这些年下来,即使不住大院了,早起晨练似乎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

        安然点点头,看着他转身出去。再躺在床上,没有他的怀抱,没有他的温度,再入睡似乎成了一件并不容易有些困难的事。

        睁眼在床上躺了半小时,窗外的晨光愈见明朗,原本昏暗的房间缓缓明亮开来。安然翻身下床,昨天没有洗漱直接睡了,虽然苏奕丞拿热毛巾帮她擦拭过,但是现在身子还是浑身觉得有些不舒服。从衣橱里拿过换洗衣服直接进了浴室。

        待安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时间也才6点半,不过天色倒是已经大亮,拉开窗前的窗帘,开了窗,顺带开了阳台的门,站在阳台上,感觉晨风吹拂着脸,清清凉凉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说过,清晨闭眼站在阳台让那晨风吹拂了脸颊,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而且似乎能净化一切,让人忘记所有的不愉快。

        安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怎么说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此刻闭眼站着,她的心很宁静,那种清清凉凉的感觉也很好,很舒服。

        待苏奕丞回来的时候只见安然在吧台后面的厨房忙碌着,手里拿着锅铲,正在锅里煎着什么,一旁的烤面包机上放着两片土司,琉璃台上放着盘子,里面装了几片已经烤了,略有些微焦的土司。

        从背后看着她忙碌,手似乎不小心被烫了下,轻唤了身,忙抓住自己的耳朵。这样看着,苏奕丞竟然有些看痴了,不动声色的上前靠在厨房的门口,嘴角半勾着笑。

        安然终于将那烤制金黄的火腿出锅倒在准备好的盘子上,配搭这之前煎好的荷包蛋,安然满意的点点头。转身才想把准备好的早餐端到吧台上,却在转身的瞬间正好对上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一愣,问道,“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他走路都没有声音吗?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苏奕丞笑,朝她过去,看了眼她手中的早餐,脸上露出大大的笑脸,说道:“好想很好吃的样子?!比缓笊焓?,也不怕烫,用手拿了片火腿就往自己嘴里晒,边吃边说道:“好吃?!?br />
        安然愣愣的看着他这略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呐呐的说道:“你……没洗手?!?br />
        苏奕丞一愣,心下只觉得好笑,这丫头,真的是一点情趣都不懂。想着,低头用他那还沾着油的嘴直接印上了她那半嘟着的嘴,灵舌一下撬开她的牙关,与她一道起舞着。

        安然愣愣的由着他亲吻着,在他口中,她尝到那淡淡的火腿香,鼻尖还能嗅到他身上因为运动而留下的汗水的味道,很真实的存在。

        好一会儿苏奕丞才将她放开,看着她那笑脸因为亲吻而红扑扑的厉害,脸上的笑意更欢了些,低头又在她嘴上轻啄了好几下,说道:“我先去冲个澡?!比缓笞斫酥魑?。

        安然端着盘子傻愣愣的站着,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再回过神的时候,苏奕丞早已经进了卧室拿了衣服去了浴室??戳丝词种械呐套?,再回想着刚刚的吻安然的脸没由来的泛着红晕,嘴角却忍不住勾起笑,淡淡的,很好看的微笑。

        等苏奕丞冲完澡再出房里出来的时候,安然已经在吧台上摆好早餐,倒了牛奶。

        苏奕丞上前在高脚椅上坐下,看着自己眼前的盘子,一个荷包蛋,三片火腿,两片微焦土司,一杯热牛奶。眼尖的他发现她的盘里只有荷包蛋和土司,独独少了火腿,眉头轻微皱着,问道:“你把火腿全给我了?”

        “我,我减肥嘛?!卑踩凰档?,低头咬了口土司,喝了口牛奶。

        原本微蹙的眉睫一下紧皱起来,脸色也一下严肃起来,“你够瘦了?!彼底?,从自己盘里把那三片火腿全部捞出,一股脑全夹进了安然的碗盘里。

        安然瞪着盘中的火腿,再看看他,心里只骂,‘呆子,你喜欢吃才都夹给你的嘛!’

        见她不动,苏奕丞大口咬了口土司,催促着说道:“快点吃,吃完带你去个地方?!?br />
        “去,去哪?”安然问道,突然想到,“额,我还要上班呢?!?br />
        苏奕丞好笑的拍了下她脑袋,笑道:“傻瓜,今天周六呢吗,上什么班?!?br />
        055落霞小镇1

        吃过早餐,安然换了件舒适的休闲服同苏奕丞出门,苏奕丞今天也一改往日的西装革履,一身休息的风衣外套,卡其色的休闲长裤,头发随意的抓了下,咋看之下有点韩国某位男星的味道。

        出门前安然愣愣盯着他看着,好一会儿不动也不说话。

        见她如此,苏奕丞问道:“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安然摇摇头,最后憋出了句,“原来我老公真的很帅?!蹦潜砬槭愕娜险?,没有半点调侃的味道。

        苏奕丞被她这认真的表情和认真的语气逗笑,低头就吻上那诱人的红唇,好一会儿在安然以为自己快要断气的时候才将其放开,轻拥着她,手来回再她的后背抚触着,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我一直都知道媳妇儿一直都很漂亮?!?br />
        安然被她这不是情话的情话逗得满脸通红,心里却是有着种说不出的甜蜜的。

        今天的天气不错,有阳光,却并不算热,有淡淡的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苏奕丞并没有开车,只是牵着安然的手沿着街边走着,安然由着他牵着,却并不知道他要带着她去哪,遂转头问他,“我们要去哪?”

        苏奕丞笑着,却并不说话。他们的公寓在市中心,离客运站并不远。当苏奕丞牵着她的手走进客运站的时候,安然才意识到他们今天是要远行。

        “去很远吗?”看着前面并不算太长的队伍,安然小声问道。

        苏奕丞摇摇头,“不远?!贝懊嬉桓鋈死肴?,然后直接半弯着要朝售票窗口说道:“两张落霞的车票?!?br />
        落霞是江城附属的一个小镇,那边的晚霞特别的美,故此得名落霞小镇。

        落霞小镇最早海产业尤为发达,由于临近海边,太阳每天海平面上缓缓升起,然后再又徐徐落下,傍晚的天空总是红彤彤一片,夹杂着金色的光辉,很美很漂亮,曾经有一位自由摄影爱好者曾用相机拍下落霞那美丽的晚霞,据说那涨照片还在全国性的比赛获了奖,从而带动了落下原本那并不兴旺的旅游,国内许许多多的人不远千里只为来看那火红的太阳缓缓在海平线上落下的景色。

        其实路途并不远,开车2个小时左右。安然和苏奕丞的座位落在最后面,由于昨晚睡的并不算好,早上又早早起来,才上车,安然的困意就来了,最后坐在位置上头半靠着苏奕丞闭着眼睛就睡着了。

        苏奕丞看着她只轻笑的摇摇头,然后替她调整好位置,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迷迷糊糊中安然听见身边有人压低着声音在将些什么,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只见苏奕丞正拿着手机小声的在讲着什么,听内容,应该是工作上的事。

        见她醒来,朝她笑笑,然后又跟电话那边的郑秘书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吵醒你了?”苏奕丞伸手替她破开落在额前的头发。

        “你有工作???”她听到他刚刚跟郑秘书说什么土地开发文件的,也清楚他的工作性质根本根本没有什么周末休息而言。

        “没有?!彼辙蓉┕系囊⊥?,然后看了看窗外,说道:“要不要再睡会儿,还要半个小时左右?!?br />
        安然摇头,看着他略有些愧疚,她知道他是为了昨晚的事所以才特地抽空陪她的。想着,低着头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特地抽时间出来陪我的?!彼底?,抬头定定看着他,扬着笑,说道:“我没事?!?br />
        苏奕丞点头,“我知道,不过今天是我想出来,所以非拉着你一起,郑秘书早跟我说这里的朝霞和黄昏很美,他之前跟他女朋友去拍了好些照片,看着真的很美,我要么就是没时间去,要么就是没人一起,今天难得我有时间,你又没事可以陪我,多好?!?br />
        安然看着他,他那一脸理所当然又无辜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又不放心,确认的问道,“工作,真的不要紧?”

        “我又不是铁人,当然需要休息?!彼辙蓉├锼档比坏乃档?。

        到达落霞镇的时候正好10点,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对这并不熟悉。安然说想去海边逛逛,但是因为并不熟悉这里,两人花了5块钱叫了辆三轮车,可是才坐上去,安然在沿路看着这边的风俗人情,可是下一个拐角车子已经停下,指着那一大片金色的沙滩说到了。这不过一分钟的路程,只是仅仅街角一个拐弯。

        两人坐着车上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而那三轮车夫以为他们不打算给钱,故意扯开两颗扣子,露出那黝黑健硕的肌肉,吓唬他们到:“是你们不讲价,我又没有说不可以砍价,到了到了,赶紧给钱下车,我还要做生意呢?!?br />
        苏奕丞看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忙抬手示意让他不要激动,从钱包里拿出张五元的纸钞,递给他道:“这位大哥,谢谢了?!比缓笞约合认碌某?,再牵着安然的手让她下来,两人朝着那片金色的沙滩过去。

        安然看着他一路嘴角都挂着笑,忍不住打趣说道:“怎么,第一次被人宰乌龙觉得很好玩?”

        苏奕丞看了她眼,握着她的手力道紧了紧,笑着回道:“五块钱让我明白了个道理,以后不管去哪里,问路绝对不能问开车人?!?br />
        安然好笑的看了他眼,然后转身,朝那广阔的大海跑去。上一次来海边似乎已经相隔好几年,那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和同学大家一起来的,后来工作后,一直日复一日的工作,她似乎真的很久没再来海边玩过了。

        安然跑向那辽阔的大海,双手放到嘴边,朝着海平面大吼了声,“??!大海!”然后转身,大笑的朝着苏奕丞开心的招着手。

        苏奕丞看着前面那个背对着光,俏丽的马尾在海风中飞扬,脸上挂着大大的笑,这样的画面很美,看着,有一点心动。

        056落霞小镇2

        虽然不是节假日,但是正赶上周末假期,偌大的沙滩也并不缺乏游人,当然人群中偏年轻人居多,临城的都市白领一帮一帮成群结队的趁着周末来放松这一周以来的工作压力和烦恼。

        两人并不玩得很疯狂,只是沿着海边沙滩一路走着,或者站着迎接海浪,感受脚下流沙随着海水快速的在褪去。今天的潮汐并不大,波浪打起来并不高,对于寻求刺激的人来说或许并不能痛快淋漓的玩,但是对于苏奕丞和安然来说,这样的风和潮水,正好,很舒服。

        中午两人在附近的海鲜楼吃的,都是当地最新鲜的海鲜,店家的厨艺也好,每道菜都做得也是极为鲜美,这点或许跟这的活海鲜有关。

        吃过午餐,两人同一群人坐着小游艇出海,其实船开的不快,也没什么好看好玩的,只是坐在那,感受海风,感受大海的味道。

        两人并排坐着,并不说话,偶尔相视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在小艇往回开的时候,突然一同船的女生朝他们过来,眼睛直直看着苏奕丞,面带着娇羞,深呼吸,像是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说道:“那个,那个能,能和你拍张照吗?”

        安然和苏奕丞皆是一愣,两人疑惑的对视了眼,然后同时不解的转头看向那个女生。

        见状,那女生忙解释道:“那个你们别误会,其实,其实我只是觉得你特别想韩国的一男星,所以,所以才想和你合照一章,没,没别的意思?!?br />
        身后另一名女生也忙上前来,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他侧脸长得好像张东健,我们都特别喜欢,所以想跟他一起拍个照?!彼底抛房醋虐踩晃实溃骸罢馕唤憬悴唤橐獍??”

        安然别问的一愣,更被那声姐姐被叫的尴尬无比,女人果然都比较介意年龄,尤其是对着比自己年轻的女人时,这方面就更为介意许多。转头看苏奕丞,只见这厮竟然半带笑意,对于拍照的事,丝毫没有介意,反而尤为享受,看着,安然心里莫名的有种不舒服,赌气的瞪了他眼,似乎在埋怨他的桃花太多。

        见安然不言也不语,一旁站的女生又问道:“姐姐不会这么小气吧?其实也没什么嘛,只是拍照而已?!?br />
        安然转过头,看着她,然后脸上露出笑,摇摇头,语气肯定的说道:“当然不介意,拍照而已嘛,再说,我哥哥这么受欢迎还有明星脸,我觉得高兴才是?!?br />
        “他不是你男朋友?”

        “他不是你男朋友?”

        一旁站着的两个女生异口同声的说道。

        其实她们在还没有上船前就注意到这个男人了,因为他确实出色,不仅仅是那外贸,还有气质,在人群中,那种与众不同,一眼就能被人辨认出来??醋潘巧贤?,并没想太多也跟坐上来,其实眼前的男女挺相配,男的帅女的美,而且她们也注意到男人从开始就牵着女人的手,虽然两人并没有过份亲密或者过激的动作,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是一对恋人。

        只是刚刚这女的说什么,是哥哥?他们不是恋人,是兄妹?

        “你们,是兄妹?”虽然是当事人自己说得,可是女生还是有些难以相信。现在的兄妹会感情好到手牵手一起走吗?

        闻言,安然转头看了眼苏奕丞,只见他的眉头有些不悦的皱起,看着她,眼神似乎有些不满和责怪。见他如此,安然心中那不安的坏分子这下全都被激活了,坏坏的朝他笑笑,转头一脸认真的对那两女生说道:“是啊,他是我哥哥,我有男朋友的,而且我男朋友比他要帅很多?!彼底?,脑海中突然又想到什么,故作讶异的说道:“对了对了,我男朋友也像以为著名的韩星,宋承宪,宋承宪知道吗?大家都说他像宋承宪呢?!?br />
        “真的?”

        “真的?”

        又是一口同声,安然心想,这两女生估计还都是在校的大学生,真的是单纯可爱的可以,这样被她一忽悠,竟然也相信了。

        强忍着笑意,安然一脸认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br />
        两女生看着她,眼里有着各种羡慕嫉妒恨。

        “真羡慕你,我也好喜欢宋承宪的呢?!?br />
        “嗷嗷,人家也是?!?br />
        安然看着两人那一脸懊恼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想笑,这才刚想笑出声来,身边苏奕丞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扯入怀中,然后甚至不给安然反应的机会,然后俯头便准确的亲吻上那两片红唇,似乎略带着惩罚的味道,苏奕丞的亲吻不同以往的温柔呵护,今天他的吻带着狂野,带着粗暴,更带着惩罚。

        惩罚的啃咬着她那柔软的双唇,苏奕丞贴着她的唇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你哥哥了?嗯?”

        安然此刻才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百口莫辩,有口难言,伸手推他,却根本抵不过他的力道。刚想开口解释拒绝,却正好给了他探入的机会,吞下她所有的抗议和不满。

        安然觉得好想过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就在她被吻的差点传不上气的时候,苏奕丞这才终于放开她。拥着她自己胸口也起伏的厉害,却仍不忘在她耳边威胁恐吓道:“下次,下次还敢胡说八道吗?”

        别说下次,现在她就后悔的要死,头都没敢抬,埋在他胸口死命的摇头,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还好这不在江城,也没有认识的人,不然真的是挖十个地洞都不够她钻的。

        而那站着一旁的两个女生此刻已经全然看呆,瞪着大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奕丞看着怀中的安然,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抬头瞥见一旁站着的两个女生,朝她们微笑的点点头。

        “抱歉,我太太喜欢开玩笑,希望你们别介意。另外至于拍照的事,我看还是算了,我太太她可是个醋桶子,我可不想回家还得睡沙发?!?br />
        苏奕丞怀里,安然小声嘀咕着,“我才没有吃醋?!?/p>

    上一页 《先婚厚爱》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